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風望雲番外篇−暗香 第二回

  夜深了,長孫倚風不好再衝進溫府,只好回到自己家裏。
  理智上他相信雷子雲,但是眼前看到的實在是不曉得該用什麼話為他解釋。

  長孫倚風一向非常討厭這種情緒不受控制的感覺,他不喜歡為任何事發脾氣,他想冷靜地處理任何事,可是雷子雲總能讓他情緒失控。

  他帶著一肚子氣走進家門,才一踏進門,他就覺得不對。

  二個…不…是三個。

  長孫倚風走進前院閤上大門,在院子裏逛了幾圈,那三個人似乎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於是揚聲開口。「這麼深更半夜的,少爺我不接待客人,三位有事就說,沒事就請離開。」

  從暗處閃出了三個用披風包得密實的?衣人,互看了下,其中一人聲音低沉沙啞,用著生硬的漢語開口。「…叫你老頭出來。」

  長孫倚風揚起眉來,那口音聽起來像是偏北點的外族人,包成這副?性應是不想讓人認出來,外族人叫老頭指的多半是父親。

  「我爹死好幾年了,幾位要報仇就可以省了,不然就是找錯門了。」長孫倚風冷笑著,他可沒?情意致去應付他爹的舊仇。

  三個人互看了幾眼,低聲用著方言交談,那是北邊山裏的方言,有好幾族都用這種方言交談,長孫倚風疑感著,若是雩族人多半認得他,而北邊最大的除了雩族就是欽族,他在雩族裏混了近二年,總是待在格薩爾身邊,雩族人沒有不認得他的,若是欽族人…要報仇找的也不該是他死去多年的爹。

  左邊那個低聲說,『他死了?』

  中間的回話:『不可能,去年還有人見過他回來上墳。』

  右邊的開口,『這小子在說謊。』

  長孫倚風笑了起來,用著方言回話,『我生平最討厭有人誣?我說謊。』

  那三個人愣了下,長孫倚風袖口一揚,長劍在月光下閃著柔亮的光澤。『要活命現在就給我滾,少爺我今天心情不好,沒興致陪你們鬼混。』

  左邊那個像是沒聽到長孫倚風的話,『他不是老頭的小子。』

  中間那個又回話:『聽說他把小子放在族裏。』

  右邊那個回答:『這小子是假冒的?』

  長孫倚風一聽火氣更是冒了上來,一反手六朵劍花朝那三人襲去,「給我滾出去!」

  長孫倚風並沒有使出全力,那三個人動作也算快,一致閃開了去,倒是長孫倚風的出手讓他們嚇了一跳。

  左右的人全閃到當中那人的身後,只見他?大的披風一揚,幾百隻寸長的針像是雨滴般朝長孫倚風攦了過來。

  長孫倚風眉心一凝,疾退了幾步,細軟的長劍突然如精鋼似地堅硬,劍鋒一轉,輕脆地響聲在寧靜的夜裏響起。但暗器的數量太多,長孫倚風打下了大半,一翻身想閃過其它的針時,一隻針劃過他手臂,同時有人從他後面急速地竄出來。

