倚風望雲番外篇−難捨 第二回

  正是子初時刻,長孫倚風和雷子雲已經準備好要離開。
  店小二看見他們倆從樓上走下來的時候,著實吃了一驚。「大爺,這麼晚您要上哪兒去呀?」

  「小二哥,我們要離開了。」雷子雲掏出塊銀子給他。「那名賊人就麻煩您了。」

  「太多了,大爺。」店小二笑著,「大爺可能不認得,那名賊人是錦洲有名的採花賊,在我們這兒待上半年左右,鎮上也有過女人受害,還要謝謝大爺您幫忙抓了他。」

  雷子雲只微微一笑,「只是湊巧,您不用介懷。」

  店小二望了一直沒開口過的長孫倚風,「二位爺…是想趁夜出關吧。」

  長孫倚風睨了他一眼,雷子雲搶在他之前開口,「的確,我們有急事得趕路,沒有時間繞往渝北關才趁夜由此出關,,不知道小二哥有什麼建議嗎?」

  「大爺您別這麼客氣。」店小二笑著俐落地把收拾好抬到桌上的椅子再搬了下來,「邊關的巡隊這會兒正在巡夜呢,您現在出去不是時候,等過了子時再走不遲,我給您準備點宵夜吧,您倆一晚上也沒吃什麼東西吧。」

  雷子雲望了長孫倚風一眼,待他點頭才坐了下來,「那就謝謝小二哥了。」

  「別這麼說,我讓廚子給您炒二個菜去。」店小二笑著往廚房跑。

  雷子雲回頭望著長孫倚風,「你若不安心我們現在就走。」

  「你相信他不是?」長孫倚風自己倒了杯茶喝。

  雷子雲溫柔地笑著,「我想你一整天也沒吃過什麼,先吃點東西再走。」

  長孫倚風應了聲,也倒了杯茶給他,沒有再回話。

  他想著下午到達這個鎮上,發現陸准已經出關的時候,他沮喪到了極點,原本以為能在出關前就攔下他,卻沒想到晚了一步。

  燄族人居住在北邊的山谷裏,傳說燄族人精通各種奇門遁甲和幻術,他們在山谷外的楓林裏設置了陣型幻術,只要進入林子裏的生人,鮮少有人能安然離開,更別說要找到谷口。

  山谷一年對外開放一次,為期十五天,燄族人出谷入谷都趁那半個月,過了期限要進谷可比登天還難。

  他並不知道入谷的期限是哪天開始,但是能讓陸准帶著病了的妻子和襁褓中的孩子連夜趕路,一定是離閉谷的期限不遠。

  長孫倚風很擔心趕不上,若是這次沒找到人,他們肯定要等上一年。他等著盼著完成這件事已經等了近二十年,他不想再等,他想要了卻這樁心願。

  但是,他還有個很大的困擾,就是雷子雲。

  這半年來對他來說是一大轉變,他當然喜歡跟雷子雲在一起的日子。

  但是他從沒試過跟一個人朝夕相處長達半年。

  那跟在京裏的時候不一樣,雷子雲有他的工作,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每天夜裏回到家就有著說不完的話,或是根本沒時間說話。

  但是這半年的相處讓他發現他們靠得越來越近,近得沒有一點空間。

  他開始覺得焦慮。以往可以避開不去想的事,在朝夕相處的這些日子裡,要他不想都難。

  從雷子雲闖進唐家,告訴他若是他不走,他也不會離開揚州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再也甩不開雷子雲了。

  他當然知道自己有多麼愛著這個人,也下定決心到死都要跟在他一起,但是他很早就告訴過自己,不管是什麼都及不上他現在要做的那件事。

  那是他這一生為自己做的第一個決定,而雷子雲是第二個。

  他想了十幾年就為了這個,等他完成他就完全自由了,他會是第一個靠著自己力量離開唐家的人。

  帶著雷子雲完全違背他的初衷,他應該要獨自一個人完成這件事,若是靠著雷子雲的幫助去完成對他來說並不算光明正大,但是雷子雲卻不願意放他一個人,雖然他知道自己也放不下他,但在心底總是有著不太甘心的感覺。

