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劍棲鳳外傳−歸途 前篇 第三回

  臘月初一。

  每年這個時節都是溫府最忙碌的時候,在迎接正月之前,府裏總是洋溢著熱鬧愉快的氣氛。
  只不過今天有點不太一樣,府裏一反月初以來的歡樂氣氛,每個人都低頭做事不敢說話,就深怕被多注意一眼。

  理由自然是溫府大總管慕容雲飛。

  今天特別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慕容雲飛一早走出東院的時候,臉色就很難看。

  雖然嚴格說起來,從前幾天開始他的臉色就不太好,但是看起來勉強在忍耐。直到今天實在是難看到了極點,一早溫六看見他的臉色,吐吐舌頭不敢說話,安靜的跟在他身後,溫七苦笑著,乖乖等著他的吩咐。

  大家都知道他就算心情不好,也不會拿人出氣,只不過難免對一些大小事顯得有些挑剔,大家也只好摸摸鼻子閉嘴做事,也幸好慕容雲飛極少心情那麼不好。

  剛巧今日不早朝,於是整個早上,府裏的氣氛就顯得十分沉靜。

  慕容雲飛快步走過西院,邊交代該辦的事項,「去酒窖取二壇皇上賜的百年狀元紅,跟上回六王爺送來的西域夜明珠一起送給八王爺,就說是六王爺的心意,他倆吵一個多月了。朱王爺那裏送來的駿馬去配上李師傅的馬鞍,用侯爺的名義送到越王府,然後昨天送到的……」

  「老、老大……」溫六乾笑著拉了拉他的衣角。

  「幹嘛?」慕容雲飛回頭瞪了他一眼。

  溫六縮了下,「你、你走慢一點……小七跟不上。」

  「我、我跟上了……」溫七喘著氣一路小跑步著跟過來。

  慕容雲飛停了腳步,微吁了口氣,溫七打小身體不太好,也沒辦法練武,平常自己會刻意放慢腳步跟他說話,今天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沒注意到。

  「我只是腳步慢一點,總管交代的我都聽到了。」溫七喘了口氣接著開口,「昨天送到的三福樓的醃火腿和臘肉串可是要送到李尚書府?」

  慕容雲飛點點頭,微微笑著,「是,其他的你處理吧,有問題再告訴我。」

  「小七知道。」溫七朝慕容雲飛一揖,就轉身離開。

  慕容雲飛想溫七其實已經能處理府裏所有的事了,一些有往來的王親國戚什麼嗜好,什麼關係都一清二楚。也許明年起這些雜事就不需要自己開口了,小七有時候只是不太有自信,什麼事都還是會一一請示他才安心。

  慕容雲飛回頭見溫六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盯著他看,忍不住伸手敲了他的頭,「你很?嗎?」

  溫六捂著頭退了一步,「老大……你跟先生吵架啦……?」

  「要你多事。」慕容雲飛瞪了他一眼,見他委屈的臉又覺得好笑,伸手把他的頭髮揉亂,「沒你的事操那麼多心幹嘛,去忙你的。」

  「喔……」溫六縮了縮肩,決定還是閃遠一點比較安全。

  慕容雲飛微微嘆了口氣,就在府裏最忙的時候,偏偏麻煩接二連三的來。

  自那天之後,他就沒再有時間和顏磊說上一句話。

  白天顏磊索性在他來的時候,硬是靜坐著不理會他,也不跟他說話。

  晚上等到他終於可以回房的時候,顏磊已經熄了燈,他去敲了幾次門,顏磊也沒理他。

  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問了那天守門的人,也說沒什麼異樣,柳姑娘就是跟顏磊說上幾句話,時間也不長就讓顏磊給趕出來了。

  他不知道顏磊為什麼那麼生氣,他以為他並不介意他柳家的親人,他記得師父提起柳家人的時候,他很平靜的開口,聲音聽起來很輕鬆,很自在也很堅定的說,他不需要家人了。

  那為什麼現在又會有那麼大的情緒?

