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終極 03

  我花了點時間準備,沒有告訴任何人。


  我預計要用半年來實現這個計劃,反正一年我都等了。

 

  我開始頻繁的帶她回鋪子裏,上三叔那裏管事的時候也帶著她,每個人都知道我交了個女朋友,我沒有要求她什麼,只要求她多笑一笑。

 

  在其他人眼裏她是個安靜溫柔愛笑的女孩,總是靜靜的聽人說話,這年頭年輕女孩都悍的不得了,她乖巧聽話的模樣很受好評,三叔那裏的幾個年輕夥計沒幾次就一口一個大嫂。

 

  話很快的就傳到二叔還有我老媽那裏。

 

  媽打了幾次電話三催四催的要我帶她回家,我故意推拖著說不到時候。

 

  二叔倒沒催,只讓人叫我上茶館找他。

 

  我跟二叔閒聊著,果然問起了她,想起她我是愉快的,因為她是我計劃裏最重要的一部份,重點是這段時間的相處,我們成了好朋友,我把她當妹子看待,我們相處得很好。

 

  二叔見我低頭笑著,臉上終於出現些滿意的笑容。

 

  隔了幾個月,我們開始同居,我沒多買什麼東西,在書房準備需要的東西,研究路線和大量的資料,累了就在書房趴著睡。

 

  偶爾聽見她半夜哭叫著醒來,我會抱著她,拍著她的背,讓她痛哭到累了,最後昏睡過去,久了之後就算在一張床上醒來,我們也沒什麼尷尬的感覺,我們同病相憐反而讓我們變成心靈最契合的朋友。

 

  她每個月匯一萬塊錢回家只說在杭州找到工作,我讓她慢慢的給家裏寫信說她認識了一個男人,然後提著我的家世,說我在追求她,不意外她媽媽鼓勵她和我來往。

 

  那年端午,我帶著她回家,媽開心的像什麼一樣,她漂亮端莊又不多話,笑起來臉上那二個梨窩招人喜歡,爸媽都對她滿意的不得了。

 

  我跟她在老家住了二、三天,一床睡著也習慣了,有天晚上她眨著亮晶晶的眼問我說那個『夥伴』是男人吧?

 

  我乾笑著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她瞭然的笑笑抱著我說這樣很好,我們當姐妹吧。

 

  我只能苦笑,不知這是打哪來的想法,我想我喜歡女人,但遇上那個殺千刀的之後,我自己都搞不懂我是不是其實天生就是個彎的。

 

  但不管怎麼說,我把她當朋友當妹子,就算一床睡著我也沒起過什麼心思,拍著她的背哄她睡了,我們像是在互相取暖一樣,那晚兩個人都睡得很好。

 

  隔天媽來叫我們吃早飯,敲了幾回門沒反應,悄悄推門見我們抱在一塊兒睡,高興得快哭出來,衝去跟爸說也許有孫抱了。

 

  我被媽驚天動地的腳步聲吵醒,揉著眼睛爬起來苦笑。

 

  她躺在床上也苦笑著。「你爸媽真好,不像我媽……」

 

  我笑著伸手揉著她的頭,「以後就是妳爸媽了。」

 

  她笑了起來,看起來甜甜的。

 

  她沒有了愛情,失去了親情,我不能給她愛情,但我可以給她親情和一個家庭。

 

  這不是為了她,我很自私,這是為了我爸媽。

 

  「對不起。」我嘆了口氣。

 

  她只是搖搖頭坐起來,「謝謝你,給了我一個新的人生。」

 

  我也只能搖頭,眼睛有點發酸,直到媽又驚天動地的跑過來,看我們『含情脈脈』的對望,要我們快點起來吃早飯,吃完要看多久就看多久。

 

  幾天以後我們回去了,媽極捨不得她拉著她的手要她多住幾天,我好笑的說她還要工作,媽拍著胸脯說做什麼工作,別做了,當我們家媳婦,婆婆養妳。

 

  她低頭笑了起來,像是有點害羞,我覺得我運氣真的很好,能碰上她。

 

