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風望雲番外篇−離情 第三回

  長孫倚風花了點時間,先早一步把陸准送走,然後跟唐鳴談妥如何送唐杏走,孩子倒不是問題,她一聽要讓她跟陸准離開,開心的馬上回房收拾,孩子的事一句也沒問。倒是陸准問起了孩子,長孫倚風老實的把唐杏的狀況告訴他,帶著孩子走對他們來說也未必是好,而且…走一個其實不姓唐的女人或許問題不大,但是丟了一個唐家的孩子問題是非常大的。陸准也沒說什麼,只說會照安排離開,然後鄭重的謝了長孫倚風。
  長孫倚風安排好一切,交待了唐思和唐棉所有的事,然後準備去見老太婆一面。

  他在老太婆最喜歡的花園裏晃了快半個時辰才等到她。

  「奶奶。」長孫倚風甜甜地笑了起來,老太婆最愛看他那副天真的笑臉。

  「風兒呀,真難得,來看我這個老太婆了。」唐家老家主唐蒔馬上甩開唐璃扶著她的手,朝長孫倚風伸出手。

  唐家人不論男女一向保養得非常好,因此她雖年近七十,臉上卻鮮少看得到皺紋,個子十分嬌小,只有一頭銀白髮色看得出她年事已高。事實上,從溫書吟帶走唐白後,她的確有些改變,她不再讓人喚她老家主,。她總喜歡孩子們喚他奶奶,也常常笑臉迎人,不再是那個冷酷狠?的老家主,但長孫倚風覺得,她只是把冷酷的一面藏了起來,真的需要的時候,她也從不手軟。

  「奶奶怎麼這麼說呢,風兒是怕您忙著。」長孫倚風馬上挽住她的手,瞬間看見唐璃怨毒的眼光。

  「奶奶,外衣披著吧,會著涼的。」唐璃神情換得很快,馬上又是一副甜滋滋的笑臉,朝唐蒔走近。

  「不用了,也沒什麼風,別真以為我這把是老骨頭了。」唐蒔笑著,睨了她一眼。

  「璃兒不是這個意思…」唐璃能裝得那一臉無辜難過的樣子,倒讓長孫倚風佩服。

  「好了,妳下去吧,我跟風兒聊聊。」唐蒔卻連望也沒望她一眼,只拍了拍長孫倚風的手。

  「是。」唐璃應著,狠狠地瞪了長孫倚風一眼才離去。

  「唉,這些個丫頭,每個都一個?性,沒有一個有出息的,唐珍、唐瑛、到唐璃怎麼看起來都像同一個呀。」唐蒔抱怨著,讓長孫倚風挽著她在園裏漫步著。

  「那是因為奶奶喜歡這種的。」長孫倚風笑著回答。

  「喔?你倒說說是哪種的?」唐蒔笑起來的時候,很是慈祥和藹,但是長孫倚風知道她狠起來的時候有多冷。

  「奶奶就愛笑起來甜的,長的豔的,還有心機重的,敢瞞著您動手腳,會不會做事倒是其次了。」長孫倚風繼續他那副天真的笑容。

  唐蒔開心地笑了起來,「說的是,說的是。」隨即又嘆了口氣,「可是這些丫頭們沒一個出息的,你十五歲就能壓制得了唐珍,我本來還看好瑛兒,結果讓你二哥給趕了走,這璃兒嘛…看久了也厭了,你說看看,還有誰能壓得了她呀。」