  他不明白,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完全不明白他在想什麼的鬱悶了。

  而府裏又忙得不可開交,他還得時時抽空去探望朝鳳……

  想起朝鳳他又嘆了口氣。

  朝鳳真是個好姑娘,溫柔可人也沒有嬌氣,就如同皇后一般儀態大方。聽自己說話的時候,什麼都好似有趣得很,這姑娘說穿了不過就是寂寞而已。

  慕容雲飛看著她,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嘆氣。小桑若是還活著,也該是這般花樣年華,而且三王爺的母親是溫家老太爺溫少儀的小妹,因此朝鳳的臉蛋還真像極了小桑,這麼一想就不時的把她當妹妹般看著。

  慕容雲飛想他家相爺大概也知道自己最後一定會不忍心丟著她,結果不知道是該氣他還是氣自己。

  陪了郡主不到三次,宮裏就開始傳出謠言,直至大街小巷,連皇上都時不時的刺探看看他有沒有進宮的意思。

  他只好陪笑的把話題叉開,心裏暗罵他家相爺好幾句,但是暗罵是止不住謠言的,更何況現在他已經去探望了朝鳳十數次。

  慕容雲飛嘆了口氣,不由自主的希望溫書吟在的話就好。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事實上溫書吟有時候比他還要來得懂顏磊。

  再嘆了口氣,偶爾他真的不知道對顏磊來說自己是什麼。

  要說是情人,他覺得他們還真不像是情人……

  不管如何,他仍舊得找時間跟顏磊談談柳小姐的事才是……

  還在胡亂思考的時候,他覺得有人朝這裏跑了過來,聽腳步聲大概是小七。

  「總管,您有客人。」小跑步過來的溫七邊喘邊開口,模樣有些慌張。

  他嘆了口氣,才想到而已,麻煩就上門來了,他馬上轉身朝花廳的方向走,「柳小姐來了嗎?」

  「不,是朝鳳郡主。」溫七跟在身後開口。

  「什麼?」慕容雲飛怔了下突然停下腳步,緊跟在他身後的溫七一頭撞上。

  「你說郡主?朝鳳郡主?」慕容雲飛有些不可置信的再確定了一次。

  「嗯,是朝鳳郡主,跟相爺一起回來的,相爺說是您的客人。」溫七摸摸撞疼的鼻子回答。

  慕容雲飛在心裏暗罵了七、八聲,深吸了口氣轉身走向花廳。

  一走進花廳,朝鳳郡主見了他露出開心的笑容起身,「慕容大哥。」

  「郡主快請坐。」慕容雲飛笑著,四周看了看,「我們家相爺呢?」

  「不是說好大哥叫我名字就好。」朝鳳郡主笑著回答。「相爺說他還在忙要呈給皇上的奏摺,先走一步。」

  ……奏他個頭……幾年也沒見他寫過半張摺子……

  慕容雲飛忍住罵出聲,再深吸了口氣後笑著開口,「怎麼有辦法出宮的?」

  朝鳳吐吐舌頭,模樣可愛,「今日是我生辰,去跟娘娘請安的時候恰巧遇見相爺,相爺問我想要什麼,我說想上溫府看看,相爺就帶我來了。」

  朝鳳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除了一年二次回王府,我還是第一次過街呢,回府的路上不會經過市集,我第一次看見街上那麼熱鬧,不停把轎簾給掀開來偷看。」

  見朝鳳笑得開心,慕容雲飛也笑了起來,想著從前只要小桑一到市集的時候,就開心得像隻花蝴蝶似的,連抓都抓不住,纏著慕容雲飛給她買糖人。

  他看著朝鳳開心的模樣,還是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來吧,我帶妳到院子走走。」

  朝鳳開心的點點頭,拎著紗裙跟著慕容雲飛走到庭院裏。花廳的院裏種了不少珍奇品種的花,是相爺得意的花園,朝鳳逛得驚喜連連,忍不住每朵花都想伸手碰碰。

  「妳說今日是妳的生辰,想要什麼嗎?」慕容雲飛笑著看她。

  朝鳳想了想,眼睛轉了幾圈,「什麼都可以嗎?」

  「我做得到的話。」慕容雲飛老實回答。

  「那……我想要大哥帶在身邊的那柄短刀。」朝鳳遲疑了下才開口。

  慕容雲飛怔了下,苦笑起來,「女孩家怎麼不要首飾布料,要刀幹嘛?」

  「我不缺首飾布料,我就想要那柄刀……」朝鳳嘟起了嘴,不過停頓了會兒又覺得自己的要求不太妥當。「不過……如果那柄刀對大哥很重要的話,就不用介意我了,我只是隨口說說。」

