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風望雲番外篇−暗香 第一回

  第一次聽見那個謠言的時候,是在城外三里的隨緣茶坊。
  『欸,你聽說了嗎?雷爺要娶妻了呢。』

  『有呀有呀!聽說他那未婚妻子真是貌美如花呢。』

  『我見過!我見過!不只貌美如花還賢良淑?呢!正中午天熱得很,她做飯帶到衙門去,還做不少點心小菜的給其它兄弟們嚐嚐,聽說手藝一絕呢。』

  『是呀,我聽說蔣爺管她叫大嫂了呢。』

  『聽說是千里追著雷爺來的吶。』

  『是呀是呀!說是雷爺同鄉自小青梅竹馬的,可惜當時無緣,雷爺承諾說一定等她的。』

  『雷爺真好福氣呀。』

  『是呀,同樣青梅竹馬的未來妻子,怎麼我家那口子就長得那副?性…』

  『你也不瞧瞧自己?性,有女人肯嫁就不錯了,你要有分到雷爺一點點的英明神武,就多的是女人搶著嫁了。』

  在此起彼落的嘆氣聲中,長孫倚風輕啜了口茶,想著才離京二個月,怎麼就滾出這麼大的謠言,輕笑著從懷中掏出些碎銀扔在桌上。

  京裏的謠言總是不會停歇,不曉得這次又是哪家小姐倒了楣,他從沒聽過雷子雲老家有什麼青梅竹馬。

  躍上了馬,長孫倚風只想快些回到京城。二個月前他突然被老太婆召回老家,硬是被留了二個月,處理一大堆不曉得為什麼需要他來處理的大小雜事,要不是自己終究是個男人,長孫倚風都快要懷疑老太婆是不是想把唐家留給他了。

  他不想理會那麼多,用最快的速度處理完,還陪著一個老太婆不知從哪裏撿來的失憶關外女子聊了幾天,最後終於受不了的火速跟老太婆說他京裏還有事要處理,也不知為什麼,老太婆居然很溫和的告訴他可以回去了沒關係。

  雖然覺得老太婆一定藏了什麼沒告訴他,但是他已經二個月沒見著雷子雲,他白天惦著,夜裏想著就是想回到雷子雲身邊,他可不管什麼謠言,在京裏什麼謠言沒聽過,他只想快些回家。



  回家梳洗了下,也沒多等著休息,長孫倚風愉快地慢慢散步走到衙門,能比預定的時間早回來,他想給雷子雲一個驚喜。

  走到衙門前,蔣三石剛好衝了出來,見著長孫倚風開心的像什麼似地大聲嚷了起來。「長孫公子!您回來啦!」

  長孫倚風笑著,「比預定時間早了點,子雲在嗎?」

  蔣三石用力點頭,「在在,您等會兒,我去……」

  蔣三石頓了下,然後更大聲的嚷了出來,「大嫂!您來了!!」

  長孫倚風愣了下,側頭一望,一個很美的女子。

  個頭不算嬌小,但小巧精緻的臉蛋卻美得出奇,靈秀的大眼像會眨出水似地正用著好奇的眼光望著自己,樸實的打扮掩不住她姣好的身段。
  
  蔣三石像是非常得意的望著長孫倚風,「長孫公子,這位您沒見過吧,她是南宮姑娘,我們頭兒未來的妻子,老大他也瞞得緊,我們上下都沒人曉得吶哈哈哈哈。」

  然後轉向那位姑娘,「嫂子,這位是長孫公子,他是咱們頭兒最要好的兄弟。」
  
  她眨著靈秀的大眼睛朝長孫倚風福了一福。

  長孫倚風微笑著點點頭表示回禮,這女子的身段奇好,一舉手一投足都讓人移不開視線,她顯然也知道怎麼走路怎麼抬手,用什麼眼神看人能讓人注意她。雖看來年紀不小,沒有姑娘家的羞澀,也沒有普通婦道人家的矜持目光,毫不掩飾的好奇與直視的眼神,不是練過武的江湖女子,就該是個官家夫人,若是未成親的話,長孫倚風想她該是哪家頭牌的風塵女子。