  長孫倚風真側頭想了想,「挽姐不錯,能擋得了璃兒的,也只有挽姐了。」

  「唉,你就知道那些個只會做事的丫頭,沒一個肯來哄哄我的,做事一板一眼的也沒人懂得在我眼皮底下搞些亂子,一點趣味也沒有。」唐蒔用力地搖搖頭。

  「奶奶,璃兒我看不上眼,奶奶中意的話,我們思兒如何?」長孫倚風笑著,順手摘了朵豔紅的山茶遞給唐蒔。

  唐蒔歡喜的接過,「思兒笑起來也挺漂亮的,可是少見她笑吶。」

  「她不笑是因為奶奶沒看著她,奶奶多看著她,她開心了就會笑了。」長孫倚風側身替唐蒔擋了陣風。

  「你會這麼好心的把你的寶貝姑娘們送到我身邊?」唐蒔望了長孫倚風一眼,「是不是你又想走了?」

  「奶奶,風兒京裏有很多事…」長孫倚風想了下,選了個安全的回答。

  「是那個姓雷的吧?」唐蒔伸手再自己再摘了幾朵山茶花。

  長孫倚風只愣了下,隨即笑了起來,「什麼事都瞞不過奶奶。」

  「唉,真不該拿你當女孩養,養大了居然貼男人去。」唐蒔嘆了口氣。「不然,你真這麼喜歡他的話,叫他來談條件吧,看在你已經為我做了二件事的份上,我不會太為難他的。」

  唐蒔的口氣輕鬆自在,但是長孫倚風可不這麼認為。「不用了奶奶,我會等奶奶吩咐我第三件事的。」

  唐蒔有趣的望了他一眼,笑盈盈地問,「要是我讓你去殺個人呢?」

  「那要看奶奶要我殺的是誰囉?」長孫倚風仍舊甜甜地笑著。

  唐蒔又拍了拍長孫倚風的手,「放心,我不會讓你殺了你那心上人,不過…他是個捕頭吧?我讓你殺了人,他不就為難了。」

  長孫倚風嘆了口氣,「是呀,這就麻煩了,不過還好奶奶不會這麼做。」

  唐蒔挑眉望著他,「喔?為什麼呢?」

  長孫倚風側身直視著唐蒔,「因為我是奶奶唯一的樂趣,奶奶不會希望我跑得遠遠的。」長孫倚風停頓了下,笑著,「承諾,是給會守信的人用的,所以風兒來告訴奶奶,在奶奶想起第三件事是什麼之前,我不會再回家了,省得奶奶到百歲大壽的時候也想不起來就麻煩了。」

  唐蒔大笑了起來,「好,這麼多個孩子裏,也只有你有這個膽,要是你走了,我以後不悶死了。」

  長孫倚風笑著,再挽起唐蒔的手,「奶奶願意的話,風兒可以回來看您呀。」

  「唉,踏出了唐家門,你就不姓唐了,哪會記得回來看我這個老太婆呀。」唐蒔用力嘆了口氣。

  「等我不姓唐的時候,奶奶才會知道,我是真心對奶奶好的。」唐風笑著,攬著唐蒔的肩。

  唐蒔笑得到挺開心,「好吧,你都這麼說了,奶奶有什麼辦法呢,你回去吧,奶奶想到什麼事,再找你回來吧。」

  「謝謝奶奶。」長孫倚風笑著,心底鬆了口氣,唐蒔現在這麼乾脆,等於日後給他的難題會越大,不過他不管這麼多了,眼前他要做的就是離開這裏。

  長孫倚風心裏想著,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和唐蒔繼續在花園裏摘花?逛了將近一個時辰,唐蒔才放他走。

  長孫倚風送了唐蒔回樓裏,見她進了房馬上轉身就跑,都快過未時了,他擔心時間來不及。

  「思兒!」長孫倚風一叫,唐思馬上衝了出來,「三爺,我在。」

  「陸准已經送走了,杏姑娘安排好了,明天棉兒會親自送她走,三爺不必擔心。」唐思馬上把消息報給長孫倚風。

  「思兒,妳聽著。」長孫倚風握著她的肩,「若是奶奶招妳服侍她,千萬不要猶豫,奶奶喜歡雙面人,越狠的她越疼,表面上越甜,裏子就要越狠,抓著了機會不要心軟,棉兒會幫妳,出了事就找我,知道嗎?」

  「思兒知道。」唐思乖巧的點點頭。

  長孫倚風笑著摸摸她的頭,這個孩子雖然看起來乖巧,但是相當聰明幾伶,她要應付唐璃是絕對沒問題,唐璃若是失了寵,就什麼花招也使不出來了。

  「三爺,馬備好了。」唐棉走了進來。「思姐挑了八個武藝好又聽話的姑娘,明天我會送她們上京,我把杏姑娘藏在裏頭一起出門,是送家主的人,守門的不太會盤查的。」

  「那就交給妳們了。」長孫倚風望著他在唐家最疼的二個姑娘。

  「三爺路上小心。」唐棉恭僅地開口。

  「三爺…還會回來嗎?」唐思顯得有些不捨。

  「可以的話,我不想回來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妳待在奶奶身邊的緣故。」長孫倚風望著她。