  慕容雲飛猶豫了下,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想要那柄刀倒是無妨,不過妳帶在身上可要小心,別傷了自己。」

  「我會小心的。」朝鳳眼睛一亮,開心的笑了起來。

  慕容雲飛從腰間解下那柄短刀,遞給了朝鳳。「那就送給妳吧。」

  「謝謝大哥,我會珍惜的。」朝鳳把刀緊緊抱在胸前,開心得一張小臉紅撲撲的。

  慕容雲飛忍不住想伸手去揉她的頭,手才抬起來又覺得不妥,她畢竟不是小桑,暗自嘆了口氣又放下手。

  朝鳳正欣喜的把玩那柄刀之時,溫七站在院外,輕喚了聲。「總管。」

  慕容雲飛走了過去,溫七小聲的開口,「柳家小姐來了。」

  慕容雲飛怔了下,再嘆了口氣,一下子二個麻煩一起來,他還沒有機會跟顏磊談談的時候,柳家小姐就來了。

  他無奈的開口,「請她在偏廳坐一會兒,我盡快過去。」

  「是。」溫七低頭答應著,轉身離開。

  「大哥有事?」朝鳳很懂得察言觀色,只體貼的開口,「若是大哥在忙的話,我回宮去無所謂。」

  雖是這麼說,但是慕容雲飛太清楚那種暗藏在臉上的失望之情,他只是笑了笑,「不要緊,妳難得幾年只出來這一次,我會陪妳逛逛。」

  「謝謝大哥。」朝鳳笑著,難掩臉上欣喜之色。

  陪著朝鳳逛完花廳,慕容雲飛想著也許讓朝鳳在廳裏喝杯茶,他趁機先去看看柳家小姐,在沒跟顏磊談過之前,還是別貿然讓他們見面……

  還在思考的時候,一轉身顏磊就站在那裏,難得臉色十分難看,只冷冷的開口。「那個女人為什麼還在這裏?」

  慕容雲飛隨即苦笑了起來,退開幾步把有些驚恐的朝鳳給輕推了出來。「郡主,這位是顏先生,府裏的謀策,也是相爺的義子。」

  然後轉頭看著顏磊,朝他使了個眼色。「這是朝鳳郡主,你還沒見過。」

  顏磊倒真沒注意到有人站在那裏,他緩了神色,有禮的向朝鳳一揖。「顏磊見過郡主,不知郡主來訪,失禮之處請郡主原諒。」

  「顏先生不必多禮,顏先生大名朝鳳可是如雷貫耳。」朝鳳笑了起來,她也想見見相爺和慕容雲飛都時常提起的人,只是不知道原來他們口中那麼?害的人,原來像個書生一樣。

  「郡主客氣。」顏磊微低下頭。「抱歉打擾郡主,不過在下有事,跟慕容總管談二句就好,要請郡主稍候一陣。」

  看得出顏磊臉色不是很好,朝鳳笑著搖頭,「要是府裏忙的話,朝鳳就此告別。」

  顏磊倒是扯動嘴角笑了笑,「郡主不必客氣,府裏再忙也比不過郡主來訪重要,只是要請郡主稍候。」

  朝鳳怔了怔,不曉得顏磊是真的那個意思,還是在說反話。

  慕容雲飛嘆了口氣,伸手扯住顏磊的手臂,轉頭看著朝鳳。「朝鳳,妳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回來。」

