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ESSMAN系列-荒漠之花 04

  馮卡威回到家的時候,比自己預定的時間晚上一點。

  當他下午到了公司想到昨晚巴里斯讓自己帶回來的禮物時,趕忙打電話回家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改找補救的辦法。
  他抱著要安撫伊萊爾用的花直接上了二樓。

  伊萊爾不在房裏,不過落地窗開著,他想人應該在陽台。

  走上陽台,在伊萊爾聽見腳步聲回頭的時候,把手上的花塞進他懷裏。

  不意外的看見他驚喜的笑容,整張臉都亮了起來。「哇、翡翠百合,這株苗我找好久。」

  「有根的,要不要去把它種起來?」馮卡威笑著,看他用力點點頭,跟著他從陽台走下去,繞過泳池走到溫室。

  天色有點暗,不過溫室點起燈來跟白天沒兩樣。

  伊萊爾開心的在溫室裏繞來繞去,最後終於找了個滿意的角落,跪坐在地上把那株帶根的翡翠百合給種起來。

  馮卡威趁機觀察一下,溫室的損失果然慘重,苦笑著早知道就別答應巴里斯,他早該知道巴里斯這個植物白痴不會找到什麼好東西。

  走過去蹲在伊萊爾身邊,看他專心的整理那株百合,「對不起,我幫你收了法瑞的禮物。」

  「嗯,我丟掉了。」伊萊爾只點點頭,看起來不像在生氣。

  「沒生氣?」馮卡威伸手輕輕把他過長的瀏海撥開,手指掃過他的臉頰,似乎有點涼。

  「沒有。」伊萊爾側頭望著他,很甜的笑了起來。「是換了樺回來吧?」

  「樺?」馮卡威看著他的笑容怔了怔才回答。

  「那個海藍人呀,你昨晚說想宰了的那個。」伊萊爾竊笑了起來。

  「這麼快就混熟了?」馮卡威好笑的望著他。

  「是個好孩子呢,又有雙很漂亮的眼睛。」大概覺得有點癢,伊萊爾抬起手背在臉頰上抹了幾下,把一些土沾在臉上。

  「你看了他的眼睛?」馮卡威有些訝異。

  「嗯,很漂亮呢!」伊萊爾看起來相當開心,彷彿他發現了什麼新品種。

  你也對他笑嗎?

  馮卡威沒有問出口,伸手撫上他的臉,用拇指撥掉那些土,順勢抬起他的下顎,低頭吻了下去。

  每當他要吻上伊萊爾的時候,他都可以看見他那雙水亮的眼睛微微閤上,細長柔軟的睫毛在輕顫著,唇線彎起的弧是讓他忍不住想舔舐的甜。

  輕輕吮咬他柔軟的唇,想再更深入的時候,聽到碰的一聲,有東西摔落地面的聲音。

  回頭一看,樺有些尷尬的站在那裏,手上拿著下午伊萊爾給他的盒子。「對、對不起,我只是、想、想把這個放回來……」

  七手八腳的把剛剛踢倒的東西扶起,伊萊爾只是笑了笑的回頭繼續整理他的百合,「放在旁邊就可以了。」

  「喔、嗯,我、我出去了。」樺把盒子往旁邊架上一擱,趕忙跑了出去。

  「你要拿他怎麼辦?」伊萊爾側頭看著馮卡威,帶著有些取笑的神情。

  「你中意的話,留下來陪你?」馮卡威試探性的問。

  伊萊爾卻搖搖頭,「讓他回家吧,離家那麼遠,好可憐。」

  「不用說鳥不生蛋,海藍連鳥都沒有,回家的生活並不會比較好,留在這裏,他想唸書的話我可以送他去學校。」馮卡威站起身,順手把伊萊爾也拉起來。

  「可是那孩子想回家。」伊萊爾笑了笑的拿起灑水器去裝了點水。

  「這樣好嗎?難得有可以說話的對象不是?」馮卡威側頭望著他,不太明白他到底喜不喜歡那孩子。

  伊萊爾幫新種好的百合澆水,邊抬頭望著他甜甜地笑,「我有你就好了。」

  這句話,跟他無數的我愛你一樣,總是在乍聽之時覺得胸口緊縮,連呼吸都變得沉緩。

  「……嗯,那就這樣吧。」馮卡威只停頓了下,就接著回答。

  伊萊爾也只是把手上的灑水器拿回去放好,然後回身望著他。「你早上說有事跟我說?」

  「啊、對,我有些東西要給你。」馮卡威這才想起來,走到角落去取他昨天就放在那裏的保存袋,打開之後從裏面拿出三個培養瓶。「這給你。」

  伊萊爾走過去拿起來看,一瓶是沙,一瓶是水,一瓶是褐色的樹皮。

  「這該不會……是牙樹?」伊萊爾拿起那瓶樹皮,有點驚訝的望著馮卡威。

  「沒錯。」馮卡威點點頭,指著另外二個瓶子,「所以你應該知道這二個是什麼了?」

  「天呀,這是海藍的沙?」伊萊爾打開瓶子伸手去拈了幾粒沙,在手中磨了幾下,抬頭驚訝的望著他,「你怎麼拿到的?你大哥給你的?」

  馮卡威笑著搖搖頭,「不,我去了海藍。」

  伊萊爾怔了怔,「所以你那一個月不是去水雲視察?」

  「嗯,我去了海藍,說與其整天想著怎麼搞垮他們,不如去瞭解他們的,不是你嗎?」馮卡威笑著,伸手輕撫他的臉。

  伊萊爾眨眨眼睛,放下手上的培養瓶,轉身貼近馮卡威,把手掛到他頸上,整張臉笑開了的望著他,「你大哥有沒有很開心這個幼稚的弟弟長大了呀?」

  「似乎是有,不過他那個更幼稚的男朋友看我不太順眼,所以把我趕走了。」馮卡威順手摟住他的腰,想起在海藍的那些日子還是覺得有些好笑。

  「所以才把樺帶回來?」伊萊爾側著頭,笑得很可愛。

  「……剛好看到了,我並不是想沒事養個海藍人在家裏的。」馮卡威有些無奈,要不是他那個白痴同學法瑞.巴里斯,沒事把一個好好的人鍊在泳池邊展示,他也不用花錢還欠了人情就為了一個海藍人。