  「思兒謝謝三爺的安排,思兒不會讓三爺失望的。」唐思認真地望著長孫倚風。

  「我知道,妳們行事要小心。」長孫倚風吩咐了最後一句,在唐思和唐棉的目送之下,離開了唐家大宅。

  長孫倚風策馬狂奔在路上,他趕得很急,他想起風雲山莊那一回,雷子雲在莊裏等著他回來,他沿路趕著心裏只想著要見到雷子雲。

  直奔到驛口,長孫倚風下馬直衝進茶水店裏,卻沒看見雷子雲,長孫倚風很急,想他是不是誤了時辰。

  「公子找人嗎?」店小二見他神色慌張便開口問了下。

  「是,你有看到一個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很兇的男人嗎?」長孫倚風急忙問著。

  「呃…我不太確定公子說的是哪個,不過有個客人在店裏坐了一個多時辰了,直笑著說在等人,公子找他的話他在馬槽…」

  「謝謝!」長孫倚風沒等他說完,便衝了去,雷子雲正站在那裏餵馬兒喝水。

  長孫倚風鬆了口氣,看見雷子雲笑著拍拍馬背,臉上的溫柔笑容是自己看了好久好久,從來沒變過的。

  「子雲。」長孫倚風輕喚了聲。

  雷子雲抬頭望著他,笑得很是開心,「我們回家吧。」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朝雷子雲走去。

  「嗯,我們回家。」

  ◇

  長孫倚風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

  他翻了個身,想著今兒個要早點上溫府去,略抬頭看著雷子雲還熟睡的臉,長孫倚風想著要不要把他叫醒。

  回到京城已經半個月,雷子雲的確沒有再開口問過他在唐家的事。雖然長孫倚風看得出來,雷子雲有些不太安心。

  長孫倚風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並不想讓雷子雲擔心自己隨時會跑掉,但雷子雲還是變得有些焦慮,或者是不安。

  微嘆了口氣,長孫倚風想還是別吵醒他好了,輕輕拉開他環在腰上的手,正要起身的時候,雷子雲突然收緊了手臂,長孫倚風趕緊扶住床邊,免得整個人壓回雷子雲身上。

  「…天都還沒亮…」雷子雲似乎還沒清醒的樣子。

  長孫倚風苦笑著,回頭撫上他的肩,「我想早點出門。」

  雷子雲半睡半醒的,大概是想了下他說的話。

  「你要不要起來?我們一起出門?」長孫倚風靠回他懷裏,低頭輕吻他的臉。

  「好。」雷子雲爬了起來,跟他一起換衣準備出門。

  長孫倚風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雷子雲安心,只好盡量安撫著他,讓他不覺得自己會再離開。

  然後還有他二哥。

  他一回京就趕緊上門去找他二哥,可是反倒是他二哥不曉得躲到哪裏去了,像是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一樣,不管早還是晚,他總是找不著他二哥,有趣的是有時候還碰得到溫書吟在府裏亂找,看來大約是溫書吟惹了他二哥什麼。

  他試著問了下慕容雲飛,也沒得到什麼結果,倒被他唸了一頓。

  那時上門先被他瞪了幾下,確定自己好好的,才開口碎碎唸著。「要出門那麼久也不會講一聲,我想說一個月了還沒見著人是不是被抓走還是怎麼的,後來想說去問問雷子雲,你真應該看看他那陣子的臉色,出門都可以嚇哭孩子。」

  長孫倚風當時趕緊陪笑,問起他二哥,慕容雲飛聳聳肩,「雷子雲說他等不下去,想上揚州去看看,我想大概用得到,就問了你二哥揚州老家是不是很難進去,誰知他就拿出張圖給我,我說那是給雷子雲用的不知道他肯不肯給,他才說他想跟我去見見雷子雲。」

  「…那……那二哥回來說了什麼嗎?」長孫倚風有些擔心。

  「什麼都沒有,我可幫雷子雲說了不少好話,想得到能說全說了,你二哥只說了一句,『是這樣沒錯…可是…』就沒了,也不知他可是什麼。」慕容雲飛說著笑了起來,「好笑的是,書吟難得也幫著說了不少,說雷子雲這有多好那有多好,結果你二哥突然瞪了他一眼就走了,整二天沒跟他說過話,不知惹了他什麼。」