  也許這是老天給我的機會,我要沒把握住就是個蠢蛋。

 

  過了端午,我的準備也差不多了,我握著她的手問她真的不後悔。

 

  她笑著搖頭,說她喜歡我爸媽,她一定會好好孝敬他們到老。

 

  我當天就帶著她去登記,然後把所有東西都整理好,三叔的事業已經很穩定,有一部份我也交給了王盟,這傢伙從我給他加薪起就努力了很多,我慢慢也教他一些三叔那裏的事,又給了他幾個夥計,他覺得自己升職又被我重用了,也開始認真的工作,和以前那個懶夥計判若兩人。

 

  為了預防萬一,這大半年我讓二叔插手三叔這裏的事業,如果我不在,二叔也能掌控這裏的一切。

 

  走前我帶著她去見了小花。

 

  我也許瞞得過其他人,但我瞞不過小花。

 

  小花什麼也沒說,頭朝內室偏了偏,示意我私下聊,我讓她先坐著喝茶,小花叫了個小丫頭來招呼她,我笑著讓她等我,才跟小花進到內室裏說話。

 

  「你想做什麼?」

 

  小花沒跟我客套,直接切入正題,而我捏緊了口袋裏的鬼璽,堅定的開口,「我要去找他。」

 

  小花按了按額角,看著我的神情,他知道他阻止不了我,小花指指坐在外頭的她。

 

  「那她呢?」

 

  「她會照顧我爸媽一輩子。」我笑笑的回答。

 

  「萬一她哪天喜歡上別人?」小花無奈的開口。

 

  「我讓她來找你,你幫幫她,只要撐過十年,給她五十萬,讓她嫁人。」我把一張支票塞進他手裏,玩笑似的開口,「花兒爺,我就靠你了。」

 

  小花看也沒看手上那張支票,伸手就把支票拍在桌上瞪著我,「我為什麼要幫你?」

 

  「除了你,我也沒人可以幫忙了。」我老實說著,把一個文件夾推到他面前,輕聲開口,「三年後,我的考古隊會失聯,然後屍骨無存,我爸媽會難過一陣子,但她會照顧他們,十年後她要是想離開就讓她離開,她要願意留下,我的財產都給她,你願意幫我的話,這給你。」

 

  小花瞪了我好半晌,單手翻了下那份文件夾,挑起眉來看了眼又蓋回去,然後嘆了口氣,「吳邪哥哥,你這是為難我,你覺得你騙得過你家那個二叔?」

 

  「那支考古隊是他讓我去的,他當時怕我想不開去跳樓,大概想讓我出去散散心。」我笑了起來,「後來他見我好了,就沒對那支考古隊上心,我已經暗中接手,二叔的人都讓我給換掉了。」

 

  「他不會起疑?」小花挑起眉來望著我。

 

  「起疑也沒有用,他沒地方找我,也不會為難她的,我爸媽疼得緊。」我望著坐在外頭乖乖喝茶吃點心的她。

 

  「看來你都計劃好了。」小花望著我,又開口問。「你只想著要去找他,你想過如果你真找到他之後怎麼辦呢?他肯跟你雙宿雙飛?」

 

  我愣了一下,搖搖頭,「我沒這個意思,也沒這麼想。」

 

  「那你去找他幹嘛?」小花瞪著我的眼神像是在看個白痴。

 

  「那是我的責任。」我平淡的開口,「至少十年,我要守著那扇門。」

 

  我抬起頭來,認真的望著小花,「我不想在往後的十年一直不停的問我自己為什麼,如果我能找到他,就算他不告訴我為什麼,這十年也都還是我的責任,要是十年後我能活著出來,我會回家好好的孝順爸媽,做我吳家的乖孩子。」

 

  小花懶懶斜靠在椅子上的身體動也不動,只是用他那雙明亮的眼睛望著我,臉上帶著點不屑。「話說得好聽,別提什麼責任,你進那扇門只是為了他張起靈,你連你自己都要騙嗎?」

 

  我苦笑了起來,「也許吧,但我不見到他,我是不會知道的。」

 