  「爺們,嚐嚐我們廚子的拿手好菜。」

  店小二開朗的叫喚聲,把長孫倚風的思緒給拉了回來,這才發現雷子雲一直望著他。

  「別呆望著我,不是要吃點東西。」長孫倚風挾了塊肉到他碗裏。

  店小二切了半隻燒雞還炒了好幾樣菜,長孫倚風想起也很久沒好好坐下來吃頓飯,他望了雷子雲一眼。「我只是想燄族的事。」

  他注意到雷子雲不再一件一件問他在想什麼,但這反而會讓他更沒辦法敷衍過去。

  雷子雲輕笑著,側頭看著店小二。「小二哥,有酒嗎?」

  「有!當然有!」店小二開心地又去熱了壺酒來。「陳年女兒紅,我們鎮上自己產的。」

  店小二見他們倆只默默地吃,大概是覺得無聊,坐在櫃檯裏邊又開了口,「爺們要是趕著去追您問起的那對夫婦,其實不用這麼趕。」

  長孫倚風停了筷,和雷子雲對望了一眼,雷子雲笑著回答,「不知道小二哥還瞭解他們什麼事。」

  「我看爺您是吃公家飯的吧?」店小二興沖沖地拉了張凳子坐近了些,神情有些得意,「大家都誇我眼力挺好,那對夫婦我一眼就瞧出是燄族人,您也知道燄族人住在北邊的鳳凌谷,外頭的楓林可危險的很,要是燄族人自己走去最快只要三天路程,可是那對夫婦可足足備了七天的糧食呢。」

  店小二笑得一口白牙露了出來,手上比了個七,「所以他們要是想躲開爺您的追拿,在谷口開之前,定是躲在林子裏,沒有人比燄族人更瞭解那片林子。」

  「你怎麼知道走到鳳凌谷只要三天?」長孫倚風第一次對著店小二開口。

  「您不知道每年這個時候,回谷的燄族人有多少,我仔細算過的,最晚回來的,只備了三天的糧食,就算是帶著妻子孩子不好走,我想走個五天也夠了,更何況那個女人看起來年輕又精神的很,所以我猜谷口還沒開。」店小二解釋給長孫倚風聽,想了想又開了口。「說起那個女人也真怪,明明是自個兒的孩子,連抱一下都不肯,一路走著都是那男人用掛巾褙著的。」

  長孫倚風凝起眉,「你怎知不是那男人體貼妻子呢?」

  「欸,我原本也那麼想。」店小二又笑了起來,「他們在等著我給他們準備糧食的時候,孩子哭了起來,那男人解下掛巾安慰著孩子,孩子哭得哇哇大響,那女人連望一眼也沒有,我讓那男人點點糧食物品,他一手抱著孩子,一手還得揀著東西看,正常女人都會來幫著抱孩子吧?」

  「我原本想那女人也許不是孩子的媽,可是後來我聽見了。」店小二神秘的壓低了聲量。「那男人問了女人說,妳為什麼不肯抱抱自己的孩子,那女人卻只是搖頭,連看都不敢看那孩子一眼。」

  「爺,那孩子是不是偷來的?你們是為了那孩子來的吧?」店小二像是很興奮地開口。

 雷子雲只笑了笑,「你怎麼知道我吃公家飯的?」

 「就說了我眼力好,吃公家飯的我一眼就認出來啦。」店小二得意地回答。

 長孫倚風卻突然放下了筷子,「我吃飽了,我去看看馬,你再多吃點吧。」

  雷子雲也沒有攔他只點點頭,店小二怔了下,「爺…我說錯話了嗎?」

  「沒有,你別介意。」雷子雲笑著拿起酒壺。「這酒不錯,多拿二壺給我好嗎?我想帶上路。」

  「沒有問題!」店小二跳了起來去備酒。

  雷子雲拿了酒,給了店小二幾兩銀子,他開心地直嚷著要雷子雲回程的時候再上門,

  雷子雲笑著隨口應了幾句,也沒答應他,拿起行李就走了出去。

  走到馬槽,長孫倚風正在把幾捲羊毛毯子繫上馬鞍,他們要在野地裏過上好幾天,夜裏若是有休息的時候,他可不想他們凍死在關外。

  雷子雲知道他心裏十分焦慮,也許有幾分擔心孩子,他伸手撫上他的髮,似乎還有些濕氣。

  「現在走可得小心著涼了。」雷子雲攏了攏他的髮。

  長孫倚風難得溫順地笑著,「不礙事。」

  雷子雲幫著把行李全繫上了馬,彎彎的月已經移了位,已經丑正時刻。

  長孫倚風望著雷子雲,想著要是自己問他想不想留下來的話,他肯定會翻臉。

  雷子雲只是笑了笑,堅定而認真地回望著他,「我們走吧。」

  長孫倚風沒有再說什麼,拉起韁繩策馬飛奔在只有新月的?夜裏。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