  長孫倚風怔了下,能從他屋子裏出來的人沒有多少。

  「少爺別動。」

  祥叔一向佝僂的身子,突然直了起來,手上提的那把,正是他爹愛用的長槍。

  祥叔揮舞著長槍,劃破空氣的聲響如悶雷一般,槍頭劃過的弧度打回了所有的暗器。

  祥叔只單手提著那把沉重的長槍,他站在院中把槍往地上一放的時候,宏大的功力讓人覺得連地面都在震動。

  長孫倚風有些訝異,但那種感覺讓他想起了死去的魏謙。

  「你們太過失禮了,這是我家少爺,長孫老將軍的嫡長子。」祥叔沉聲開口,聲音渾厚有力,很難想像他平時總是咳著,虛弱地像要把肺咳出來的模樣。

  那三個人聽見祥叔的話,站直了地朝長孫倚風略彎了彎腰,中間的那人仍用著生硬的漢語開口。「老將軍是我們的恩人,是我們失禮了,希望少爺不要介意。」

  長孫倚風收起了劍,望著他們三個,「你們是來找祥叔的?」

  那三個人又互看了一眼,開口的還是中間那人,他望著祥叔,『時間快到了,希望你遵守諾言。』

  「我不會毀約。」祥叔圓睜的眼如鷹般銳利。「你們吵到我家少爺了,還不走。」

  那三人朝長孫倚風再彎了彎腰,一縱身離開了長孫府。

  遠遠地聽見衙門的哨音,長孫倚風想是有人去報了官。

  「少爺,實在對不起,情急之下我拿了老爺的槍。」祥叔彎回了腰,嗓音又變回毫無氣力的模樣,卻還是雙手捧住了那把長槍,像是捧住什麼珍寶一樣。

  長孫倚風嘆了口氣,「祥叔,我早說過我一點都不想要這把槍,送給你比放在我身邊有用。」

  祥叔搖搖頭,「少爺,我沒有資格要老爺的槍。」

  長孫倚風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門突然被人撞開來,「長孫公子你沒事吧!」

  蔣三石慌張地撞了進來,只見滿院子被暗器傷地滿目瘡痍,不管是地上、樹上都插滿了針。

  長孫倚風凝著眉,如果蔣三石來了,那…

  還在想著,雷子雲已經走進門來,臉上的表情十分擔憂,他矮下身子撿起根針。

  長孫倚風此時並不想費神去跟雷子雲解釋,他想先問祥叔發生了什麼事,而且他氣還沒消,於是轉過身不想理會雷子雲。

  「你沒事嗎?」雷子雲溫和地開口。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略回頭看了他一眼。「活的好好的。」

  然後是一陣尷尬的靜默,蔣三石神經再粗也發覺他老大似乎和長孫倚風發生了什麼事,正在想著該不該說些什麼來緩和一下氣氛的時候,有人從門外晃了進來。

  「哇,真是熱鬧,你家裏好久沒這麼熱鬧過了。」慕容雲飛笑吟吟地走了進來。

  他朝雷子雲笑了下,走向長孫倚風,「沒事嗎?」

  「嗯。」長孫倚風略點點頭。

  慕容雲飛站得很近,見他手臂上被劃傷條口子,微微滲著血,凝眉拉起他的手臂。「誰傷了你?」

  長孫倚風搖搖頭,「…進去再說吧。」

  「只是些宵小路過,謝謝蔣爺關心,已經沒事了,夜已深,就恕倚風不招待了。」長孫倚風朝蔣三石笑了下,然後回身走進屋裏。「祥叔送客。」

  長孫倚風走進屋裏去,慕容雲飛回頭望著雷子雲,苦笑著使了個眼色,暗示他沒事,然後跟進屋裏去。
  
  祥叔用著緩慢的動作把所有人請出去,「謝謝各位差爺們。」

  雷子雲望著他們進門的背影,閉上眼嘆了口氣,回頭走出長孫府。

  「雷爺。」祥叔關上門的時候,喚了聲。

  雷子雲停了腳步回身望著祥叔。

  「少爺今天心情不好,雷爺明兒個再過來吧。」祥叔關心溫暖的眼神讓雷子雲覺得好過很多。

  「謝謝祥叔,我明天再過來。」雷子雲笑著向祥叔點點頭。

  看著祥叔關上大門,雷子雲很擔心長孫倚風是不是已經將他關在門外。

  長孫倚風遇到麻煩事一向只有退,或是閃,閃越遠越好,他知道他不喜歡處理這種事。

  雷子雲只希望他對自己的感情已經大到他沒地方閃,不然長孫倚風很快就會轉身逃走。

  嘆了口氣,雷子雲轉身走回衙門,他暫時不想看見南宮小葉這個麻煩精,他只希望長孫倚風快點消氣回到他身邊。

  ◇

  慕容雲飛撿起根針,研究了半天,「這沒毒吧?」

  長孫倚風喝了口茶,瞪了他一眼,「你不會刺看看就知道。」

  「欸,別又把氣出在我身上,我是聽說你家裏熱鬧的很,才趕快來看一下。」慕容雲飛笑著把那根針收起來。

  長孫倚風沉默了下來,他當然很感謝慕容雲飛,事實上也只有他真的把自己當做弟弟一樣疼寵,比較起他從小就不太擅於表達情感的二哥來說,慕容雲飛的關心直接多了。

  長孫倚風覺得十分鬱悶,這半年來他二哥三番二次的把話題閃了去,就是不想見雷子雲,好不容易他說動了他二哥,讓他二哥見上雷子雲一面,現在卻成了這種局面,若是錯過這次的機會,他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

