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風望雲番外篇−暗香 第四回

  雷子雲走進家門的時候,鄰居王大嬸躲在她家門後小聲地喚了好幾聲。「雷爺!雷爺!」
  雷子雲停了腳步,溫和地望著她,「王嬸,有事嗎?」

  王大嬸神秘地四週望了望,確定似乎沒有?雜人等,從身後迅速平穩地端出一碗藥汁。「這個,這個給小葉姑娘。」

  雷子雲愣了下,他知道南宮小葉常常跟王嬸聊天解悶,不知道是不是她哪裏不舒服。「她病了嗎?」

  「唉呀,不是的,雷爺你也該做準備的,小葉姑娘身子骨算不錯,但是大約是路途奔波,有些傷了。」王嬸笑著,把藥汁推過去。

  雷子雲一臉疑惑地接過,「傷了什麼?」

  王嬸瞪著雷子雲,「雷爺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呀?」

  雷子雲苦笑著,不知道南宮小葉又亂說了什麼。「還請王嬸解惑。」

  王嬸嘆了口氣,「你們二個怎麼一個樣兒呀,是都真沒發覺還是怎麼的,小葉姑娘有身孕啦,我瞧她整天衙門家裏跑的,也不怕傷了身,這第一胎她大概也不曉得,所以熬了帖安胎藥給她,雷爺你得快些娶人家過門呀。」

  雷子雲愣了住,難怪他老覺得南宮小葉有哪裏不對,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知道自己有了身孕。「請教王嬸,您確定她有了身孕?」

  王嬸手一叉地瞪著雷子雲,「雷爺,我可生了八個孩子,怎麼可能看錯,她身子骨不錯害喜沒太嚴重,但是那臉色一看就不對勁,頭胎都小些,我看她起碼有四個月身孕了,你還是快點娶人家過門,別害了人家小姐名節……」

  話說一半王嬸停了下來,雷子雲則苦笑著。她突然想起,如果南宮小葉有了四個月身孕,千里迢迢地跑來找雷子雲,那孩子怎麼可能是雷子雲的。

  雷子雲溫和地看著王嬸,「請王嬸不必介意,那孩子的確不是我的,南宮姑娘早十年就嫁人了,只是我與她打小就認得了,她跟她夫婿吵了嘴,所以才跑來找我,她生性愛胡鬧,請王嬸別理會她的玩笑,她夫婿很快會來接她的。」

