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星宸 01


  雙豔樓,滄州城內名氣最響的酒樓,也是城北最大的妓院,每晚當紅的歌女戚小苑出來獻唱的時候,正是城北花街熱鬧的巔峰。

  花街上有八座酒樓,三座妓院和六間歌樓,但沒有一間像雙豔樓這樣受歡迎。

  雙豔樓最受歡迎的當然是樓裏雙豔。但那並非指樓裏當紅的歌女戚小苑和第一名妓桑月嵐,而是雙豔樓老闆花秋水、花凝露兄妹。

  花秋水雖然是男兒身,卻比女人還要柔媚,優雅美麗的身段沒有男人抵擋的住;而花凝露天生交際手腕高明,做起生意那精明幹練、手段狠辣的程度無人能及。在他們來到城裏的第一年,就讓花街裏十八家妓院收掉三分之一,而今花街上除了他們,只剩下二家妓院而已。

  傳說花家兄妹之所以在花街裏無往不利,是因為他們有個有力的靠山︱︱三王爺大世子宋晉德。

  宋晉德也從不隱瞞行跡,每月二次必定走進雙豔樓,不過他從不在包廂裏聽歌,也不打大廳過,只進花家兄妹所住的小樓。

  因此,不用說宵小盜賊,就算是官府也不敢找雙豔樓的麻煩。

  「你聽說沒?昨晚樓裏遭賊呢。」

  「是呀,哪來不要命的無頭賊,也不先打聽打聽雙豔樓是什麼地方。」

  「聽說衙門裏能派的人都派了呢。」

  「可是人不是給跑了嗎?」

  「是呀,這也真是奇了。」

  他把盤上端的茶添在幾個閒聊的客人已然空掉的杯裏,俐落的把桌上散落的瓜子花生殼給收拾乾淨。

  「欸?你新來的?」其中一個眨眨眼。

  他抬頭朝客人笑著,圓潤的雙眼和開朗可愛的笑容十分討喜,「來一個多月了,大爺您月初來也是我收的桌,您是貴人多忘事。」

  「欸~不會吧,這麼可愛的臉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那個客人涎臉笑著,伸手就想朝他臉上摸去。

