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ESSMAN系列-荒漠之花 01

  他覺得他聽見水的聲音。

  好一陣子他很怕水,其實直到現在還是一樣。

  他試過想把臉放進臉盆裏,但是他做不到。

  他還記得一隻厚實有力的手,壓著他的頸子把他按進水裏的感覺。

  沒有辦法呼吸。

  好幾次,他都以為自己會死。

  但是他卻喜歡水,那種透明的液體總是有神奇的效能,能讓萬物生長,讓人活下去。

  他怕水,但卻也依?水。

  就像他曾經以為是他的神他的天的那個人。

  他曾經如此害怕那個人,但那個人卻是他世界的一切,直到他知道原來世界如此廣大,大到不可思議,而他以為的世界,原來只是那個人給他的籠子。

  但走出牢籠的他,卻不知道怎麼適應這個廣大的世界。

  他怕陌生人,一如他怕那個人一樣。

  他不想直視陌生人的眼睛,一如他不敢直視那個人一樣。

  他不想離開這間屋子,一如他被那個人關起來的時候一樣。

  他怕水,只要聽到水聲,就會想起那個人在的時候……

  他掙扎著,在水裏、無法呼吸……無法呼救……

  只記得那張他熟悉、敬畏又害怕的臉,他記得自己在眼前發?幾乎要失去意識之前被拉出水面,看著那張臉微笑著,甚至看起來很溫柔。

  那個人只是笑著,然後拎著自己的領子,在自己終於能吸進空氣,嗆咳到停止的時候,再一次把自己壓進水裏。

  隔著水面看出去的影像都是扭曲的,但那張溫柔微笑的臉卻是如此清晰……

  清晰得就像在眼前一樣……如此的靠近……
  01



  伊萊爾.衛斯特突然睜開眼睛,下意識的用力咬著下唇,試圖以痛感讓自己清醒,呼吸不自覺的急促起來。

  他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夢到那個人……

  他慢慢放緩了呼吸,讓自己清醒,提醒自己忘掉那些過去。

  那個人已經不在這裏了,不能再傷害他,就算過去他從來不知道那叫做傷害。

  光裸的後背有點涼,但他不覺得冷,因為身前的懷抱非常溫暖。

  伊萊爾微微抬頭看著那張熟睡的臉,意識到自己處在最能讓他感到安全的地方。

  微微的漾開笑容,然後笑容僵在臉上。

  他聽見了水聲,確確實實的,有拍打水的聲音。

  遲疑了下,伊萊爾回頭望去,落地窗沒關,而雪白的窗紗飄動著,外面是有個游泳池……

  不過這麼深的夜裏誰在游泳?

  輕輕的掙脫了身前的懷抱,小心不吵醒熟睡中的人,他悄悄起身走向窗邊。

  夜風有點涼,他身無寸褸,想著也許該先找件浴袍之類的……

  事實上伊萊爾也不記得昨晚衣服脫到哪裏去了。

  循著水聲走到窗外的陽台上,今晚沒有雲,難得露出整顆潔白美麗的人工月球,柔和的月光灑落水面,泛起了波光粼粼,在這種安全距離下望去十分美麗。

  不要靠近泳池的話,水是很美的。

  他趴在陽台的圍欄上看著水面上浮出一個小小的人。

  伊萊爾微愣了下,那似乎還是個少年,像條優美的魚兒一般潛在水底,時而浮起的姿態相當美麗。

  他從來沒有想過人可以這樣悠遊地與水交融。

  那個少年似乎也發現了他,看來有些驚訝的游到池邊迅速起身。

  「我……我只是想碰一下水……不是特別喜歡這裏……」

  他眨眨眼看著那個像是人魚一般的少年,居然有著一頭水藍色的頭髮,而且還會說話。

  隔著一個泳池的距離,他才能這樣盯著一個陌生人看,也許也是因為他看起來不像人,而是條魚的關係。

  伊萊爾直起身考慮著要不要走下去看看那條人魚,一陣風吹來讓他覺得有些涼,這才想起自己什麼也沒穿,那個少年也像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開視線。