  「啊哈哈哈…是這樣呀…那、那我先回去了。」王嬸尷尬地笑著往她家裏走。

  「王嬸慢走。」雷子雲笑著送她。

  王嬸想想又回頭,「那個…那帖藥好歹得喝個三天,我明兒個會再熬,再給小葉姑娘送去…不管怎麼樣,身子還是要顧。」

  「謝謝王嬸。」雷子雲感謝地望著她。

  王大嬸笑笑地回家去,雷子雲端著那碗藥,嘆了口氣地走進家門。

  「小葉。」雷子雲邊喚著,把藥放在桌上,在桌前坐了下來。

  南宮小葉走了出來,望見桌上那碗藥汁,疑惑地望著他,「你病啦?」

  「有也是給妳氣的。」雷子雲瞪著她,邊把那碗藥推過去,「喝了它。」

  「沒病沒痛的,我幹嘛要喝藥。」南宮小葉眨著水潤的眼睛,「你該不會想毒死我吧?」

  「小葉。」雷子雲耐著性子,卻是忍不住扳起臉來。

  「知道了知道了。」南宮小葉噘著嘴,把藥端起來喝了一小口。「噁,真難喝,我喝藥一向要加蜜的。」

  雷子雲無奈地開口,「這兒可不是韓統領府,有藥就不錯了,忍著點喝下去,這是王大嬸特地為妳熬的。」

  「我又沒病,這倒底是什麼藥。」南宮小葉皺著臉,把藥推開,倒了杯水灌下沖掉藥汁的苦味。

  「安胎的。」雷子雲坦白地告訴她。

  南宮小葉愣了半晌,然後笑了起來,「唉呀,瞧我這麼快就有了你的孩子,那我們什麼時候成親呀?」

  「小葉,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雷子雲認真地望著她。

  「沒什麼,我只是厭倦韓家生活了,我想你,所以來了,你答應過的。」南宮小葉移開了目光,不願去看雷子雲的臉。

  「小葉,我很抱歉,我做不到。」雷子雲只是平靜地開口。

  南宮小葉有些訝異地抬頭望著他,「你從不毀約的,為什麼?」

  雷子雲嘆了口氣,「那是十年前的事了,當初妳不要我,選了韓大哥的時候,妳說妳想做官夫人,我信了所以認定妳絕對不能忍受那裏的生活,後來妳幾年都沒有音訊我才懂,妳是愛著韓大哥才嫁給他的,不然妳忍不了十年,所以我放棄了,我現在有承諾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人,我不能留妳。」

  南宮小葉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地,嘴裏像是喃喃自語地,「…要不是因為他…我怎麼會去忍受那種生活…要不是……」

  話說一半停了下來,南宮小葉抬頭瞪著雷子雲,「你說你有承諾要在一起的人?不會是指長孫公子吧?」

  雷子雲點點頭,神情變得柔和起來。「是。」

  南宮小葉把頭撇開去,「我不信,你是誆我的,你只是不想實現諾言而已,原來十年可以讓人改變這麼多,算我錯看你了。」
  
  雷子雲搖搖頭,「小葉,這不能解決問題,妳到底想我怎樣?」

  南宮小葉轉頭狠狠瞪著他,「你答應過我的,你要娶我!」

  雷子雲看著她的神情,想起他第一夜走進她房裏的時候,那一閃而過的,她看著樓外韓承浩的神情。
  
  她在賭氣,而當時他並不懂。

  「好吧。」雷子雲突然間答應了。南宮小葉反而愣了住。

  「不過,我有個條件。」雷子雲面無表情地開口。

  南宮小葉看不出他是在生氣還是怎麼樣,「…你說。」

  雷子雲起身走向廳外,過一會兒又拿回了另一碗藥汁。「我本以為用不到的,喝了它。」

  「這又是什麼?」南宮小葉疑惑地望著雷子雲。

  「打胎用的,我可以娶妳,不過我不養別人的孩子,打掉這個孩子,我就娶妳。」雷子雲毫不留情地開口。

  南宮小葉瞬時白了整張臉,半晌說不出話來。
  
  「你…你是認真的…」南宮小葉開口的嗓音有些顫抖。

  「妳是認真的我就是。」雷子雲很認真地回答。

  南宮小葉伸手去捧著那碗藥,幾次就口卻喝不下去,最後一把將藥摔在地上哭了起來。「他有別的女人!當初說好我什麼生活都可以忍,只不許他三妻四妾…只不過十年…十年他就變心有了別人…我留他的孩子做什麼…」

  雷子雲嘆了口氣,見她哭得傷心也只好由著她發洩一下。

  只是沒半晌,她已經擦乾眼淚站了起來,「好!我喝!我不要這個孩子了!」

  雷子雲嚴?地望著她,「小葉,別賭這種氣,那是妳的孩子,妳的骨肉。」

  南宮小葉才剛鼓起的勇氣又消了下來,「…我要怎麼辦…你又不肯娶我…我這把年紀了還能帶著身孕回歌樓嗎…」

  雷子雲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妳問過韓大哥沒有?妳真的親眼看見他有別的女人?」

  南宮小葉像是不想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地把頭撇開。「那是事實。」

  雷子雲重新坐了下來,「小葉,妳聽我說。」

  看著南宮小葉乖乖地坐回桌前,雷子雲才開口,「我已經捎信讓韓大哥來京,他應該馬上會到,到時候我會親自問他,如果他真的對不起妳的話,妳儘管休了他,我會照顧妳,我承諾過的我會做到,除了娶妳這件事我做不到以外,我會讓妳安心地在京城裏生活,妳和妳的孩子都是。」