  長孫倚風想笑,可是又覺得不是笑的時候,「那我二哥到底是怎麼了?」

  慕容雲飛瞪了他一眼,「天曉得,你二哥脾氣除了書吟誰摸得準,你下回要再走那麼久你講一聲好嗎?我都想派一隊人去找你了。」

  長孫倚風只好苦笑著直道歉。

  結果整半個月他沒見到他二哥,想了想如果他二哥要閃避他也沒辦法,反正自回來後,雷子雲不只沒問起唐家的事,連見他二哥的事也沒提起了,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

  嘆了口氣,見雷子雲站在那裏不曉得看了自己多久,靜靜地對望了下,長孫倚風笑了起來,身走向他,「走吧。」

  長孫倚風和雷子雲漫步在大街上,他是想著要早點去溫府,不過跟雷子雲慢慢走著,好像覺得不那麼早去也無所謂,反正他二哥又不知躲到哪裏去。

  又想起來那些唐棉新送去的姑娘們不知合不合用,便轉頭對雷子雲說,「我想順道去一下棲鳳樓好嗎?」

  「好。」雷子雲應著,跟他走向棲鳳樓,二人一路?聊著,在走近棲鳳樓的時候,長孫倚風走在前頭先踏了進去,然後愣在當場。

  他只愣了很短的時間,馬上回身望著雷子雲。

  雷子雲走在他身後,見他突然轉身有些驚慌的模樣,正想開口問,長孫倚風已經低聲地對他說,「你快走。」

  雷子雲凝眉,「倚風?」

  長孫倚風看起來很著急,「拜託,你先走,晚上回去我再跟你解釋。」

  雷子雲望著他半晌,終是敵不過他焦急的模樣,嘆了口氣回身就走。

  長孫倚風鬆了口氣,已經聽見身後傳來叫喚。

  「風兒,怎麼站在門口呢?當奶奶老了,眼力不好嗎?」

  長孫倚風回身,已換上一副甜甜的笑容。「奶奶,怎麼來了。」

  長孫倚風笑著走向唐蒔,週圍開始小聲地議論著,長孫倚風望著站在唐蒔身後的唐柔。「怎麼奶奶來了還做生意呢?」

  唐柔不敢回話,唐蒔笑著開口,「是我叫她不要休息的,我來就是要看看這座樓子有多熱鬧,柔兒管得好啊。」

  「謝謝奶奶。」唐柔低頭回了話。

  唐蒔朝著長孫倚風伸出手來,「風兒,來扶著奶奶。」

  「是。」長孫倚風在心底咒罵了好幾聲,想來唐蒔是想讓他在京裏的身份給露了才甘心。

  唐蒔讓長孫倚風挽著,在樓裏逛了幾下,望著高掛的棲鳳樓三個字,像是有些懷念。「這牌匾可是當年墨兒親手寫給你大姐的。」

  唐蒔嘆了口氣,「你回京以後,奶奶倒是很想你,可是又想著你既然那麼想離開的話,孩子大了奶奶也管不著了。」

  長孫倚風心底罵著,臉上還是保持著笑容,「奶奶別這麼說,以後用得著風兒還是可以盡管開口。」

  唐蒔笑著拍拍他的手,「奶奶呀,遇到一件難事,想讓你幫個忙,順道也算你替奶奶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長孫倚風心底有些不安,這是他等了很久的,不過肯定不是簡單的事。「奶奶請說。」

  唐蒔又坐了回去,讓唐柔為她倒酒,一邊像是不經意地開口,「你記得杏兒吧。」

  長孫倚風心底一驚,不知道送走唐杏的事出了什麼問題,他平靜地開口,「當然,我在家的時候,每天都會去看看她的。」

  「這杏兒呀…」唐蒔喝了口酒,故意停頓了下。「在你走後就突然不見了。」

  長孫倚風凝起眉裝出疑惑的樣子,「怎麼會突然不見呢?」

  「是呀,我也疑惑的很,真想不到家裏還有人可以瞞著我把人弄走哪。」唐蒔笑盈盈地望著長孫倚風。

  「奶奶這不是在懷疑我吧?」長孫倚風笑了起來,「鳴叔怎麼說呢?」

  「你問到重點了,唐鳴說是他送走杏兒的,要我別追究責任,要怪就怪他一個人。」唐蒔嘆了口氣,「他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長孫倚風有些疑惑,如果她這麼說,就表示不想追回唐杏,那又為什麼要提起?「那…不知奶奶是想要風兒做什麼?」

