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風騖雲 楔子

  他記得,那天剛過臘月初八,天氣冷得讓湖面結起薄冰,泛起一層霧白,初雪才剛降下的那天深夜,打更人剛敲過三更,漆?的夜裏飄著細雪,在地上凝成霜。
  他戴著斗笠在雪中趕路,細雪夜裏只穿著?衣勁裝也不覺得 太冷,看來平日練的武還不算白練。

  深夜裏獨自走在街上,熟門熟路的繞過幾條小路走到衙門的監牢口。

  守衛見有人靠近,警覺的站了起來,「什麼人!」

  「李叔,是我,給您帶了點宵夜來。」他拿下斗笠,溫和地朝守衛笑笑,還是張少年的臉,卻已經頗有幾分沉穩的模樣。

  守衛老李見了他的臉才鬆了口氣,「是你呀。」

  接過他遞過來的包袱,打開一摸是幾個還溫熱的包子和一壺溫酒,老李開心了起來,「正想要壺酒呢,我都快凍壞了,謝謝你呀。」

  「李叔不必客氣。」他靜靜的站了會兒,陪老李喝了二口酒,才溫聲開了口,「不知道李叔能不能行個方便,讓我進去見見顧平。」

  老李咬著包子,睨了他一眼,知道手裏的美味不會是不要錢的,雖然他知道就算是拒絕了這孩子,以這孩子的個性也不會多加為難,只是他鐵定不會放棄,只怕明天、後天都會再來,不論是多深的夜多冷的天都一樣。

  老李嘆了口氣,無奈的望著他,「給個方便不是不行,只是你也知道這顧平是救不了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再見他一面,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平靜的望著老李,還在成長的面容已經有了剛毅的線條和一雙堅定的眼,「顧平不會做出這種事,我只是想聽他親口說而已。」

  老李嘆了口氣,再喝了口酒,從腰間掏出鑰匙打開門,「進去吧,別鬧出事情了,我可還有大肚子的老婆得照顧吶,別害了我。」

  「我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連累您的。」他開心的起身,對著老李露出笑容。

  老李點點頭,看看四下無人便放他進去。

  走進?暗的牢房裏,順著長長的階梯走下去,跟下頭的守衛打了個招呼,走到最裏頭那間房,裏面的人犯縮著身子蹲坐在角落裏一動也不動。

  「顧平……顧平,是我。」他輕喚著牢裏的人,過了會兒顧平才微微動了下身子,稍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

  他握住冰冷的牢門柵欄,「你還好嗎?」

  顧平想移動,身子卻不太聽使喚的倒了下來。

  「顧平!」他伸出手想扶住他卻被柵欄阻擋著過不去,只能伸長手臂看著他如兄弟一般的至交好友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我……沒事……」顧平緩緩的撐著身子坐了起來,試了幾次站不起身,只能爬著到牢門邊。

  透過門邊微弱的燭火,他才看見顧平被打瘸的雙腿,被刑具夾到彎曲的手指,一張原本清秀的臉被打到變形。

  「顧平……」他跪坐到地上,不敢相信這就是他風趣溫文的好朋友,伸手想握住顧平的手,卻又怕他疼,連碰也不敢碰。

  「到底發生什麼事?那天晚上到底怎麼回事?」他靠近牢門,望著顧平已經不像顧平的臉。

  「我……我沒有殺師傅也沒有傷害琳兒……我沒有做那種事,師傅已經把琳兒許配給我了……你知道的。」顧平像是用了最大的力氣,抓住他握在柵欄上的手。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告訴過頭兒的,可是……他不信我。」他堅定的神情第一次出現了挫敗感。

  「他們……都是一丘之貉……」顧平居然笑了起來,腫脹的雙眼佈滿了血絲,卻用極為凌?的目光瞪著他,「你聽我說……聽我說完,然後離開就不要再來了。」

  「為什麼?」他露出疑惑的神情,顧平只是拉著他的手靠到牢門邊,「你聽我說就好了,我能相信的也只有你了……不要為我想辦法,不要現在……你能答應我,我就告訴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在說什麼,現在不幫你想辦法你要怎麼辦?等死嗎?!」他幾乎有些生氣。

  「我活不了的……你現在為我想辦法,只有跟著拖了你一條命,你會有出息的,忍著讓這件事過去,等你將來成了總捕頭,再回來幫我伸冤吧。」顧平笑了起來,笑容裏的悽涼卻讓他難過至極。