  「你在幹嘛?」

  隨著身後聽起來像是還沒睡醒的低沉嗓音,一件薄毯從身後包住了他。

  「那是什麼?」伊萊爾順勢向後靠進溫暖的懷抱裏,伸手指著少年。

  「管那是什麼,給我回來睡覺,衣服也不穿,感冒怎麼辦?」馮卡威.藍沒好氣的把人從身後抱著直接拖回屋裏。

  「可是那裏有人魚耶!」伊萊爾輕掙了下,回身正面抱住馮卡威拖住他的腳步,「那裏!」

  「人魚?」馮卡威疑惑的回頭望去,才發現那是他昨天帶回來的海藍人。

  那個海藍少年似乎有些不安,或許還有面對二個幾乎全裸的人有點不好意思,他只是站在泳池邊,有些尷尬也有些警戒。

  馮卡威微皺起眉,「天儀是有夜晚的,而且溫度比較低,不想生病的話回屋裏睡覺,想要水的話請管家拿給你。」

  少年怔了怔,大概原以為是會換來責罵的,只是僵在那裏。

  馮卡威也沒再理他,只是攔腰拖著懷裏睜著眼睛,好奇盯著少年看的伊萊爾回房去,順手把落地窗給關上。

  「好了,睡覺。」把人壓回床上,馮卡威已經三十六個小時沒休息了,他現在只想睡覺。

  「馮,那個是什麼?」

  懷裏的人輕輕掙動著,不放棄的推了他幾下。

  「……海藍人。」馮卡威輕嘆了口氣,把人再壓緊一點。

  「海藍人?為什麼有海藍人?哪裏來的海藍人?」

  「……伊利,我很想睡……」

  「你不是討厭海藍人?」

  「對,你再不閉嘴我就去宰了他。」馮卡威微睜開眼的瞪了伊萊爾一眼。

  伊萊爾只是無辜的望著他,?白分明的圓潤雙眼,望著他的時候總像帶著水氣般的清?無比,每當他的雙眼專注的凝視自己時,馮卡威就有種優越感。

  因為那雙無比美麗的雙眼,只會這樣的凝視他一個人。

  「你宰了他,你哥哥會生氣。」柔軟的唇展開微笑的時候,會形成一抹漂亮的弧,這樣可愛的笑容,也只有自己看得見。

  他從來不懂伊萊爾為什麼把這些給他,為什麼這樣無條件的愛他。

  低頭吻上那抹可愛的弧,與其聽他問些不太想回答的問題,不如聽他發出其他的聲音,不管是呻吟聲或是微微的低喘,甚至是用著可愛的聲音叫他的名字都好。

  伊萊爾在床上一向很溫順,有時候聽話到讓馮卡威覺得危險,他總是會哭,一邊掉著眼淚一邊說愛他。

  剛開始的時候,馮卡威以為他並不喜歡做愛。

  雖然先主動要求要做的是伊萊爾,但他總是會哭出來,像是忍不住似的,眼淚大滴大滴的從那雙漂亮清?的眼裏滑下。

  馮卡威並不討厭他哭,事實上伊萊爾哭起來特別的惹人憐愛,只要不是覺得不舒服的話,他並不介意伊萊爾這樣掉眼淚。

  白晢柔軟的身體就算佈滿傷痕看起來依然美麗,伊萊爾也從來不試圖遮掩那些傷痕,他甚至喜歡馮卡威輕吻輕舔那些傷痕,彷彿馮卡威的吻能撫平那些傷痕似的。

  「馮……馮……我愛你……我愛你……」

  伊萊爾掉著眼淚,總是在呻吟和喘息之間像是儀式般不停呢喃。

  「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要哭了。」馮卡威輕吻著他的臉頰他的唇和他的頸側,安撫似的緊緊攬住他的腰,讓他的手臂用力纏在他肩上,慾望在他緊實的體內滑動。

  伊萊爾呻吟著,掙扎著在喘息間喚著他。

  把伊萊爾抱在懷裏的時候,馮卡威可以感覺到自己確實是喜歡他的。

  在接受了他無保留付出之後,這種想法總令馮卡威感到自己有多自私。

  但是他沒有辦法,他已經決定了他不再愛任何人。

  「馮…我愛你……」

  輕舔掉他眼角剛剛滑出的淚水,他緊擁著他泛著薄紅的身體,吻上他耳垂。

  「我知道…我知道……」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