  雖然不見得一定要讓他們認識,只是,一是雷子雲十分堅持,二是他想讓他二哥知道他找到了一個很好的人。

  遇到雷子雲開始,他才思考起唐白對他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他知道唐白一直把他當成孩子來看,但對自己而言,唐白是他所有的憧憬,是他寄望的一切,在唐白被溫書吟帶走之前,他曾經希望一輩子跟唐白在一起。

  他也沒料到唐白會跟著溫書吟離開,因為唐白承諾過要等他回來。他想起初到京城的時候,他差點成功的哄著唐白跟他離開了溫府,但是溫書吟追了上來,沒有拔劍也沒有怒氣,只是冷靜地朝唐白伸出手,從他面前帶走了唐白。以致於日後溫書吟對他的敵意很重,而他對溫書吟也客氣不到哪裏去。

  事後唐白沒有道歉,也沒有解釋,他也從沒問過為什麼當初唐白不等他。但他為了想弄清楚唐白到底為什麼要留在溫書吟身邊,於是在京城留了下來,就這麼留到現在。

  到現在,他已經不介意答案什麼。也許那是因為雷子雲的關係,也或許是他終於明白唐白為什麼要留在溫書吟身邊。

  只是心底多少都有些不甘,於是他想讓唐白見見雷子雲,見見一個會永遠守住對他承諾的人。

  ……承諾個鬼!

  長孫倚風氣得捏緊了手上的茶杯,在茶杯快碎掉的時候,一隻手突然扣住他的手腕逼得他鬆手,他吃了一驚地才看見慕容雲飛苦笑的臉。

  「真的氣成這樣的話,剛才幹嘛趕走他,好好談一談不好嗎?」慕容雲飛把桌上的茶杯全掃到遠些的地方,怕他傷了手。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我才沒空聽他解釋一堆…」

  想了想,長孫倚風站了起來,把慕容雲飛推出門去。「我可忙得很,你也回去吧,我沒事。」

  「你確定?」慕容雲飛疑惑的看著他。

  長孫倚風點點頭,「嗯,祥叔不喜歡見宮裏的人,你回去吧,明天我會告訴你的。」

  「小心點,別亂來。」慕容雲飛不放心的又叮嚀了句,才轉身離開。

  長孫倚風笑了起來,明明自己以前多討厭別人這樣盯著他,但慕容雲飛的關心卻讓他覺得溫暖,不知道是自己以前不懂,還是現在變了。

  長孫倚風不想研究太多,送走了慕容雲飛後回頭叫著,「祥叔?」

  「在,少爺找我?」一眨眼間,祥叔就晃到門前。

  「嗯,祥叔坐吧。」長孫倚風坐了下來,示意祥叔坐在他面前。

  「少爺有事。」祥叔緩緩地坐到桌前,望著長孫倚風。

  「祥叔,你有麻煩嗎?」長孫倚風溫和地開口。

  「沒有,很高興少爺關心,但請少爺不必擔心。」祥叔欣慰地笑著。

  「祥叔,那些人看起來不像善類。」長孫倚風認真地看著祥叔。

  「少爺,那是我年輕時候欠的債,現在只是該還了,請少爺不用擔心我。」祥叔咳了幾聲。

  「你欠了他們什麼?」長孫倚風不死心地追問。

  「……少爺…」祥叔遲疑著沒有回答。

  靜了半晌沒有回話,長孫倚風也不想太過為難他,「好吧,不想說便罷,但我不管是什麼時間到了,如果你要離開府裏一定要告訴我。」

  祥叔蒼老的臉很難得地泛出笑容,「謝謝少爺,我知道了。」

  長孫倚風見天色也漸白了,嘆了口氣地站起身。「祥叔你去休息一下吧,天都要亮了。」

  「少爺才該休息,先睡一會兒吧。」祥叔起身催促著長孫倚風。

  長孫倚風也覺得有些累,接連著幾天趕路回來也沒怎麼休息,現在又惹了一肚子氣,他嘆了口氣地決定先去睡上一會兒再說。

  ◇

  迷迷糊糊地睡了好一陣子,長孫倚風躺在床上閉著眼,思緒漫無目的地飄著。

  他只在自己的床上和雷子雲的床上可以睡得安穩,在其它地方他從來不會真的熟睡,這是在唐家養成的習慣,天知道哪房爭權的女人會突然摸進來砍他一刀,或是哪個想男人的會摸上他的床,在唐家的生活沒有一天能讓他放得下心,尤其是老太婆突然在他十三歲那年當著眾人的面承認他養了個男孩在朱雀樓,而且她還是要繼續把他放在朱雀樓。