  還在判斷這個女子時候,蔣三石又大嚷了起來,「頭兒!嫂子來了!」

  長孫倚風怔了下,斜瞪了蔣三石一眼,這傢伙往常最常喊的可是長孫公子來了。

  長孫倚風站得偏了些,雷子雲出來時顯然只見到那姑娘。

  那姑娘把提在手上的竹籃遞給了雷子雲,溫柔地微笑,「你餓了吧,我今兒個燒了你愛吃的。」

  雷子雲只是伸手接過,臉上雖沒有笑容,但關心的語氣聽起來也顯示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這麼熱的天不是讓妳別出門了,我餓了隨便吃就好了。」

  那姑娘凝起眉心輕嗔的模樣,沒有人能拒絕,「那怎麼行,蔣爺說你有時候忙起來什麼都不吃,這麼餓著怎麼好。我不過是熱這麼一路,不妨事的,別擔心。」

  雷子雲只點點頭,「好吧,妳高興就好。」

  那姑娘突然笑著,親暱地扯了扯雷子雲的衣袖,「子雲,怎麼沒聽你說起這麼要好的朋友。」

  「什麼?」雷子雲一頭霧水地轉頭,這才發現站在一邊的長孫倚風。

  一看到雷子雲臉上的神色,長孫倚風這才火了起來。

  他不管那姑娘什麼來頭,也不管蔣三石喚她什麼,重點是雷子雲瞬間那一臉驚慌的神色,雖然他鎮定得很快。

  「你…回來的真早…」雷子雲出口就後悔了,他哪句不好說,說了一句像是心裏有鬼的話。

  長孫倚風挑起眉,然後笑了起來,笑容裏的豔麗讓雷子雲捏了把冷汗。

  「不早回來怎麼見得著你這位美麗的未婚妻呀。」長孫倚風望著那位姑娘。
「在下長孫倚風。」

  「我複姓南宮,閨名小葉,見過長孫公子。」那姑娘嬌巧地笑著。

  「不敢,那我不打擾二位了,成婚之時記得通知我。」長孫倚風還是保持著微笑,轉身離開。

  「倚風!」雷子雲急忙喚了聲,就要追去,南宮小葉拉住了他,聲量不大不小地說著,「子雲,飯還沒吃呢。」

  望著長孫倚風越走越遠,雷子雲回頭輕甩開南宮小葉的手,「太陽這麼大,妳先進去避一避,我馬上來。」然後轉頭對著蔣三石,「三石,請南宮姑娘進去。」

  「是!嫂子這裏請。」
  南宮小葉對蔣三石笑了笑,望著雷子雲急追去的背影,笑著悠然走進衙門裏。
  
  雷子雲心裏很急,他還沒有時間在長孫倚風回來前把南宮小葉弄走,他就回來了,他沒想到他回來的這麼早,雖然自己並不是心虛…也許有一點,但他也沒有做什麼對不起長孫倚風的事…不過現在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清了。

  雷子雲嘆了口氣,一轉過街口,果然長孫倚風已經不見了。

  嘆了口氣,雖然情況難以解釋,他心裏還是希望或許長孫倚風會相信他。

  有點沮喪地,雷子雲默默地走回衙門。

  ◇

  長孫倚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氣過。

  他不想回家,直衝進了溫府。

  正午的日頭炙熱地曬得人汗流浹背,他衝進東院,想著再不找杯水來喝,他不氣死也會熱死。
  
  而東院的涼亭裏總會放著涼茶,長孫倚風衝進去,連灌了三杯,才停下來。

  慕容雲飛遠遠看見長孫倚風衝進來,好笑地走了過去,「回來啦?聽說最近京裏最大的消息沒有……」

  話沒說完,長孫倚風回頭瞪著他的眼神簡直要冒出火,白皙的臉蛋脹紅得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他氣到極點。

  慕容雲飛愣了下,他沒見過長孫倚風氣成這樣過,「…呃…就是…那個…城東開了間揚州菜館,生意好得排上三天也吃不到,尤其是他的冰糖甜藕,好吃得不得了,我知道你愛吃甜,聽說你要回來就叫人去買了些,天這麼熱,來消個暑氣。」