  望著雷子雲誠懇的神情,南宮小葉低著頭,「…小雷…謝謝你…」

  雷子雲笑了起來,「還有呢?」

  南宮小葉噘起嘴,半晌才開口,「…對不起。」

  雷子雲搖搖頭,把桌上的安胎藥推過去,「早習慣了,喝了它。」

  南宮小葉苦著臉,混著水把藥灌了下去。放下了碗,抬頭望著雷子雲。「那個…你是誆我的吧?長孫公子的事…」

  「我是認真的。」雷子雲望著南宮小葉,他認真的神情南宮小葉最清楚,十年來他從沒有變過。

  「……那種除了臉長得好以外的公子哥兒有哪裏好…你是誆我的!我的小雷怎麼會跟這種…人在一起。」南宮小葉拒絕相信。

  「…小葉…」雷子雲嘆了口氣,無奈地想再解釋一下的時候,覺得門外有人。一側頭果然發現長孫倚風就站在門外,雷子雲捏了把冷汗,不曉得他在那裏站多久了。

  「倚風…什麼時候來的?」雷子雲苦笑著。

  「一會兒了,大概從你說她打掉孩子的話你就要娶她那裏開始。」長孫倚風微笑走進門,臉上的笑容絕對不是善意。

  「他現在說連孩子他都要照顧了。」南宮小葉像是搶玩具一般地仰頭瞪著長孫倚風。

  「妳不信哪一點?」長孫倚風站在雷子雲身前,望著南宮小葉。

  南宮小葉十分討厭長孫倚風自信得意的笑容,「哪一點都不信,我的小雷才不會跟你這種……」

  話沒說完南宮小葉愣在當場。

  長孫倚風朝她一笑,回頭攬過雷子雲的頸把臉湊了上去,吻住雷子雲。

  雷子雲只怔了下,馬上習慣性地把手環在他腰上,在唇舌交纏之間,帶著嘆息。

  雷子雲回應著長孫倚風的吻,在他口中糾纏不清,許久未曾纏綿的心情都在這個吻上,沒有人顧到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南宮小葉。

  直到長孫倚風主動結束這個吻,雷子雲還戀戀不捨地輕咬著他的唇。

  嘆了口氣,雷子雲抬頭望著呆掉的南宮小葉,「小葉,我是認真的。」

  「你…你…你居然…」南宮小葉伸手指著他們,半晌說不出話來。

  長孫倚風回頭瞪著她,要不是她是雷子雲重視的人,他實在想趕這個女人出去。

  就在一陣尷尬地靜默中,有人敲了敲門地走進,「抱歉,因為大門沒關我就自己進來了,請問雷…」

  「韓大哥?」雷子雲愣了下,走進來的人不是韓承浩又是誰?

  韓承浩愣了下,還不待跟雷子雲打招呼,他看見他的妻子站在桌前,抬手指著雷子雲的手還沒放下。「小葉!」

  南宮小葉的速度倒是很快,一轉身就跑進後堂裏。「我不要見你!」

  「小葉妳聽我解釋!」

  「我不要聽!」

  長孫倚風嘆了口氣,推開雷子雲,「我要回去了…真蠢。」

  雷子雲有點哭笑不得,「你沒生氣吧?」

  長孫倚風瞪著他半晌,「你先把那二個解決掉,我要趁韓承浩沒發現我之前走……」停頓了下,輕嘆了口氣,「我在家等你,我有事告訴你。」

  雷子雲溫柔地輕撫著長孫倚風的臉,「知道了,我晚些過去,等我。」

  「嗯。」長孫倚風應了聲,回頭離開雷子雲家裏。

  原本他是想來告訴雷子雲,他又得回老家一趟了,現在他們可能連聚一下的時間都很短暫。

  這讓他怨起了陸准,但轉念一想,昨兒個夜裏來襲的那三個也是外族人,要說他們是燄族人也不是不可能,不過那三個包得死緊,他幾乎認不出來,而他認得出陸准是因為他手背上沒有遮掩的火燄刺青。

  說是巧合的話,也真太巧了,若是同路人,也沒見陸准提起他有帶同夥來…長孫倚風疑惑了起來,關外人要進京並不太容易,一次就讓他見著四個外族人也太巧了,也許其中有什麼牽連也不一定。