  他知道老太婆沒有笨到會覺得那能整到他,因為那直接確認他在唐家的身份只在唐白之下。所以或許老太婆是想測驗他有多少本事,因為從那天開始,他在唐家迅速的確立了一批人,不管他願不願意,他在唐家擁有一定的勢力。

  他迷迷糊糊地在床上翻了身,覺得身邊好像有人,他沒睜開眼睛,他知道那是誰。

  一隻厚實粗糙的手撫上他的臉,很輕很溫柔,像是怕吵醒他。

  嘆了口氣,他微微地睜開眼,看見雷子雲的臉,他覺得他好像很久沒有這麼近地看著雷子雲,好久沒有感覺到他掌心的溫度和溫柔的笑臉。

  「醒了嗎?」雷子雲溫柔地笑著。

  「…沒有。」長孫倚風把眼睛閉上,但是也沒拒絕雷子雲撫在他臉上的手。

  雷子雲苦笑著,拇指輕掃著他的唇線,然後忍不住地伏身去輕吻了他的唇。

  長孫倚風似乎沒有拒絕的意思,於是他再次印上他的唇,輕吮著探入他的口中。

  吻越來越深,雷子雲緊纏著他的舌,原來撫在他臉上的手也下滑到他肩上再緩緩撫到他腰上。

  「…嗯…唔…」長孫倚風幾乎被吻到喘不過氣來,而雷子雲已經翻身壓上了他。

  只是第一個吻,長孫倚風就知道他離不開這個懷抱,他也不想離開。

  雷子雲緊緊壓著他,像是怕他隨時會逃走似地,他輕吻著他的臉,順著他頸部優美的線條吮上他鎖骨,順勢扯開他的衣襟。

  長孫倚風可以感覺到,雷子雲那種略為不安的感覺。

  他嘆了口氣,明明自己才該是生氣的那個人,他輕推著雷子雲的肩,「…你會不會超過了點。」

  雷子雲抬起頭來,見長孫倚風不像生氣的樣子,才稍微抬起身來,帶著苦笑,「給我個解釋的機會好嗎?」

  「…我不是沒有給你。」長孫倚風冷著臉回答。

  「…我知道,我很高興…那是我的錯,我很抱歉,不過我可以解釋。」雷子雲伸手撫上長孫倚風冷了的臉。

  長孫倚風嘆了口氣,當他看不到雷子雲的時候要生他的氣很容易,當人在他懷裏的時候,他什麼都氣不起來。

  他伸手拉下雷子雲讓他躺在身邊,找了個舒適的姿勢把頭靠在他胸前,閉上了眼。「解釋吧,我邊睡邊聽。」

  雷子雲笑了起來,輕吻著他的臉。「她叫南宮小葉,我是十五歲的時候認識她的。」

  長孫倚風沒有回話,看起來像是睡著了,雷子雲繼續說下去。「她當時是城裏最紅的歌妓,而我才剛進衙門當上衙役。」

  「她是一個很…奇特的女子,聰明、任性、美麗,把所有的男人都玩在手掌心上。我識得她的時候是歌樓有客人墜樓的案子裏,我那時還沒有辦案的資格,當時的捕頭判定那是意外,可是我就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後來是她幫了我,那成了我第一件破的案子。
  之後…我與她來往了二年…她說中意我是因為我是唯一一個沒有試圖取?她的。我當時也一直以為她會嫁給我,但是最後她為歌樓唱滿二年就離開,她說她想當官夫人,於是嫁給當時邊城騎兵統領韓承浩。
  我那時想她的性子必不能忍受韓家的生活,於是跟她說我要等她…不論多久。」