  他連忙退了一步,不遠處的年長姑娘趕忙衝了過來,笑著輕推了那人一把,「哎唷~李爺您又來了,想動手要上樓您忘了哪,一樓的孩子們都是給您收桌倒茶的,不能摸。」

  「欸、就准妳摸我,不准我摸別人呀。」那人笑著也回推了她一把。

  她挑起眉來笑了笑,「我老姑娘了給你吃吃豆腐就睜隻眼閉隻眼囉,不過李爺你可知道規矩的。」

  「當然當然,我當然不敢壞樓裏規矩。」那人怔了怔趕忙陪笑,轉頭看向他,「你可別介意呀,我不是有意的。」

  「當然,我知道李爺跟我開玩笑的。」他笑著回頭拉了拉那姑娘的衣袖,「不要緊的小蓉姐。」

  「瞧我們玉衡多懂事,李爺您可別再欺負他了。」被喚小蓉的姑娘朝客人笑笑。

  趁著客人和小蓉調笑的時候,他吐吐舌頭回身離開,才一旋身剛巧有人突然轉了方向讓他差點撞上,身子一個不穩,也沒忘記他扮演的是迷糊的個性,順著便要摔在地上。

  讓他撞著的人卻一把扶住他,一手還穩穩拖住他差點摔在地上的茶盤,連茶水都沒掉上一滴。

  連忙站穩了腳步,他抬頭一看,昨夜那雙銳利而明亮的杏眼正盯著他看,他心底一驚,看得出來對方也認出他來了。

  「玉衡!!你真是的,一天要摔幾次呀!。」小蓉連忙衝了過來。

  「對、對不起。」他接過茶盤,看似慌張的連忙道歉。

  「玉公子,真是抱歉,玉衡剛來沒有多久,還不太熟練,您快請上二樓,小苑姑娘等著給您獻唱呢。」小蓉陪笑道。

  那人挑眉笑了起來,伸手捉住他的下巴,把那張圓潤可愛的臉抬起來,聲調就如同昨晚一般的輕緩,「哪來這麼可愛的孩子,不如我帶他上樓吧?」

  「玉公子!一樓的孩子不賣的,您是新客大概不曉得,樓裏有規矩的。」小蓉連忙把他一把扯回身後,見到那人身後走來的熟客,她緊接著又道:「王老爺會好好跟您解說的。」

  王老爺挺著發福的肚子走過來,笑著拍拍那人的肩,「是呀,玉賢姪,一樓的孩子不賣的,這孩子也不過一般清秀,上樓去你想要什麼樣的都有,我們走吧。」

  那人跟著王老爺離開,走沒幾步回頭又望了他一眼,正好對上他的目光。

  對視沒有多久,他馬上溫順的低下頭避開他的目光。

  小蓉嘆了口氣叉起手臂盯著他,「你呀,到廚房去幫忙好了,在這裏盡是招人注目。」

  他無辜的眨眨眼睛,「小蓉姐對不起。」

  小蓉笑了起來,摸摸他的頭,「算了,你去後面幫忙吧,小心別被喝醉的客人纏上了。」

  「我知道。」他笑著,端著茶盤朝後頭跑去,心裏卻覺得有些困擾。他在樓面幫忙比較可以聽到客人們的閒談,得到的訊息也會多一點,昨夜沒找到他要的東西,看來過幾天得再夜訪一次了。

  想起剛剛那人,不知道他是什麼目的來歷,不過只要不妨礙到自己,倒也不必太在意,他只想快點把事情解決好回家。

  老大一定很擔心……

  悄悄嘆了口氣,雖說是化名,但石玉衡確是父母給他取的名字。

  想起京城的家人們,溫六就覺得有些消沉。

  從跨進滄州地界開始,他就吩咐下頭不要透露自己行蹤,也傳話請慕容雲飛不必擔心,更不要找他,他解決了事情自然會回家。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不想讓這些過去的事牽扯到他現在的家人。

  來到這裏已經一個多月,雖然來時乍聽他堂妹的說法,她的困難似乎是件簡單的事,實際上探查過後才發現,在滄州城裏扯上雙豔樓,再簡單的事也會變困難。

  所以他才混進來探查地形,找時機下手。

  不過身處妓院果然跟其他地方不一樣,大概是老闆花秋水的關係,這裏好男色的客人非常多,雖然大多是衝著花秋水來的,但一般客人能讓他敬上一杯酒就算了不起了,更何況是想招他過夜,因此樓裏賣身的男孩也不比女孩少。

  而且雙豔樓有的是規矩,一樓是喝酒喝茶聽曲閒聊的地方,抬頭就可以遠望見二樓的鶯鶯燕燕們,位置好的話還可以看見戚小苑為有錢老爺們獻唱,故而沒有錢招妓、只能喝杯酒啃啃瓜子的客人還是比一般茶樓酒樓的客人來得多。

  也幸好有這些規矩,不然他初來的第三天就想殺人了。

  溫六撇撇嘴角,在京裏的時候不特別覺得自己長相引人注目,在這裏不知道為什麼到處都有人伸手就想摸他一把。

  這要是在京裏,他老大不一劍砍了那隻手才怪,他邊想著家裡人來安慰自己,一邊也想到在京裏的時候,長孫倚風三不五時就會上溫家來晃晃,站在他身邊任何人看起來都不太起眼也是真的……

  「唷~那不是玉衡嗎?」

  溫六抬起頭,看見朝自己面前走來的人,皺起了眉頭。這就是打他來這裏第三天起,就盯著他不放的客人。

  溫六停下腳步,這兒是通往廚房的路,並不是客人會常經過的地方,不知道這人是故意站在這裏等自己,還是剛巧路過,他不動聲色的陪笑。「劉公子。」

  「真巧,在這裏碰到你了,怎麼樣,開個價吧?今晚陪陪我?」劉公子笑著朝他走近。

  溫六也只是保持笑容,「劉公子,上回我說得很明白了,我不賣的,小蓉姐也跟您說很多次了不是?」

  「小蓉說的又怎麼算數,你也是家裏要用錢才來這裏工作的吧?陪公子我睡一次就夠你幾個月工錢了,多划算。」劉公子笑著又朝他走近一步,「我也好聲好氣跟你說好多次了,再不肯就不要怪我沒給你面子,想在這裏工作下去,也得客人滿意才行。」