  朝鳳猶豫了下,「要是大哥忙的話,真的不用顧慮我。」

  「沒的事,今天是妳生辰,我說了好好陪妳逛逛,別擔心有的沒的。」慕容雲飛笑著安慰她,見朝鳳笑著點點頭,才拉著顏磊離遠了些。

  「你何必那樣跟她說話。」慕容雲飛苦笑著,他心裏很清楚顏磊可不是在吃醋,他只是心情不好。

  顏磊只望了他一眼,側身去走了幾步,「那柄刀不是倚風送你的?」

  「朝鳳想要,所以我送她了,倚風不會介意這種小事。」慕容雲飛耐心的解釋。

  見顏磊沒有再接話,他走近他身邊,柔聲開口,「柳小姐是我再請回來的,你何不再跟她談談。」

  「談什麼?」顏磊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我說過我不想再見到她,我記得我要你把她弄出城的,還是你要我自己動手?」

  慕容雲飛凝起眉,攔在他身前,「她畢竟也是你的親人,又何必……」

  話沒說完顏磊轉身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再告訴你一次,我不想再看到那張臉,你要是不想趕她走,我會親自趕她出去。」

  顏磊說完逕自轉身離開,慕容雲飛閉上眼,深吸著氣,許久才又張開眼睛。「小六。」

  「在。」溫六隨即跳了出來。

  「去請柳小姐回客棧,就說我很抱歉讓她白走一趟,我稍晚會再去拜訪她。」慕容雲飛淡淡的開口。

  「是。」溫六應了聲,迅速消失在庭院裏。

  搖了搖頭,慕容雲飛想二個麻煩不能同時解決,他得先把朝鳳的事解決,才能解決柳小姐的。

  嘆了口氣,慕容雲飛打起精神走回院裏。

  他本來以為自己只要跟他好好說,就可以說服他,卻沒想到顏磊的反應超出自己的預期,他從來沒見過他那麼明顯的露出冰冷的神情,說那家人和他毫無關係,他不想再看見那個女人。

  慕容雲飛凝起眉,想著如果他那天從皇城回來的時候,沒有多望那一眼就好了,但是那張神似顏磊的臉,他怎麼也不可能會看錯。

  再嘆了口氣,他打起精神帶著笑回去面對朝鳳。

  直到傍晚,他好不容易陪朝鳳逛完街,讓人送她回宮,接著去了客棧向柳姑娘道歉,說是短期內恐怕無法說服他,請她先回家以免家人擔心,他若是說服他就會陪他回柳家。

  她靜靜的掉著淚,然後抹掉眼淚,堅強的笑著謝謝他,表示她等著他們。

  他只是默默的離開客棧,然後吩咐了小六要確認柳姑娘安全的回到家。

  他覺得心裏很悶,顏磊最近幾乎不理會他,表面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實際上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卻很明顯。

  那就像他最早認識的顏磊,那種觸不到內心的感覺,令他覺得無比難受。

  他以為他不會再看到顏磊這個樣子了……

  慕容雲飛走回府裏,夜已經深了,他直接走回東院,見顏磊房裏的燈居然還亮著,他輕敲敲門後就推門進去。

  「還沒睡?」慕容雲飛笑著開口,顏磊正坐在桌前看一本書卷。

  「差不多了。」顏磊淡淡的回答。

  慕容雲飛輕吁了口氣,要說沒有被他的態度刺傷是不可能,但他只是苦笑著,「是嗎,打擾你了,下午……我很抱歉,柳家小姐明天就會出城了。」

  「謝謝。」只輕淡的回了二個字,顏磊閤上手裏的書卷。「很晚了,你去休息吧。」

  慕容雲飛望著他,很誠心的道歉,「如果你是氣我又把柳小姐帶回來,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曉得你會那麼介意。」