  唐蒔坐直了身子,笑容滿面地望著他,「奶奶不介意那個女孩,不過她抱走了唐家的孩子。」唐蒔停頓了下,像是強調似地再說了一次。「風兒,我要那個孩子。」

  長孫倚風吃了一驚,他沒想到唐杏會抱走孩子。但轉念一想,唐杏的確不可能抱走孩子,想來抱走孩子的可能是陸准。

  只是…這件事說大不大,何必特別要自己去把孩子追回來,應該任何人去都可以,他不信老太婆會給他這麼簡單的事做。「奶奶是當真的嗎?」

  「當然。」唐蒔嘆了口氣,「別說奶奶對你不好,話說在前頭,省得你以為奶奶騙你,我查過杏兒那丫頭,原名萬喜兒,是萬三生的女兒,你為奶奶跑遍關外,應該不會不知道萬三生吧。」

  長孫倚風這才真是愣了住,他只遇見了陸准聽他說了他們倆的事,喜兒也認得他,因此他也沒多追究他們的身份,他知道陸准是燄族人,但沒想到喜兒會是燄族族長萬三生的女兒,燄族是關外四大族之一,也是隱居在深山之內,最不與人往來的一族,由於他們自身內亂已久,族內二派人鬥爭多年,但又怕外犯侵略,所以一直是關起門來生活的一族,鮮少有人能進得了燄族的領地內。

  「奶奶知道這對你難了些,就算是你跟關外那些異族人交情好也是困難,所以奶奶答應你,事成的話,不僅奶奶放你,連帶柔兒,奶奶也還給你好吧?」唐蒔笑著,直盯著笑容有些淡去的長孫倚風。

  唐柔倒是吃了一驚,趕忙跪了下來,「奶奶別趕柔兒,柔兒想留在奶奶身邊。」

  長孫倚風笑了起來,唐柔雖是他親姐姐,但從來就只向著唐家,跟其它姑娘一樣,努力爭著想往上爬,卻笨得不會爭權,只爭著要做事。

  「唉呀,奶奶忘了,柔兒可是我唐家最忠心的孩子吶。」唐蒔摸摸唐柔的頭,「不然,你跟清兒一起長大的,不然就帶清兒走吧。」

  清兒愣了下,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怎麼回答,也只好跪了下來,「奶奶,別嚇清兒了。」

  長孫倚風收起了笑,很認真的直視著唐蒔。「好吧,奶奶,我為你把孩子追回來,那也請奶奶記得答應過我的,一、我要離開,二、我要帶走一個人。」

  唐蒔點點頭也認真地回答,「奶奶說到做到,何時騙過你。」

  「那就一言為定。」長孫倚風笑著,朝唐蒔彎下了腰。「此去可能不是一年半載回的來,運氣不好的話就再也見不到奶奶了,請奶奶保重身體。」

  唐蒔緩緩地點點頭,看著長孫倚風堅定的神情,她知道這孩子會盡全力做到,也知道這孩子有多想離開她。

  「去吧。」唐蒔沒有再問,只淡淡地回答。

  「風兒告退。」長孫倚風轉身就離開了棲鳳樓,他深吸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輕鬆。雖然往後的路非常難走,但是他起碼不用再受制於唐蒔了。

  「倚風,等一下…」

  長孫倚風回頭,見是唐柔,「怎麼了?」

  「對不起,我從來就不是你心目中的好姐姐。」唐柔低下頭,神情很難過。

  「我也不是你心目中的好弟弟。」長孫倚風笑了起來,「柔兒,妳聽著,我沒有怪妳不想跟我走,五年前我就放棄了,也許待在唐家是最適合妳的。」

  長孫倚風輕輕摸著他姐姐的髮,「只是我不一樣,我不喜歡待在那裏,我喜歡自由自在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唐柔點點頭,紅了眼眶。「…我知道。」

