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風騖雲 03

  「冀州?」

  「是,冀州。」席沉玉沉聲開口,「而且事不宜遲,最好馬上秘密動身,我會為雷兄安排好即刻出城。」
  「這……」雷子雲遲疑了會兒,長孫倚風前腳才走,他現在要是出了城,冀州哪是二天就可以回得來的。

  席沉玉見雷子雲遲遲沒有回應,便又開了口,「雷兄若是有什麼需要交待的,大可以交待給我,席某會為雷兄做到,不然若是遲了只怕余文沒命見你了。」

  雷子雲皺起眉來,好不容易等到余文第二次來的消息,信上寫得是他處境危險,他不信任當地官府,若是青天監不快派人去保護他和家人,只怕連累他全家性命。

  「我知道了,我即刻動身,只請席兄讓我寫封信,幫我轉交給長孫公子,他明天正午就會回到京裏了。」雷子雲很認真的望著席沉玉,「若是以往,我必定請慕容總管代為轉告,但是此刻席兄希望我秘密動身的話,決計不會讓我通知慕容總管,那就請席兄務必幫我轉交這封信。」

  「雷兄願意相信我的話,我必定幫雷兄做到。」席沉玉笑著喚人取來了紙墨。

  雷子雲輕嘆了口氣,提筆思索半晌,他不能把事情始末寫上,光是道歉也無用,最後只讓長孫倚風等他回來。

  不管長孫倚風到時候會有多氣,至少他會等著自己回來解釋……吧。

  「那就麻煩席兄了。」雷子雲將信折好封口遞給了席沉玉。

  「雷兄請放心,就算我與長孫公子不太合契,我還是會親手將信交給他的。」席沉玉笑著回答。

  雷子雲其實覺得也許他不要親手交給長孫倚風還會好一點,但是如果交給別人又顯得不夠放心,而且他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找別人幫忙,要人幫忙便得說明原委,這才是最麻煩的一點,想了半晌也只能相信席沉玉了。「那就麻煩席兄了,倚風他脾氣不太好,還請席兄多擔待些。」

  「難得長孫公子有您這樣推心置腹的好友,讓席某真是羨慕的緊,還請雷兄放心,我不會和長孫公子打起來的。」席沉玉像是玩笑般的回答。

  雷子雲也只能笑笑的向他告辭,轉身出了門,離開了席府,一路就出了城。

  而席沉玉望著那封信半晌,笑了笑的揣進懷裏。

  「你不打算幫他轉交嗎?」

  席沉玉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幫呀,怎麼不幫,犯不著在這種小事上破壞他對我的信任。」席沉玉笑著,回身坐了下來。「今兒個怎麼有空呀,六王爺。」

  六王爺宋勤聽著他的稱呼就曉得他大概還在不高興,也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走了進來,「欸、就別生我氣了,你也知道我跟慕容雲飛幾年的交情了,不是他多幫我,八弟和我吵沒完呢,而且那天八弟也在,你就跟八弟不對盤我有什麼辦法。」

  「是呀,所以所謂的至交好友就只能跟做賊的一樣打從你六王爺府後門出去了。」席沉玉甩開他的扇,涼涼地開口。

  「所以我不就道歉了嘛。」宋勤自動自發地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說真的,誰你都好惹,別去惹那個長孫倚風。」

  「喔?哪裏不好惹說來聽聽?」席沉玉挑起眉來,不以為然地詢問。

  「因為慕容雲飛把他當親弟弟一樣看,慕容雲飛離京那二年,溫書吟還替他每隔三天跑一次長孫府,就怕他有什麼麻煩,更不用說你一直想拉攏的雷子雲,他們的關係可不是普通的好兄弟而已,你也看得出來吧?」宋勤睨了他一眼,見他仍是一副不予置評的神色,微嘆了口氣,「總之,你要想拉攏雷子雲,想打通溫府那裏的關係,就別去惹了那個長孫倚風,別看他一副公子哥兒的模樣,惹上他可是麻煩的要命。」