  慕容雲飛陪著笑,攬著長孫倚風的肩,「我們去大廳吧,這裏熱得很,我叫人再弄點涼茶給你。」

  長孫倚風點點頭,跟著慕容雲飛走,想著也不該把氣出在別人身上。

  才剛進大廳,溫六剛好從眼前滑過,見著長孫倚風又溜了回來,「長孫公子你回來啦〜你聽說沒有,那個……」

  在長孫倚風冷冷的眼神和慕容雲飛狠狠的一瞪之下,溫六馬上聰明地改口,「那個…城東開了間…」

  「別廢話了,再去多買點。」慕容雲飛好氣又好笑地罵了句,溫六一吐舌頭人就閃開了去。

  長孫倚風真是氣得很,他眼前有什麼就吞什麼,把所有溫六買來的東西吃個精光,慕容雲飛看著他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這小子本來就很會吃,氣極了的時候更會吃,慕容雲飛趁著去喚人倒茶的時候,找來了溫六。
  
  「侯爺呢?」慕容雲飛沒見著溫書吟,怕他突然冒出來找麻煩,他跟長孫倚風一向不太對盤,要是惹火了長孫倚風,最不好過的就是他自己。

  溫六聳聳肩,「侯爺聽說長孫公子提早回來了,昨兒個連夜就帶著夫人說是去賞晚荷了。」

  慕容雲飛笑了起來,「他還防堵得還真徹底,以前怎麼不知道他這麼小心眼。」
  
  把茶拎回廳裏去,替長孫倚風再倒了杯茶,慕容雲飛撐著下巴望著他,「看你氣成這樣,兄弟我真是心疼,不如我去教訓他一下吧?」
 
  長孫倚風看也沒看他一眼,「多事,要教訓人我不會自己去。」

  慕容雲飛再把一盤燻雞推到他面前,「那你不去教訓他坐在這裏猛吃幹什麼?」

  長孫倚風沒回話,狠狠地撕了隻雞腿下來啃。

  慕容雲飛笑了起來,「就這麼相信他沒有對不起你的話,幹嘛還氣成這樣。」

  長孫倚風抬頭狠瞪著他,「我生我的氣礙著你了嗎?」

  慕容雲飛搖搖頭,「可別找我出氣,我是擔心你而已。」
  
  長孫倚風本來還想罵下去,聽慕容雲飛這麼一說,一句話哽在喉嚨裏,最終還是大口咬著雞腿混著吞下去。

  慕容雲飛苦笑著,再替他倒了杯茶,「別噎著了。」

  長孫倚風終於是吃到覺得快吐出來了才停下來,用力地吁了口氣,

  然後才想起來他原來衝進溫府的目的,「我二哥呢?」

  「昨兒個夜裏就跟書吟賞夜荷去了。」慕容雲飛聳聳肩。
 
  「我不是捎了消息說我今天要回來的嗎?」長孫倚風凝起眉心疑惑地看著慕容雲飛。

  「嗯…我想他來不及知道你要回來就被書吟拉走了吧。」慕容雲飛苦笑著。

  長孫倚風開始覺得有些鬱悶,才剛一回京好像所有事都不對了,原本他這趟回來,是想趁著他二哥好不容易鬆口說願意見見雷子雲的,結果這下也不用見了。

  看著長孫倚風突然有點沮喪的模樣,慕容雲飛想了想,「其實…在雷子雲家那個女子…」

  長孫倚風側頭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他家裏?」

  慕容雲飛愣了下,想長孫倚風還不知道那女子住在雷子雲家裏。「呃…我正要解釋,其實呢…」

  「不要告訴我。」長孫倚風打斷了慕容雲飛的話,又不想讓慕容雲飛覺得他是在賭氣,才又接著開口,「我會自己聽他解釋。」

  慕容雲飛笑了起來,「好吧,隨你就是。」

  長孫倚風也沒再說什麼,起身活動了下,袖口一揚細長的劍已在手上。

  慕容雲飛聳聳肩,知道這小子想活動活動,便認命地跟他過起招來。

  ◇
  
  雷子雲望著缺角的明月嘆了口氣。他在長孫府裏等了大半夜,也沒見到長孫倚風的影子。

  他不用想也知道長孫倚風到哪裏去了,他也不想急著上溫府找人,他覺得至少長孫倚風會給他個解釋的機會。

  只是等到快三更,都沒見著人影,雷子雲有些喪氣地決定回家去,這麼深更半夜的,把南宮小葉一個女人家放在家裏頭他也太不安心。事實上他也知道自己不該收留南宮小葉,只是這種時候不收留她,她也沒地方可以去。