  「往後沒有我在京裏,什麼事都要自己小心,別再貪懶不練武,也別只顧著生意,老家那裏的情況也要顧著,真的撐不下去的話,思兒會幫妳。」長孫倚風笑著,替他姐姐擦乾了淚。

  唐柔點點頭,心裏十分不捨。「你要小心…一定要回來。」

  「我會的。」長孫倚風拍拍她的肩,「我走了。」

  唐柔目送著長孫倚風離去,不知道她能不能再見到她弟弟,不知道還有沒有相聚的一天。

  ◇

  長孫倚風想著流言的速度很快,他不快一點的話,馬上傳遍全城,被慕容雲飛聽到,他就沒麼好走了。

  長孫倚風沿路想著要怎麼告訴慕容雲飛才好。

  回到府裏,雷子雲已經坐在那裏了,臉色看起來十分難看,長孫倚風笑了起來,近身去緊緊抱住了他。

  「你放得下嗎?」長孫倚風問了一句。

  雷子雲怔了下,略把他拉開,「什麼?」

  「京裏的一切,你放得下嗎?」長孫倚風認真地望著他,這一次他不閃避了,他要走就要帶著他走。

  雷子雲望著長孫倚風的臉,像是鬆了口氣的笑了起來,「只要在你身邊,什麼我都放得下。」

  長孫倚風雙手撫著他的臉,把額頭靠著他的。「我要去到關外,深山裏,燄族人的領地,可能回不來了。」

  雷子雲伸手攬住他的腰,輕咬著他唇。「那我們就一起回不來吧。」

  長孫倚風笑著緊抱住雷子雲,「我沒有時間了,現在不走,晚些被雲飛聽到消息就沒那麼好走了。」

  「你還是告訴他一聲吧。」雷子雲苦笑著,「他把你當弟弟一樣,一聲不吭就走不太好。」

  長孫倚風遲疑了半晌,「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那你二哥呢?」雷子雲望著他,奇怪他沒提到他二哥。

  「二哥…若是平安回來再告訴他吧,誰讓他閃著我。」長孫倚風有些賭氣的回答。

  雷子雲笑著,輕吻他的臉,「我上衙門把事情交待一下就走,你上溫府去,一個時辰後在城北關口見。」

  長孫倚風遲疑了下,還是點點頭,見雷子雲要離開的時候,他又喚了聲。

  「子雲。」

  「嗯?」雷子雲回頭望著他。

  「就這麼走,你不後悔嗎?」長孫倚風遲疑著開了口。

  雷子雲認真地望著他,「我從不做後悔的事。」

  見長孫倚風笑了,雷子雲朝他揮揮手轉身離開。

  長孫倚風站在原地想了很久,然後回房去翻出長孫府的鑰匙,然後下到地窖去,把幾年沒開過的地窖打開。

  裏頭收藏了他爹的珍藏,有多把好刀好劍和護甲護腕之類的東西。

  長孫倚風翻了半天,才在一個箱子裏翻出來他想要的東西。

  他第一天回到長孫府的時候,祥叔就帶他看過這個地窖。他爹聽說他開始練劍之後,就收集了許多名劍,想著以後也許他用得到,卻不知他使用劍是特殊的軟劍,因此一地窖的好劍都給浪費了。

  長孫倚風打開那個盒子,他記得當時他看見這個護碗很好奇為什麼只有一只,祥叔解釋說那是一個獨臂者請人打造的,因為他只有一隻手,所以只做了一只,那護碗長約四寸半,用精鍊的細鐵打造而成,質地也算十分輕軟。

  他之前就一直想著要送給慕容雲飛,可是老是忘記,想到要下地窖就累,風雲山莊那一次,看著慕容雲飛的傷,想著他真是需要一點防護的東西,就算右手是廢的也得護一下…但是回來那一陣傷,就讓他給忘了。

