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風騖雲 04

  溫六看著手上剛接過手的信件,在大門口怔了好半晌。

  「……爺……六爺……您沒事吧?」
  「啊?沒事沒事……」溫六被連喚了好幾聲才回過神來,揚起手上已有些陳舊的信封,望著眼前農民打扮的少年,「這信是打哪來的?」

  「是阿牛哥交給我的,說是從滄州來的,要我小心收著,也不用經由其他兄弟,直接交給六爺就可以了。」

  「……滄州……也是了……」溫六像是自言自語般地唸著,過了會兒才回過神的抬起頭來,見那個少年用著擔心的目光盯著他,才笑了笑地從懷裏掏出幾塊銀子塞給他,「沒事,你別操心,拿去買隻雞給你娘補補。」

  「這……夠買一頭牛了……謝謝六爺。」少年高興地朝溫六行禮,開開心心的跑開了去。

  溫六看著手上的信,信封上工工整整地寫著『玉衡大哥 親啟』

  他不知道有幾年沒看見這個名字了,有些陳舊的信封不知道是過了多少手,怎麼艱難的到他手上的。

  溫六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拆開,離開那個地方的時候,他就當石玉衡已經死了,但是他還記得他對那個女孩的承諾。

  於是沒有遲疑多久,他拆開了那封信,細讀薄薄的信紙上只短短的幾行文字。

  「小六?」

  溫六聽見聲音的時候,猛地被嚇了一大跳,急急忙忙把信紙揣進懷裏,回頭看著不知道站在身後多久的慕容雲飛,「欸、啊、老、老大……」

  「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慕容雲飛當然看見他急忙藏起來的東西,這對溫六來說十分稀奇,他從不在自己面前隱瞞什麼。

  「沒、沒什麼……」溫六低著頭小小聲的回答,想想又擔心他老大以為出了什麼事,才又接著開口,「是……我自己的事,沒什麼,老大不用擔心。」

  「是你的事我怎麼不擔心。」慕容雲飛伸手摸摸他的頭,語氣溫和,「是什麼事連我都不能說?」

  溫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他來沒有事不能告訴慕容雲飛的,遲疑了半晌才開口,「……我有個……堂妹……」

  「堂妹?」慕容雲飛怔了怔,他從來不知道他的小六還有親人在,他一直以為這孩子是個孤兒。「然後?」

  「我當年離開的時候,告訴她,有困難可以隨時找我……」溫六微側著頭,擰著眉的模樣不知道是覺得疑惑還是困擾。

  「那她現在有困難了?」慕容雲飛盯著他隨意塞進懷裏的信紙,「所以寫信給你?」

  「嗯……」溫六點點頭,遲疑了會兒才把信掏出來,方才慌忙塞進懷裏的信紙被揉出許多皺折,他只是小心的把信紙攤平。

  慕容雲飛也沒有跟他要來看,卻看得見信封上的名字,他猶豫了會兒才開口,「小六……我記得,相爺跟我說你姓齋……」

  溫六只是把信紙折好又好好塞回懷裏,「……那是我當時給自己取的……」

  慕容雲飛也記得自己當時聽了有些疑惑,也沒聽過有人姓齋的,相爺卻開開心心的說那孩子姓齋,單名星,齋星就是他的小六。

  「相爺沒問過?」慕容雲飛望著溫六,他也從來沒問過溫六過去的事,進了溫府的人,有了新的名字就不再過問從前的事。

  溫六搖搖頭,「沒有,相爺說等我願意叫溫六了,不管是齋星還是什麼就都是過去,都可以不要了。」

  「我當時還想這名字聽起來可愛,寫起來可怪得很,不過原來我的小六有個好名字呢。」慕容雲飛笑了起來,伸手按著他的肩。

  慕容雲飛溫熱有力的手,讓他想起很久沒想起的爹。

  那是他少數還記得的事,他跟他爹娘坐在屋前的星空下,望著滿天星斗,天空又深又廣又藍,滿天的星光點點閃亮著。

  他爹當時就是這樣把手按在他肩上。

  『你剛出生的時候呀,為了幫你取名字我跟你娘可傷透腦筋,想把我這人稱摘星手的外號給你,叫你石摘星,被你娘罵得哩,所以我就站在這裏看著天空,想著要給你叫什麼名字,突然在我望著北斗七星的時候,那顆玉衡星突然閃了那麼幾下,我想這就是了!趕緊衝回屋裏告訴你娘,就叫石玉衡吧,才沒捱你娘的罵。』

  『哪有人給兒子起名字那麼隨便的,萬一當時閃的是破軍你怎麼辦?給你兒子叫石破軍嗎?』

  『叫破軍多不吉利呀……這是緣份,剛好玉衡星君經過了給我指點的。』

  『哪來的玉衡星君,聽你胡扯。』

  他記得他爹娘鬥嘴鬥了一晚上,那是在爹過逝的前一年。

  「小六?」

  「嗯?」溫六回過神來,抬頭望著喚了他的慕容雲飛。

  「所以你要去業州?」慕容雲飛帶著詢問的語氣問他。

  「她不在業州……」溫六搖搖頭,遲疑了一陣才看著慕容雲飛,「我……可以去嗎?」

  「你想去嗎?」慕容雲飛溫和的望著他,「去哪裏?」

  「滄州,她在滄州。」溫六回答,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去。「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去……」