  「我怎麼可能放著不管,這樣下去你等不到秋決就會死的!」他有些氣急敗壞的想說服顧平。

  「不會有秋決的……」顧平笑著搖搖頭,抬起頭來看著他的目光很堅定,「我瞭解你的個性,我也可以帶著這個真相去死,將來放不下的只有你而已,我不想誤了你的前途,你若是願意答應我現在不去追查這事,我就告訴你。」

  他遲疑著,雖然知道顧平說的沒有錯,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有辦法看著顧平被害死,轉念一想,至少自己必須先得知真相,該怎麼做可以再判斷,只要能找到方法讓顧平活下來,之後再好好跟他道歉就好了,「我答應你。」

  顧平看起來很虛弱,但還是強撐著跪坐起來,拉近了他小小聲的開口,「這事……可不是能開得了玩笑的,你要想想你現在有心愛的人吧?你要照顧她的,你要是出了事絕對會連累她。」

  他怔了半晌,臉色有些蒼白,想起她含笑的絕美面容,他猶像了。

  顧平見他的神情,知道他確是真心喜歡那位有著傾城之姿的名歌妓,「你聽著,這事聽了就算,在你辦得了之前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你將來會有成就的,當你有了成就還想得起我的時候,再來辦這個案子吧。」

  他咬著牙沉默的點頭應允。

  顧平像是很累,靠在柵欄上緩緩的開口,「師傅其實不姓宋,他原姓蕭,單名雨,你見過的江湖人聽過的江湖事比我多,應該聽過師父的名字吧?」

  他大吃一驚,「師傅……是蕭雨?那個逍遙王蕭雨?」

  「對對……什麼逍遙王的,那天他們的確這麼說的……」顧平慘涼的笑著,「兇手有三個人,江春雨跟江冬雷兄弟,一個是三王爺的大世子宋晉?。」

  「江總為什麼會……」他驚愕不已,江春雨是總捕頭,在滄州小有名氣,他雖然不太欣賞他奢豪的作風,但也敬重他是個好捕頭,卻不知道他居然知法犯法。

  但聽顧平一說,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案發當天顧平被捕後卻一言不發,連為自己辯護都沒有,若兇手是江春雨兄弟,他就算是說破嘴也不會有人相信,更何況還扯到大世子宋晉?。

  「為什麼他們三個人要殺師傅……」他像是自言自語地說著,卻突然醒悟,蕭雨人稱逍遙王,傳說他手持名劍狂風,擁有失傳已久的絕世劍譜,不只家財萬貫,妻子擁有沉魚落雁之姿,更有位如花似玉的女兒,住在深山裏的蕭雨擁有眾多食客及僕役,因此被叫做逍遙王。

  但是傳說中逍遙王並沒有逍遙太久,他被他的食客背叛,某天夜裏大批賊人來襲,他與其他仍有義氣的食客奮力一戰,雖保住了性命財產,他的妻子卻死於這次的事件,於是他悲憤之餘遣走了所有的食客和僕役,僅在一夜之間豪華的住所已成一片廢墟,萬貫家財不知道是怎麼運走的,蕭雨帶著家產和女兒就此不見蹤影,消失在江湖上,沒有人再見過蕭雨他那把名劍狂風,也沒有人再見到他美麗的女兒,逍遙王成了一個傳說,數年之後已經沒有人知道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為了……名劍?還是劍譜?……」他突然憶起宋巧琳是怎麼死的,「還是……琳姐?」

  「都有……劍沒了,劍譜失蹤了……琳兒……」顧平沒有說下去,眼裏滑下的淚水居然是血紅的。

  「顧平……」他不忍的伸出手去抹掉他流出的血淚,宋巧琳不堪受辱已經當場自盡,就在顧平面前。

  顧平卻突然用力拉住他的手,無力拯救情人與他如父一般的師傅,他的怨與恨都寫在眼底。「他們三個,每個人都有份,他們害死了琳兒殺了師傅,想替師傅報仇就要忍耐,等你將來有了成就,就算忘了我也要記得師傅,一定要記得!」

  「我會的,顧平我會的。」他緊緊回握那雙扭曲變形的手,顧平只是個文弱的書生,不知道是怎麼捱過這些刑求的,他聽說顧平始終沒有承認他是兇手,換做別人想必早已屈打成招。

  顧平笑了,像是終於用完所有力氣般坐回地上,「你走吧……不用再來了,要記得……要忍……」

  「顧平……」他望著顧平的神情,他想叫他撐下去卻說不出口,讓他再撐下去只是折磨。

  「你快走吧……我不會有事的。」顧平朝他笑笑。  

  「嗯,你等我,我會想辦法的!」他堅決的望著顧平,然後起身朝外大步離開。

  顧平看著他沉穩的步伐,淡淡地笑了起來,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輕聲開口,「你會有出息的……等你有了出息,回來幫我報仇……你會有出息的,小雷……」