  長孫倚風想著,把盒子上的灰塵吹掉,帶著它離開,臨出門時長孫倚風仔細的把所有的門關好鎖好,再把鑰匙一起塞進盒子裏,想著也許沒機會再回來了。

  望著他家大門,他想著何時起,他也當這裏是家了。長孫倚風笑了起來,頭也不回的往溫府去。

  到了溫府,長孫倚風卻在門口遲疑了半天。剛巧碰上要進門的溫四。

  「是倚風呀,怎麼不進來?」溫四朝他溫和地笑著。

  「嗯,我是想…雲飛在嗎?」長孫倚風想還是先問一下。

  「今天跟相爺進宮了呢。」溫四回答。「你二哥跟書吟也出去了,進來等吧。」

  「是嗎…」長孫倚風鬆了口氣,他並不想當面跟慕容雲飛道。「那請四哥幫我轉交東西給雲飛好嗎?」

  「當然,你有急事嗎?」溫四望著他。

  「嗯,有急事要離城。」長孫倚風把盒子遞給溫四。「請四哥替我轉達,就為我跟他說聲謝謝。」

  溫四笑著,以為長孫倚風是不好意思當面道謝,「知道了,我會告訴他。」

  「謝謝四哥,那我走了。」長孫倚風朝溫四道了別,直接走向城北。

  他慢慢在街上走著,看著往來的人群,和熟悉的人打了招呼,慢慢地走向關口。

  遠遠地,雷子雲正和守衛聊天,蔣三石則苦著一張臉,像是天塌下來一樣。

  長孫倚風笑了起來,眼神正好對上雷子雲,相視一笑,長孫倚風躍上雷子雲為他備好的馬。

  「三石,一切就麻煩你了。」雷子雲溫和地開口。

  蔣三石只是點點頭,一臉哀淒,「爺…您路上小心…長孫公子也是。」

  「謝謝蔣爺。」長孫倚風笑著,和雷子雲一起離開。

  蔣三石看著他們駕著馬的身影,一直到消失在滾滾黃士之中,才垮下了肩,離開了城門口。

  ◇

  隔日,在棲鳳樓內。

  慕容雲飛突然怒氣十足地衝進來的時候,唐蒔正坐樓裏,滿意地坐著看滿樓的客人。

  慕容雲飛仰著頭,瞪著安坐在那裏的唐老太太。

  唐柔連忙走了過來,「慕容總管,您…」

  「妳把倚風弄到哪裏去了?」慕容雲飛沒有理會唐柔,直瞪著唐蒔。

  「原來這位就是慕容總管呀,聽說您很照顧我們家風兒,老太婆在這裏謝謝您了。」唐蒔笑著,跟慕容雲飛點點頭。

  慕容雲飛看起來更是生氣,對著唐蒔?聲開口,「我把倚風當親弟弟一樣,我不管他是你家什麼人,要是他出了什麼事,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妳們唐家!」

  唐蒔只是笑著點點頭,「多謝總管對風兒的心,老太婆會記住的。」

  慕容雲飛冷哼了聲,轉頭就走,一路上邊走邊罵。

  「老大…這樣氣有消嗎?」溫六苦笑著,跟在身後。

  「沒有!」慕容雲飛越想越氣,明明叫他走的時候要說,讓溫四帶了一句謝謝就算,這幾年這麼疼他不知道是疼到哪裏去了。

  「我想…長孫公子是不知道怎麼跟你道別吧…至少…他讓雷爺跟去了。」溫六小心地開口。

  慕容雲飛長嘆了口氣,長孫倚風之前就提過他遲早要走,只是這麼久沒提起,他便沒放在心上。也幸好長孫倚風終於想通了,連雷子雲一起帶走,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他也明白長孫倚風不想當面跟他道別的想法,這孩子一向不太會處理這種事,個性彆扭、任性又懶,真不知道雷子雲怎麼會喜歡他。

  慕容雲飛只是氣他不告而別,說實話有雷子雲在他身邊,他也放心很多,只是氣不過唐蒔一個命令就讓他去賣命。

  「最好給我活著回來…」慕容雲飛喃喃唸著,嘆了口氣地跟溫六回家。

  他等著再見到長孫倚風的時候,要好好的罵上他一頓,罵到他高興為止。

  長孫倚風當然不知道慕容雲飛氣的要命,他只是跟著雷子雲邊玩邊走邊打聽,打聽著陸准跟喜兒的下落,還有祥叔的。

  長孫倚風輕鬆愉快地跟雷子雲像是遊山玩水般地悠?,反正關外還遠的很,賣命也不急在一時。

  他愉快地望著雷子雲,兩人相視一笑,愉快地並行走著。

  走向一場賣命的旅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