  長孫倚風覺得煩躁,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他才能不被人打擾地,和雷子雲一起平靜地過活。

  而雷子雲此刻也很想過平靜的生活。

  尤其是南宮小葉和韓承浩在他後院裏鬧了半個時辰後,才總算安靜下來。

  當韓承浩帶著南宮小葉一臉實在很抱歉的臉色走出來的時候,雷子雲無奈地笑著,「沒事了?」

  韓承浩一臉歉疚,「子雲,實在對不住,給你添麻煩了。」

  雷子雲搖了搖頭笑著,「不用介意,都這麼久兄弟了,只是小葉有了身孕,要好好養胎才是。」

  韓承浩笑得臉上像是亮了起來,「這是當然,我會請最好的大夫來看她。」

  雷子雲好笑地望著難得安靜下來的南宮小葉,「沒事了?」

  「嗯…是…是誤會……」南宮小葉越說越小聲地把頭低下。

  雷子雲無奈地嘆了口氣,「妳一個誤會可把我搞得天翻地覆。」

  「對不起。」南宮小葉難得直爽的道了歉。只是想了想,還是不放棄的抬頭望著雷子雲。「你…真要那個人?」

  雷子雲好氣又好笑地瞪著她。「他有什麼不好?論長相他不比妳差,說任性也沒妳這程度,他武藝很好跟我在一起也不用怕他有危險,妳說我為什麼不要他?」

  南宮小葉回不出話來,半晌才開了口。「可是…他是男人呀!」

  雷子雲笑著,「記得是妳告訴我男人也可以的?還是妳終於要承認妳那時候是在嚇唬我?」

  南宮小葉無話可說,她從前的確告訴過雷子雲,男人跟男人是可以在一起的,當時只是為了看那孩子露出驚訝不信的神情而已,沒想到過了十年,這孩子居然真的找個男人在一起。

  她無話可說,只好求救地拉著她老公的衣角。韓承浩一頭霧水也不知他們在說什麼,不過提起男人,方才他似乎是看見雷子雲抱著個人。「呃…方才你有客人是嗎?我好像瞧見一位公子?」

  雷子雲閃開了話題,「一個好朋友,不過他回去了,韓大哥找了客棧嗎?」

  韓承浩不好意思地開口,「沒有,一進城就急著先來找你了。」

  「那就留在我家裏吧,只是沒什麼好招待的。」雷子雲笑著回答。

  「那好,我們晚上可以敘敘舊。」韓承浩伸手拍拍雷子雲的肩。

  「抱歉,我晚上還有事,韓大哥還是陪著小葉吧,我們可以明天再聊,小葉的安胎藥還得喝上二天呢。」雷子雲只急著想上長孫倚風那裏。

  「那你忙吧,不用招呼我們,我們明兒個再聊。」韓承浩攬著他的妻子點點頭讓雷子雲走。

  雷子雲離開了家裏,急忙就往長孫倚風那裏去。

  ◇

  長孫倚風在廳裏漫步著,想著怎麼回到唐家再順利離開,最近老太婆的反應有些奇怪,他不想踏進唐家就出不來。

  長孫倚風覺得有些煩悶,眼光一掃,覺得廳裏好像哪裏不太對,祥叔沒事總會搬動些盆栽、花草什麼的,所以廳裏總是會少這多那的,可是長孫倚風看了半晌,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還在思考的時候,他聽見雷子雲的腳步聲。

  「倚風。」雷子雲從門外走進來,帶著溫柔的笑臉。

  「搞定了?」長孫倚風斜睨著他。

  「嗯,搞定了。」雷子雲緩緩朝長孫倚風走近,低沈的嗓音聽起來十分誘惑。「你要告訴我什麼?」

  「昨天下午…棲鳳樓裏發生了一些事…」長孫倚風回答得有些遲疑,因為雷子雲靠他太近,伸手握住他的手有意無意地在他手背上摩搓。

  「什麼事?」雷子雲握住他的手,將他拉近了些,左手攬住他的腰,在他最敏感的地方輕撫著。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他們靠得太近,以至於略抬頭就能碰上雷子雲的唇,「…我想…待會兒再說好了…」