  慕容雲飛微傾下身與溫六平視,「小六,你是滄州人?」

  溫六默默的點頭,「出生的時候住在城外,六歲才搬進城裏,八歲我就離開滄州了。」

  「沒想到你還跟雷子雲算是小同鄉呢。」慕容雲飛笑著,摸摸他的頭。

  「滄州城裏也很大,我也不記得碰過官府裏的人。」溫六笑了笑,平時總是開朗可愛的笑臉,現下看起來居然有些勉強。

  「小六,你不想去的話就不用去,我會派人去幫她,你就忘了她吧。」慕容雲飛溫和地笑著,把雙手按在他肩上,很認真的開口。「但你要是想去的話就去,不必擔心府裏,如果你不想一個人去的話,我可以陪你去。」

  「……真的?」溫六有些訝異,眨眨眼睛望著慕容雲飛。

  「老大騙過你嗎?」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敲他的頭,但一轉念又想起自己不告而別的事,才又苦笑著開口,「好吧,也許有幾次。」

  溫六側著頭像是在思考,他確實想去,他想去看看當年那個小小的女孩怎麼了,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讓她寫下這封信,但是府裏的事又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放下,隨意離開個個把月,想了半晌最後才抬起頭來,「讓我……想想好了。」

  「嗯,那怎麼決定再告訴我。」慕容雲飛拍拍他的肩,「好吧,那你剛才找我幹嘛呢?」

  「啊、」溫六這才想起來,本來他是正在找慕容雲飛的,可是剛巧到了大門邊守衛說有人找他,他才出去看。

  「對不起老大,我忘記了,我是要跟你說長孫公子回來了,大概正午就會進城了吧。」溫六一臉抱歉的開口。

  「嗯,他說過今天正午要回來,那雷子雲呢?」慕容雲飛點點頭的回答。

  溫六疑惑的望著慕容雲飛,「我昨天不是告訴你,雷爺出城了嗎?」

  慕容雲飛怔了怔,「他們沒遇上嗎?」

  「走的路不同怎麼會遇上。」溫六眨眨眼睛,然後才意會到慕容雲飛的意思,「啊、老大你以為雷爺是追長孫公子去的嗎?」

  「你昨天沒跟我說他們走不同路呀?」慕容雲飛愣了半晌,這才開始覺得事情不對。

  「我昨天要說呀,是你說沒關係,他去了也好的……」溫六委屈的扁起嘴,明明他昨天只說了雷爺快馬加鞭的出城去,後面就被慕容雲飛給截了。

  「那……雷子雲上哪兒去了?」慕容雲飛苦笑著。

  「看他的路線,我想應該是冀州。」溫六回答,「今天早上城門還沒開,洛河驛口的人就見著雷爺路過了。」

  「這麼快……他在趕什麼……居然也沒告訴我……」慕容雲飛覺得十分疑惑,雷子雲不可能丟下長孫倚風就獨自離城到冀州去,連上門來跟自己說一聲都沒有就更奇怪了。

  「雷爺出城前,去過天青居,我想應該有關係。」溫六回答。

  天青居是席沉玉的住所,皇上御賜的宅邸,右丞相親筆提匾要寫下青天居,還是席沉玉說不敢自居青天,請老師賜名天青即可,這才寫上了天青居三字。

  「這人到底在搞什麼鬼……」慕容雲飛擰起眉,如果沒有必要他不想去惹那個席沉玉,他回京後宮裏的事仍是溫書吟在處理,他也樂得輕鬆無事,只管府裏就好了,只是京裏?言?語流言八卦實在太多,有時候想不聽都難。

  嘆了口氣,慕容雲飛望著溫六,「確認一下雷子雲是不是真去了冀州,又在哪裏落腳。」

  「是、」溫六停頓了下,他不確定慕容雲飛想不想管這件事,「那……要不要我探一下雷爺在查什麼案子?」

  慕容雲飛果然遲疑了會兒,最後搖搖頭,「不用,我不想管席沉玉的事,也不想扯上青天監,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我不想插手。」

  「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就去。」溫六轉身就要離開。

  「小六。」

  「老大還有吩咐?」溫六馬上回身。

  「你要是想去滄州就不用顧慮太多,相爺那裏老大給你撐著,不用擔心任何事。」慕容雲飛溫和的笑著。

  「嗯……謝謝老大。」溫六覺得眼睛有些發酸,但他只是朝慕容雲飛可愛地笑了笑,然後轉身飛也似地跑了出去。

  慕容雲飛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悄悄地嘆了口氣。「……石…玉衡啊……齋星、摘星,是摘星手石曉星吧……我怎麼會沒想到……」

  慕容雲飛苦笑著,邊搖頭邊走回東院,他想他得要跟他那個什麼話都講一半的相爺好好聊聊才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