  雷子雲越想越煩悶,長孫倚風好不容易已說動他二哥,要見上自己一面,結果老家突然派人來召他回家一趟,一去就是個把月,他耐心等著盼著就是要見他二哥,他想若長孫倚風最重視的親人能認同自己的話,往後長孫倚風也比較能定得下心。卻沒想到在長孫倚風回來前,南宮小葉突然站在他門前,一臉淒楚憔悴地說她無處可去,只記得當年自己說過要永遠等她,所以她來了。

  雷子雲心裏暗罵了一聲,天知道他當年這麼說的時候,才剛滿十七,而從來跟弱女子這三個字搭不上線的南宮小葉那年二十二歲,是城內謂為傳奇的頭牌歌妓,當時她已決定嫁給邊城騎兵統領韓承浩,他當年也的確為此傷心過,畢竟他把韓承浩當成大哥一樣,而他跟南宮小葉暗中來往了二年,韓承浩知道這件事,也明示過他不介意,他總說自己終會娶到南宮小葉。但雷子雲當時也認為南宮小葉會嫁給自己,畢竟她與自己往來開始就不再接客,而且她從不讓韓承浩踏進她閣樓一步。

  但在南宮小葉終於期滿離開歌樓之時,她卻決定嫁給韓承浩。當時她漾著甜美的笑容,沒有絲毫歉意地對雷子雲說,『你若願意當官定能平步青雲,但你決計不肯,再過個五年你就能成為名滿天下的神捕,但我不想嫁一個捕頭,我想做官夫人。』

  說完,她看著雷子雲沒有移動過一分的神情,她嘆了口氣,『你要能氣極了地罵我不要臉或者別的,或許我會改變主意,但你總是那麼冷靜,有時候讓我覺得一點樂趣也沒有。』

  雷子雲只略皺起了眉,『韓大哥是好人,但妳的性子跟著他不會順心的。』

  她又嘆了口氣,『是呀,除了你誰肯容忍我那麼任性的樣子。』

  但隨即又笑著,『若我後悔了你說怎麼辦呢?』

  雷子雲認真地告訴她。『我等妳,多久都等。』

  『記著你今天的話。』她笑著,把吻印在已不像少年的男人額上,什麼也沒帶地,離開了她華麗舒適的閣樓,上了韓家的花轎,從此沒有消息。

  雷子雲過了許多年才瞭解,她嫁給韓承浩是因為她真心喜歡他,而不是只為了做官夫人。所以當年她從來不讓韓承浩踏入她的閣樓一步,因為那是她做生意的地方,也因此以她那麼喜愛熱鬧喧華的性子,能有辦法忍耐邊境枯燥乏味的生活。

  想通這一點的雷子雲,自此把她從心上放下,便再也沒有想起過她。

  所以當她一身粗布衣裳,含淚欲泣地站在他門前之時,他一時之間差點認不得這個女子是誰。

  雖然粗衣掩不住她姣好的身段,未施脂粉的臉蛋依然美得出奇,他仍然沒有馬上想起這個女子就是他曾牢牢記在心上的小葉。

  若不是她開口喚了他,只怕他早從她面前視若無睹的走過去。

  因此,這個他有記憶以來最會耍心機最會記恨的女子,開始整他。

  他一點一滴地記起南宮小葉當時的模樣,她做過的事。他當然還記得應付她最好的方法就是,順著她。

  於是他不想一一跟街坊鄰居解釋這女子跟他沒有關係,他熟悉蔣三石的個性知道制止他也沒用,於是他裝作沒聽見沒看見,只捎了信讓人火速帶給韓承浩。

  只是韓承浩來的比他想像中的晚,而長孫倚風回來的比他想像中的早。

  再嘆了口氣,雷子雲走進家門,才一進門,就有人點了燈。

  「這麼晚你上哪兒去了?居然把一個弱女子放在家裏頭。」南宮小葉掌燈走了出來。

  雷子雲挑著眉,決定當作沒聽見。「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一個人怎麼睡得著呀。」南宮小葉輕嘆了聲,把油燈放在桌上。