  看著伊萊爾不曉得是讚許還是替他覺得得意的神情,很想低頭咬上一口,在他考慮真的要咬下去之前,伊萊爾突然鬆了手,轉身開心的把牙樹皮拿起來。

  「所以才拿得到海藍的樣本呀。」伊萊爾打開瓶口,伸手一摸樹皮居然還是濕的。

  馮卡威不甘心的從身後抱住他,改一口咬在他細白的頸上。

  伊萊爾大概是覺得有點癢,縮了下頸子,拿起那瓶牙樹汁,回頭看著他,「這樣的汁液收集了多久?」

  馮卡威也沒有鬆手的,把臉貼在他頰邊回答,「沒多久,用刀割約五公分的口,一下子就流滿了一瓶,牙樹的水份多到不可思議。」

  伊萊爾往後靠在馮卡威懷裏,邊把牙樹汁液提高點來看,有點濃稠的液體,呈現一種淡淡的黃色。

  「海藍人都喝這個?」靠在馮卡威胸口,伊萊爾抬頭往上看著他,揚了揚手上的牙樹汁。

  「嗯,這個實在很難喝。」想起那個味道,馮卡威皺起眉,「雖然我哥說味道不錯,不過我就是沒辦法習慣那個味道,但他們也只有靠牙樹?以為生了,海藍又熱又乾燥,別說下雨了,連雲都沒有一朵。」

  「在海藍有非常多的牙樹是嗎?」伊萊爾放下手上的牙樹汁,再抓起那瓶沙來看了看。

  「嗯,非常多,也幸好有牙樹,不然真不知道他們靠什麼生活。」馮卡威想起那個荒漠般的星球,無法想像天儀要是變成這樣,該要怎麼辦。

  「這可不一定了。」伊萊爾笑了笑的搖搖那瓶沙,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

  馮卡威收緊了手臂,低頭靠在他耳邊開口,「如果是你的話,能在海藍種出植物嗎?」

  「應該可以吧,我以前有個實驗衛星,環境跟海藍差不多,當時種出了不少東西,只可惜研究成果還不夠多,那顆衛星就爆了。」伊萊爾露出有點惋惜的樣子,「我很喜歡那顆衛星的。」

  馮卡威鬆了手,扳過他的身子讓他面對自己,極其認真的模樣讓伊萊爾嚇了一跳。

  「伊利,跟我去海藍好嗎?」

  伊萊爾怔了怔,不確定他聽到什麼,「海藍?去海藍?去……做什麼?」

  馮卡威溫柔的笑著,「去種植,讓海藍長出植物,長出花來。」

  「……為什麼?」伊萊爾的神情有些疑惑,馮卡威討厭海藍幾乎快到了不講理的地步,突然轉變這麼大,讓他有點適應不過來。

  不過仔細一想,他討厭海藍是為了他大哥,就算轉性喜歡海藍也是為了他大哥吧……

  伊萊爾輕輕的笑了,把身子靠進他懷裏,抬頭凝望他,「為了你大哥?」

  「不完全是……」馮卡威覺得有些難以解釋,當然起因是他大哥,但在親身待過海藍之後,那種感覺似乎變得不太一樣,大概就跟他會把樺帶回家這種瘋狂舉動是差不多的吧,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給伊萊爾聽。

  伊萊爾微側著頭,模樣看起來十分可愛,「你要把除了我家、你家跟你公司以外什麼地方都不去的我,帶到一個充滿陌生人的荒漠星球去,就為了你大哥?」

  馮卡威很認真的回答,「我會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人打擾你,當然如果你不想去的話,就當我沒說過。」

  伊萊爾眨著他水亮的眼睛,凝視了他半晌才輕聲開口。「你希望我去嗎?」

  馮卡威遲疑了下,仍舊點點頭,「嗯,我希望你去。」

  伊萊爾笑了起來,鬆開手離開他的懷抱,回頭又抓起他很有興趣的牙樹皮,「那就去吧,什麼時候啟程?」

  馮卡威怔了半晌,才回答他,「只要你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

  「那就七天後吧,我把這些樣本分析過後就可以啟程了。」伊萊爾看起來十分有興趣,然後側頭想了想。「那得先回家才行。」

  明明是自己開口問的,馮卡威卻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覺得苦惱,胸口又開始緊縮了起來,呼吸變得沉重,壓在胸口的,他想那是罪惡感。

  他走過去拿走伊萊爾手上的樣品放在桌上,然後伸手抱住他,把唇貼在他耳邊,「明天再回去。」

  「嗯。」伊萊爾輕輕的應了聲,像是知道馮卡威為什麼要這樣抱住他似的,伸手回抱住他,

  「馮,我愛你。」

  「我知道。」

  馮卡威把他緊緊壓在懷裏,悄悄的嘆了口氣,胸口的沉重感卻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