  「所以你還是在找一個真相。」小花坐直了起來,認真的望著我。「經歷了這麼多,你應該知道,真相並不是個好吞的玩意兒,它可能會噎死你。」

 

  「我早就被噎死了。」我笑了起來。

 

  我不曉得我的笑容是不是看起來很奇怪,小花愣了一下,然後別過頭去嘆了口氣。

 

  「好吧,我幫你。」小花把桌上的支票塞進那份文件夾裏,「我幫你看著她,這東西我幫你保管著,十年後你沒回來,我就收下了。」

 

  我知道爭也沒有,只點頭道謝,「謝謝你。」

 

  「兄弟一場。」小花搖搖頭站起來,朝我伸出手。「保重。」

 

  我笑著握住他的手,拉近身來抱了抱,拍拍他的背,「謝了,兄弟。」

 

  小花搖搖頭,跟我一起走了出去,我這才把她介紹給小花認識,讓她留下小花的電話號碼。

 

  離開小花那裏,已經萬事俱備了。

 

  我帶著她提著輕便的行李回老家,爸媽看見我們突然回來,模樣顯得很開心,媽直拉著她說瘦了,我說會待上兩、三天,媽看起來高興得不得了。

 

  我這幾天哪裏也沒去,只陪著爸媽說話聊天,讓她陪著媽買菜做飯,媽沿路給人介紹說這是我未來媳婦兒,她直笑著沿街給一堆不認識的婆婆阿姨打招呼。

 

  我陪著爸下棋、聊天,一家和樂融融的模樣,我想這就是爸媽想要的生活。

 

  第二天晚上,我跟爸媽說了我要去參加一個考古隊,那隊是二叔資助的,我也有份,有些東西的來歷我想搞清楚點,這對之後的生意也有幫助,但這一去可能是幾年,預防萬一我們已經登記了,我讓她搬進家裏來,你們也好有個照應。

 

  媽一聽我一去要幾年馬上板起了臉,又聽到我們登記了驚訝得嘴都合不攏,最後聽到她要搬回家裏來又樂了起來,開始數落我做事這麼沒分寸,結婚怎麼能登記就算了,她連忙幫腔,說是她想等我回來,再好好舉行婚禮,媽一聽就更心疼了,直罵我沒良心,爸倒是幫著說男人的事業,要她別多話。

 

  深夜我睡不著起來喝杯水,爸像是在等我般的坐在那裏,我問爸怎麼了,他一臉嚴肅的問我是不是要去倒斗,我笑了起來,跟他說時代不同了老爹,現在吳家不做這個行當了,我們做的是老實的古董生意。

 

  爸信了我的話,像是鬆了口氣,說雖然三叔從來沒讓他參與過,但他還是多少感覺得出來他在搞些什麼玩意兒,我有段時間又跟三叔走得近,現在三叔沒了消息,他不希望我也去淌這混水,又說我討了個好媳婦兒,要我好好珍惜,別拿命去玩。

 

  我笑著說我知道,讓爸別操心,哄了他去睡,我卻一整晚都睡不著。

 

  我坐在客廳裏,爸常坐著的那張椅子上,想著我真要這麼做?

 

  但我又想起悶油瓶那張臉,想著他朝著我笑,背對著我走進青銅門裏……

 

  我甩了甩頭,不知道到底要多少次我才能記得住這只是個夢。

 

  我彎下身來,用手撐著臉,只覺得疲憊,我知道我只記得住那個夢,是因為他的臉已經慢慢的模糊了。

 

  我想著他的臉,想著他的眉眼,想著他平靜無波的眼神,卻又想起媽那張欣喜的臉,跟爸安靜下棋的模樣。

 

  淚水從指縫間滑了出來,我感覺到一隻手輕輕放在我肩上,我抬起頭來看著她,她只是抹著我臉上的淚,小聲的說。「別讓爸媽發現,回房裏好嗎?」

 

  我愣愣的讓她拉著我回房間。

 

  這晚,換我哭了一整夜,而她只是抱著我,拍著我的背,用她的生命保證她會照顧我爸媽。

 

  而我只是不停的在她懷裡顫抖哭泣的像個孩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