  長孫倚風睜開眼瞪了他一眼,「所以她回來了?」

  雷子雲苦笑著,「不是那樣的,她只是跟韓大哥吵了嘴離家出走而已。」

  「倚風…」見長孫倚風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雷子雲輕嘆了口氣,「我知道我不該收留她,但是她無處可去,她…沒有能收留她的朋友,嫁了人以後在邊關待了那麼多年,她離開邊城也只能來找我……她當年教我很多,怎麼圓滑處事,怎麼觀察神色,怎麼辨別謊言,青樓出身的她看盡人生,她什麼都教我,我不能在這種時候丟下她。」

  長孫倚風挑起眉來望著他,「你床上功夫也是她教的?」

  長孫倚風早就覺得奇怪,就算沒有別人可以比較,他也曉得雷子雲十分有經驗,除了第一次以外,他從來沒讓自己難受過。

  只是他認得雷子雲以來,從來沒見著他上過青樓,或是和哪家小姐有過牽扯,就連唯一與他有過往來的鳳兒姑娘,他連她一根手指也沒碰過,還認了人家做義妹,長孫倚風也從來沒想去問他過去有過些什麼,因為他為人太過正直,風流帳這三個字似乎永遠擺不到他身上。

  但是現在看著雷子雲一臉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話的臉,長孫倚風就懂了。

  介意一個已成為過去的女人似乎十分可笑,但是長孫倚風也不想掩飾自己的不開心,只是瞪著他。

  雷子雲只好把他攬在懷裏,「倚風,那都過去了。」

  「那你為什麼從來沒提過她?」長孫倚風不滿地開口。

  「因為我忘了。」雷子雲苦笑著,低頭望著長孫倚風。

  長孫倚風凝起眉來瞪著他,「你剛剛才說她教了你多少,你是她唯一的依靠,你現在說你忘了她?」

  「我真的忘了,她出嫁二年沒有半點音訊,我才想通她嫁給韓大哥是因為她真心喜歡他,我想通後就徹底忘了她,而且,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她站在我家門口的時候,我幾乎不認得她。」雷子雲無奈地回答。

  長孫倚風望著雷子雲半晌,他知道雷子雲不會騙他,只是突然之間知道這種事,叫他馬上不要介意,又有點放不下。

  思考了半天他嘆了口氣,「算了,趕快弄走她就好…。」

  「我知道,我已經捎了信給韓大哥,他很快就會入城了。」雷子雲輕撫著長孫倚風的背。

  長孫倚風靠在雷子雲的懷裏,很想不要離開,但是他還得上溫府去。

  嘆了口氣,他輕推開雷子雲,「好了,我得上溫府去。」

  雷子雲順著他的意起身,「你二哥肯見我了嗎?」

  長孫倚風拉好衣襟,「……再等會兒吧,他不在城裏…而且他應該聽見謠言了。」

  「倚風,我可以自己跟他解釋。」,雷子雲認真地望著他。

  長孫倚風望了他一眼,「你不認識我二哥,那沒用的…」

  雷子雲想再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沒開口。

  長孫倚風下了床,望了雷子雲,「先把那個女人給我搞定,我不要再看到她了。」

  「知道了。」雷子雲笑了起來,「不過…我倒是希望你見見韓大哥,他當年把我當成親弟弟一樣照顧。」

  「我想他不會高興見到我。」長孫倚風邊繫好腰帶邊回答。

  雷子雲凝起眉,在他開口之前,長孫倚風又接了下去,「我們認識。」

  「你是說你跟韓大哥認識?」雷子雲有些訝異。

  「嗯,我們在邊關交過手,我傷過他八個手下,我想他不會開心見到我,又尤其他不會開心見到他像弟弟一樣的你有個我這樣的朋友。」長孫倚風聳聳肩,準備要離開。

  雷子雲怔了會兒,也沒再多問。看著長孫倚風要離開,又喚了聲。「倚風…我晚上…可以再過來嗎?」

  長孫倚風回頭朝他望了眼,「你不擔心你那個寶貝小葉一個人在家的話就隨你。」

  說完逕自離去,雷子雲苦笑著,盤算著晚上怎麼讓南宮小葉乖乖地待在家裏不要亂鬧,一邊期盼著韓承浩能快點進京。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好想多看点啊

何時開始預購啊!

今明二天就會開放預購了,請等一下唷^^

CW有攤嗎?那時買得到嗎?

有的,cwt會有攤位,這二天會公告^^

真開心看到大人續這篇文呢^0^
很喜歡故事裡的所有角色〜^^
請大人繼續加油囉〜

謝謝您,很高興您能喜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