  長孫倚風放棄說話,把唇貼上雷子雲的,仔細吮吻他的唇,輕咬纏繞著他探進自已口中的舌。整個人貼近他懷裏,感受到好久沒感覺到的激情。

  身體一下變得炙熱,雷子雲的吻滑落到頰邊和頸側,一手還攬著他的腰,一手已經滑入他衣內探索著。長孫倚風幾乎呻吟出聲,緊攀著雷子雲的肩,他覺得沒辦法站立。

  也顧不得還沒進房,長孫倚風伸手摸到張椅子,扯著雷子雲就跌坐了上去。

  「子雲…」長孫倚風喃喃地喚著他,順著他扯開自己的衣襟,吻直落到他胸前。

  長孫倚風把手穿進雷子雲的髮間,靠躺在椅子上喘息著,微睜開眼,看見放在大廳裏的桃樹結了花苞,樹旁的刀架上空著,他想著難怪他方才覺得少了什麼…

  刀…

  「啊!」長孫倚風突然大叫了聲直起了身子,把雷子雲嚇了一跳。

  「倚風?」雷子雲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弄疼了他還是怎麼的。

  「刀不見了!」長孫倚風推開雷子雲衝到牆邊的刀架上,那裏原本放著一把刀,那是他爹除了槍以外,從不離身的配刀。

  雷子雲愣了下,他曾經把玩過那把刀,他那時相當喜歡,那不是把特別名貴的寶刀,而是把有著許多傷痕,也有些鈍了的刀,但它卻是把好刀。

  「你的意思是?」雷子雲不太確定長孫倚風的意思是什麼,但他知道沒有人能潛進長孫府邸偷走任何東西。

  「祥叔!」長孫倚風一邊拉好衣襟,一邊衝向後院,雷子雲一頭霧水的跟著他跑來跑去,等到裏外都找過一圈,連地窖也翻過,祥叔的房裏也收拾得乾乾淨淨,但是祥叔一向就習慣收拾得很好,長孫倚風也無法判定祥叔是不是走了。