  溫六沒有回答,想著怎麼應付比較好。說實話他是很想好好教訓這個敗類,但又不想自己一個多月來的行動泡湯。

  劉公子見他低頭不語,以為自己的恐嚇有效果,得意的朝他走近,伸手按住他的肩,「跟我沒什麼不好的,我會常常來看你,你想要什麼都沒問題。」

  話還說著手就滑到他手臂上,溫六皺起眉,正想甩開他的時候,後面傳來了腳步聲。

  「不是說這孩子不接客的嗎?難不成是不想接我這個客人,別的客人就行?」

  那聲音溫六可還記得,他回頭看著那張似笑非笑的臉,遲疑了會兒便沒有動作。

  「劉公子,我說好多次玉衡不接客的。」小蓉鐵青著臉,勉強維持臉上的笑,快步向前把溫六給扯了回來。

  「欸,我開開玩笑嘛。」劉公子笑了笑,看著壞他好事的人,「這位是?」

  小蓉挑起眉,「劉公子大概沒見過,這位是玉公子,是從慶州來的,王老爺的客人。」

  她特地把慶州來的,跟王老爺的客人這幾個字加重了語氣,果然劉公子的立刻改了神態表情。

  王老爺是滄州首富,他的布莊生意遍佈六個省份,家財萬貫還不足以形容他,但這樣富有的人,卻比不上慶州的傳奇——玉家。

  玉家開的是錢莊,他們的生意廣及京城以外三十二個省份,每個城裏幾乎都有玉家的錢莊。此外玉家還經營古董買賣、藥行、鏢局跟船運,能這樣做生意的商人,天底下除了玉家還數不出第二個。

  從慶州來,又姓玉,還是王老爺的客人,此人絕對非同小可。

  劉公子馬上換了個誠懇的笑臉想要自我介紹,「玉公子,在下……」

  他話沒說完,那位玉公子已經朝溫六開了口,「真的不賣?」

  溫六望了他半晌,不確定他是認真的還是在玩笑,最後只搖搖頭沒再開口。

  「真可惜。」玉公子笑笑,轉身的同時又開了口:「更可惜的是我要的東西從來沒有拿不到手的。」

  說完側眼瞥了那位劉公子一眼,然後離開。

  小蓉看來像是鬆了口氣,瞪了劉公子一眼,「劉公子,大廳要往右邊走。」

  劉公子只能摸摸鼻子走人,玉公子臨走前那句話表示他不會放手,而憑自己想跟玉家人搶是難上加難,再捨不得也得放棄了……

  「你呀,連到廚房幫忙都有事!」看見劉公子確實消失在視線裡,小蓉用力在溫六臉上捏了一把。

  「痛痛痛……」溫六忙摀住臉,一臉無辜的回答:「我怎麼知道劉公子會在這裏堵我……」

  小蓉忍不住嘆了口氣,樓裏的男孩個個學著樓主花秋水妖媚入骨,這孩子卻生得一張無辜可愛又特別清秀的臉,一雙眼睛就像小動物一樣靈巧清澈,自然在這些男孩裏特別突出又引人注目。「你之後見到玉公子就避一下知道嗎?」

  「嗯。」溫六乖巧的點點頭,「那位玉公子是?」

  小蓉雙手環胸有點無奈的回答:「知道慶州首富的玉家吧?那位是玉家排行老七,最小的公子玉天晴。」

  「喔……」溫六點點頭,這位玉天晴和他得到的情報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加上他昨晚的舉動……若不是為了好玩,就是替他四哥查案吧。

  他四哥是新任巡按御史玉天放,青天監的設立和他在後大力推動有相當大的關聯。而且他曾經聽說過,其實玉天晴跟席沉玉是至交好友,雖然他沒去證實過,不過也許玉天晴來到這裏,是跟青天監有所關連,也或許他並不是真的玉天晴。

  「真不知道是玉公子麻煩些還是劉公子麻煩些……不過剛剛要不是玉公子突然叫我陪他出來逛逛,你就危險了,我剛還在想這廚房小路有什麼好逛的。」小蓉撇撇嘴角,「總之,沒事你就待在廚房吧,再有麻煩的話我要叫你蒙面工作了。」小蓉輕敲了下他的頭。

  「知道了。」溫六改摀著頭,想起慕容雲飛也常常這樣敲他的頭,雖然臉上的神情有時是不耐煩,有時又像是很火大,但敲他的時候從來都沒用力過。因為想起慕容雲飛,溫六臉上的神情開朗得很極其自然,「小蓉姐,那我去忙了。」

  「嗯,去吧,小心點。」小蓉看著他的笑臉也笑了起來,這孩子總是有讓人愉快的本領,像極她早夭的弟弟,因此她也特別照顧他。

  溫六跑過轉角,確定小蓉已經離開後,他停下腳步悄悄貼在轉角處抬頭往上看,二樓搖曳的燈光和人影映照在窗上,只有一扇窗是開著的,而玉天晴正百般無聊的撐著下顎往外看。

  溫六把頭縮回來,若有所思的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最後轉身走進廚房裏,邊幫忙邊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