  他沒聽見顧平呢喃般的話語,他只是朝守衛再點點頭,大步走上階梯,想著他一定要救顧平。

  走出牢房,他深吸了口冰冷的空氣,望著大門守衛老李,「李叔,可以幫我照顧一下顧平嗎?」

  老李嘆了口氣,卻也點點頭,「在裏頭我可以打點一下,上了堂我可沒辦法,兄弟們可以看我的面子用刑輕些,可也沒辦法幫到他呀……」

  老李話沒說完,牢裏突然喧鬧了起來,老李擰起眉回頭看了眼,阻止了他想進去的念頭,「這可不成,你在這裏等,我去看看。」

  他心裏很急,卻也只能聽老李的話,他不能再給老李添麻煩,等不了多久老李又繞了出來,面色極為難看,「顧平……撞牆自盡了……」

  如同一道雷打在頭上,他張口說不出一句話,「……怎……怎麼會……」

  他急著想再衝進去卻被老李給扯住,「你冷靜點。」

  他無法相信,剛剛顧平還跟他說話的,還笑著說他不會有事的,怎麼會回頭就自盡了?

  「不會的!顧平不會這麼做的!!」他推開了老李就想衝進去,但老李方才出門便已經鎖了門,他推著厚重的牢門卻推不開。

  「小雷!!」老李大聲喚著,用力把他拉開推到一邊去,「你聽著!想幫顧平報仇就忍著,這案子大家都知道有鬼,可是那鬼不是我們能惹的,你想死也別害其他人!」

  整個人被推倒在雪地裏,積了寸深的雪地透心刺骨,他卻完全感覺不到冷,他只記得當初顧平跟他是怎麼離開那個如同地獄一般的家鄉,一起走了幾座山頭幾個城到了滄州,然後遇上了師傅,一起留在師傅的武館工作。

  師傅教他們寫字讀書,還教顧平作帳寫狀紙,知道他想進衙門,沒教他拿劍只教他擒拿之術,教他怎麼觀察、怎麼追蹤,怎麼發覺別人注意不到的事,到他十五歲,終於夠年紀進得了衙門的時候,師傅為他清了間小屋給他當家,顧平用他的積蓄打了個金鎖片給他,琳姐給了他一塊樸玉,說是給他慶祝。

  那才不到半年的事,怎麼轉眼間人事全非。

  「小雷,你冷靜聽我說。」老李在他面前蹲了下來,神情嚴肅,「你會有出息的,想要幫他們報仇要忍耐,現在硬衝只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只是讓顧平冤沉大海而已,你忍著到將來有成就了,再回來幫他們報仇,會有機會的。」

  老李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把他從雪地裏拉了起來,替他拍著身上的碎雪,然後用力的把雙手按在他肩上,神情認真的開口。「別人我不敢說,你一定會有出息的,到時候不要忘了這一夜,不要忘記含冤而死的顧平。」

  「李叔……」望著老李期待的目光,他把悲傷難受懷疑的情緒全給吞了回去,他緊閉了閉眼,把就要奪眶的淚水給逼回去,然後再睜開眼的時候,他堅定而認真的望著老李。「我會的,我會為顧平報仇,不管要花多久的時間,我會幫他洗刷冤情,給師傅跟琳姐報仇。」

  他在心裏發誓,十六歲的少年在一夜之間成長,他發誓就算要花一輩子的時間,他也要報這個仇,也要破這個案。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承風驚雲 楔子

看了擬態上的行事歷,是12月要出的新刊吧
好興奮
期待這次的故事: )
另外
可以和大人催唐白和小侯爺嗎XD

期待新故事+1
另外,想問一下大人還記得示見之眼嗎XD?(喂)
心裡念的都是陸以洋和高懷天呀〜〜〜

TO小以
是的,這是十二月新刊,唐白跟候爺…我會努力的T_T
TO席伶
示見之眼的話明年會出的^^

請問新刊販售訊息什麼時候會出來呢?
是十二月的CWT會場販售嗎?
有預購跟特點嗎?
嗚嗚我想看唐白呀QAQ

是十二月沒錯,通販已經開始了,可以看最新的文章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