  「被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惹他看看有多麻煩。」席沉玉一臉興致來了的模樣。

  「隨你吧,你愛惹就去惹,到時候別說我沒警告你。」宋勤也明白席沉玉的性子,越是叫他別惹他越是愛惹。「不過……你就算再討厭他,那封信還是交給他吧。」

  「你進來的時候我不就說了會交給他的嗎?」

  「我還不曉得你的個性,交是會交……是不是那麼順利的交就不一定了吧……」

  「要我說什麼呢?真是知我者宋勤嗎?」席沉玉笑了起來,「我還真好奇當他看見信在我手上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你一定沒真心喜歡過人。」宋勤指著他, 斬釘截鐵地開口。

  席沉玉眉一挑地睨著他,笑容滿面,「這話可傷人,我可就真心喜歡你的呀。」

  「別來這套,我一點也不想被你喜歡。」宋勤覺得全身都冷起來,連忙轉了話題,「是說……你聽說朝鳳的事了吧?」

  「郡主?我需要聽說什麼嗎?」席沉玉不冷不熱的開口。

  宋勤湊近了些,小小聲的開口,「聽說,皇上想把朝鳳許配給你,正在擇日賜婚呢。」

  「原來如此,難怪會那麼巧的在後花園裏幾次都碰見了皇后跟郡主。」席沉玉笑著。

  他見過朝鳳郡主幾次,都是跟在右丞相和皇上身後走進後花園裏偶遇,說是這麼說,但從皇上和右丞相的態度他也可以猜測是為什麼。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從郡主當天的態度也可以知道她也覺得有些意外,開始的時候像是有些不情願,但最後也只是沉靜婉約的應付,不過與其說是想讓郡主見見自己,不如說是想讓自己過皇后那一關。

  想來會有這種傳言,大概是自己過了皇后那一關。

  「那你覺得朝鳳如何?」宋勤一臉好奇的模樣。

  「很好啊,人是美人,態度大方又儀態得體,難得的是不嬌縱也不任性,還貴為皇后最疼的郡主,做為妻子是最好的打算了。」席沉玉回答。

  「瞧你說得像是買件古董回家擺放一樣。」宋勤嫌惡的瞪了他一眼,「朝鳳可是我們兄弟幾個最疼愛的小妹,你要是欺負她,看你有幾條命好活。」

  「是呀是呀,我怕的要死。」席沉玉喝了口茶,也沒理會宋勤的威脅。

  「你要多跟朝鳳相處就知道她是個好女孩,要是你能真心喜歡她的話,也算替她找到個好歸宿了。」宋勤很故意的重重嘆了口氣。

  「你到底來幹嘛的?」席沉玉睨了他一眼,「不會是來刺探我中不中意郡主的吧?這時間不是你陪你那個寶貝八弟下棋的時段嗎?」

  「欸……他……剛好在忙……」宋勤乾笑了幾聲,模樣有些尷尬。

  「又鬧脾氣了是吧?」席沉玉好笑的搖開他的扇,「真不知道你到底喜歡你那個脾氣乖張的八弟哪裏。」

  宋勤撇撇嘴角的瞪著他,「他只是心情不好而已……要說脾氣乖張你也沒好到哪裏去,京裏也沒幾個你看中意的人吧,右丞相是叫你回來幫他打關係,可不是回來樹敵的。」

  席沉玉用著令人目眩的燦爛笑容回答他,「沒錯,所以我啊……最討厭比我任性的人了。」

  宋勤一下子不曉得該怎麼回應他,只好默默的低頭喝他的茶,一邊腹誹著自己誤交損友。

  而此時雷子雲已經出了城門,快馬朝冀州而去,心裏只想著快點見到余文,解決這個案子,放下他壓在心上多年來的沉重負擔。

  到時候他就可以全盤告訴長孫倚風,告訴他,他不是有意隱瞞。

  想到此,雷子雲只是更加揮動馬鞭,急速的奔馳在官道上,朝著冀州前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