  但是那把刀只有祥叔才會拿。

  只有祥叔才覺得那把破舊的老刀有所意義。

  長孫倚風不安的在屋裏走來走去,他明明告訴過祥叔如果他要離開府裏一定要告訴自己的,應該不會一聲不響的就走了。

  「倚風。」雷子雲突然喚了他一聲。

  「什麼?」長孫倚風回頭,看著雷子雲指著桌上。

  他愣了下,那麼明顯的地方,可是他卻完全沒注意到。長孫倚風衝到桌邊,茶壺下壓著張紙。
  
  他打開來,工整的字體是不是祥叔的其實他不確定,他沒見過祥叔寫字。

  「人生終須一別,盼少爺勿念 陸祥」

  「別個鬼!明明告訴祥叔要走要告訴我的。」長孫倚風氣得一拍桌,茶水微灑在桌上,已有些涼,看來祥叔走了一陣子了。

  「祥叔怎麼了嗎?」雷子雲按著長孫倚風的肩安撫著他。

  「我應該要想到的…」長孫倚風嘆了口氣,「前些天夜裏,來襲的那些人,是來找祥叔的,三個外族人,身份掩藏得很好,我看不出是哪裏來的。」

  「別急,明天我陪你出城找找。」雷子雲安慰著他。

  長孫倚風停頓了下,他還沒有告訴雷子雲,他遲疑著望向雷子雲。「子雲…」

  「嗯?」雷子雲伸手撫著他的臉,「怎麼了?」

  「我明天得回老家一趟…」長孫倚風開口顯得有些鬱悶。

  「…又得回去…?」雷子雲苦笑了起來。

  「嗯…我順路也可以打聽祥叔的事…」長孫倚風偎進雷子雲的懷裏。

  「你老家需要你的事情好像變多了?」雷子雲試探的問,他希望長孫倚風以後不是常常需要來往二地。

  「嗯…湊巧吧…」長孫倚風答得有些遲疑,但實際上他也不確定。一轉念他想起來,又瞪著雷子雲。「我可是打老家出來,一回城就先找你的。」

  「我知道錯了,我保證我沒有第二個舊情人,她也不會再來了,真的。」雷子雲認真地望著長孫倚風。

  長孫倚風嘆了口氣,攬上雷子雲的腰,抬起頭來望進他眼裏。「要不要進房裏去?」

  「當然。」雷子雲輕吻著他的唇,溫柔的笑著,攬著長孫倚風走進內室。

  ◇

  隔日清晨。
  
  長孫倚風準時地牽著他的馬,在卯時到了城北關口。陸准已等在那裏。

  「唐公子。」陸准認定他是唐家人。

  長孫倚風也沒糾正他,「陸兄弟,你應該是個明理人,在去之前有些事我得先告訴你,你確定你能接受,我才能帶你進揚州。」

  「公子請說。」陸准堅定地開口。

  「首先,我不能憑你一面之詞,便確定那女子真是你妻子,在我們來說,她無姓無名流落到揚州,我們從杏花江裏撿她回來,所以為她取名唐杏,除非她想起一切也自願與你離開,否則唐家不會放人,在我們來說,她是唐家人了。」長孫倚風認真地對陸准說明。

  「我知道…她若是真想不起…也不願與我離開的話…我便認了…」陸准雖是這麼說,卻是死命地握緊雙拳。

  「再來,她在唐家生活了一年,這一年內發生了很多事。」長孫倚風望著陸准。陸准低著頭,顯然心裏有數。

  「雖未明媒正娶舉行過儀式,但是她已有一起生活的伴侶…你應該曉得。」長孫倚風平靜地說著。

  「…我知道,但那個人若是真心喜歡我的喜兒,為何不正式娶她過門。」陸准的臉上帶著怒氣。

  「因為…那人在唐家的身份特殊…」長孫倚風苦笑了下。「不過…還有件事你必須要知道。」

  「請說。」陸准深吸了口氣,打算接受任何事實。

  「她…不只有了伴侶。」長孫倚風猜想他能接受多少。「她生了個孩子。」

  陸准感到無比震驚,卻又有著一絲希望。「她…她離開…才一年…會不會…是我的?」

  長孫倚風搖搖頭,「她早產,不足七個月就生下了孩子,孩子不是你的。」

  陸准退了二、三步,深呼吸著讓自己鎮定,緊握的雙手卻是不停地顫抖。

  「這樣…你還願意去找她嗎?她現在過的很好,她未必會想離開唐家。」長孫倚風平靜地告訴他事實。

  陸准魁悟的肩背垂了下來,神情哀傷而痛苦,他像是掙扎了很久,才又挺起胸來,站得直直地望著長孫倚風。「我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十二歲的時候就決定要一輩子在一起,我不管她是跟誰在一起,又是生了誰的孩子,那人不會知道她的一切,不會認識她的所有,只有一年算什麼,絕對抵不上我們二十年的相處。」

  長孫倚風笑了起來,「你有這種決心最好,因為要搶回她可不是簡單的事,少爺我可是放著京裏的一切帶你回去,你最好堅持點。」

  「走吧。」長孫倚風躍上了馬,陸准愣了下,也跟著上了馬。

  「你聽著,今天若是你有本事讓她想起一切,自願跟著你走唐家也不會放人,但我會幫你。」長孫倚風停頓了一下。「可是如果她想不起來,也不願與你走,你就乾脆一點,我希望你提得起放得下。」

  「我知道,我會的。」陸准堅定的回答。「我打傷了公子的姑娘,公子還這麼幫我,此恩陸准必報。」

  長孫倚風笑著,唐杏原來的名字似乎是叫喜兒。「我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你的喜兒,她並非完全想不起來,見了你之後她非常痛苦,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要她想起所有的事,並非不可能,只缺一把關鍵的鑰匙,那大概就是你。」

  「我會讓她想起來,我會的!」陸准聽到長孫倚風的話頓時狂喜。

  「別高興的太早,先回到揚州再說吧。」
  
  長孫倚風策馬狂奔,與陸准疾行在官道上,他想快些進到揚州,這樣也能快點解決事情,回到京城,回到雷子雲的身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