  「妳不是想獨立生活嗎?就先學著自己睡吧。」雷子雲抓起茶壺打算倒杯茶。

  「欸,那茶冷了,別喝,我去熱熱。」南宮小葉伸手就要覆上雷子雲的手。

  雷子雲反應得很快,一下子閃了過去。「不用了,這麼晚了,妳睡吧。」

  南宮小葉噘起嘴來,淚光一閃好似就要落下。「怎麼生疏成這樣,我記憶裏的小雷可不是這模樣的,想來你是嫌我嫁過人,還是嫌我老了。」

  雷子雲險些笑出來,這招大概是在韓家學來的,以前的南宮小葉可不用眼淚來招人疼惜,雷子雲清清喉嚨,「小葉,說實話妳是年紀是不小了,這種招數用在韓大哥身上就好,你知道對我沒用。」

  「唉唷〜敢情真嫌我年紀大了,小雷呀,隔這多年沒見了,你嘴巴也長利了。」南宮小葉柔媚地笑著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

  「那還多虧了妳,我年紀也不小了,別再這麼叫我。」雷子雲見她沒再作戲,也替自己倒了茶。

  「說真的,今天那漂亮的公子哥兒哪來的?瞧你緊張的,該不會我嫁了人讓你從此對女人沒興趣了吧?」南宮小葉把手貼在心口上,看起來還真一臉內疚。

  「是又如何?」雷子雲依舊認真地望著她。

  南宮小葉還真怔了下,隨即又笑了起來,「我還當真了呢,小雷也會跟我玩笑了。」

  雷子雲懶得再跟她糾纏下去,起身打算離開。「晚了,睡吧。」

  南宮小葉跟著起身的時候,突然身子軟了下去,雷子雲忙伸手扶住了她,他其實懷疑南宮小葉身體有哪裏不適,可是她直說她很好,雷子雲也不好硬是找大夫來看她。

  南宮小葉卻是軟著嗓子喚著雷子雲,順勢挨到他懷裏去。「小雷,你一點都沒想起從前的日子嗎?」

  雷子雲嘆了聲,輕拉著南宮小葉的手臂,卻也不好使力。「小葉,別鬧,妳嫁人了。」

  「我可以為你休了他,這幾年來我是一直想著你的。」南宮小葉輕喃著抬起頭來,雪白臉蛋順著優美柔滑的頸線向他湊近。

  真是一點都沒變…

  雷子雲記得南宮小葉也該有三十三了,怎麼容貌模樣還能像十年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在南宮小葉要吻上他之前,雷子雲攬著她的腰,點上她的睡穴,輕軟的身子一下子昏睡了過去。

  嘆了口氣,他抱起南宮小葉,一抬頭整個人僵在原地。

  長孫倚風正站在門口,臉上的神色冷得像冬夜的雪。

  雷子雲很少慌亂,他想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他手上還抱著南宮小葉,而且不能丟,「倚風…」

  在他連說出你聽我解釋都還沒有之前,長孫倚風冷著臉一閃身人就不見了。

  雷子雲閉了閉眼,忍住把手上的麻煩丟到河裏去的念頭,深吸了幾口氣,他知道他的輕功追不上長孫倚風,所以他先進房把南宮小葉安放好,接著嘆了口氣地離開房間。

  他想著明天要再捎封信給韓承浩讓他加快速度,然後他要上溫府一趟。

  明月漸沉,雷子雲的心情也跟著低落,他知道長孫倚風是來給他解釋的機會,而他搞砸了。

  他不知道他還有沒有機會,但是不管如何他都要去要一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