  顏磊看也沒有看他一眼,只小心翼翼的收好他的書卷,開口的語調很冷淡。「那就別再管這件事,專心顧好你的郡主就好。」

  慕容雲飛沉默了會兒,凝著眉開口,「如果你是真的在意我常跟朝鳳在一起的話,我會很開心,如果你只是心情不好的話,就不要拿朝鳳來嘔我,你明知道我為什麼常常去見朝鳳。」

  顏磊背對著他,半晌才接了話。「我累了,我想休息。」

  「不,你不累,你只是不想跟我談這件事。」慕容雲飛幾乎是在嘆息,他不知道顏磊為什麼會用這種態度,不過如果今天不問,接下來他就會裝作沒這件事。

  「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我跟你談什麼。」顏磊終於抬起頭來看他。

  慕容雲飛直視著他,眼裏滿是關懷和擔憂,「你的態度,你從來沒有這樣過,我想知道為什麼。」

  顏磊靜了一下,微微勾著嘴角,像是在笑,「知道又如何?這樣你就可以安慰我,讓我忘記所有過去的痛苦?」

  「這麼想,是錯的嗎?」慕容雲飛覺得心底微微發疼,他微低著嗓音開口,「我確實是不懂你許多事,因為你從來沒有說過,從來我就只能等著你願意告訴我而已。」

  顏磊卻別開了目光,臉上帶著淡淡的嘲諷似的笑容。「你想知道的事,是我不想記起來的事,對你來說挖這些傷口也許很容易,對我來說並不是。」

  「我沒有……那個意思……」慕容雲飛深吸了口氣,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這麼刺傷的感覺並不好受,他微微苦笑著,「罷了,你休息吧,抱歉打擾你,我回房了。」

  在轉身走出房門之前,顏磊卻又開了口。

  「你不是想知道嗎?這樣就放棄了?」

  他停了腳步,卻沒有回頭,他記起在倚風受了傷,他們從邊關回來的那一次,在路上顏磊也是用著帶刺的語氣跟他說話,那時他只是想惹自己生氣。

  而現在呢?當時也許只是根小刺,但顏磊現在所說的話,可能會刺到自己血流不止……所以……只要別聽,就這麼出了門就好了……

  慕容雲飛想著,卻無法移動腳步,只能聽著顏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告訴你吧,我不想看到她的臉,是因為那張臉跟我娘一模一樣,我見了她就想起我娘。」顏磊笑了笑,「我沒說過吧?我娘怎麼死的。」

  「她是被仇家凌辱至死的,她的屍體就這麼?在地上,我當時看也沒看一眼,只是笑著要他們解開綁著我的繩子,我可以代替我娘讓他們樂一樂,然後我殺了每一個人。」顏磊笑著,像是回憶起什麼好笑的事。

  慕容雲飛微微回頭,看著他帶笑的臉,那是他從小就下定決心,他要一輩子保護,一輩子都要在一起的人。

  「我報了仇了,原本我該死在那裏的,可是相爺跟師父要我活下去,所以我活下來了,沒有目的也沒有理由……」顏磊臉上的笑容沒有停歇,他抬頭看著慕容雲飛,幾乎是溫柔的開口,「你不用這種神情,我並不覺得那有什麼,我不覺得受到傷害,如果不是你阻止我,我現在可能還是……」

  「不要說了。」慕容雲飛突然開了口。

  顏磊停了下來,半晌笑了笑開口,「這不是你想聽的嗎?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一切,想我願意告訴你嗎?」

  他凝視著慕容雲飛,雖然眉眼帶笑,但語調變得冰冷,「如果你沒辦法接受這一切,就不要再多管我的事。」

  屋裏變得沉靜,似乎只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

  過了許久,慕容雲飛才緩緩抬起目光看著顏磊,沉重的開了口。「終究……對你而言……我這些年所做的,都沒有意義嗎?」

  顏磊別開了目光,他只是側頭去看著一旁,目光像是沒有焦距,或是在尋找可以吸引他目光的東西。

 「我付出的感情對你而言只是你隨手就可以割捨的嗎?」慕容雲飛凝視著他,不知道胸口那種重到吞不下去又吐不出來的感覺要怎麼解決掉。

  「或者,你要告訴我,這都是我自作多情?」

  這一句話的語調很輕,輕到慕容雲飛以為自己並沒有說出口,但顏磊聽到了。

  他沒有回答,也沒有反應,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裏。

  屋裏的氣氛沉重到二個人都覺得無法再忍受下去,慕容雲飛深吸了口氣,開口的嗓音有些沙啞,「抱歉打擾你,我回房去了。」

  隨著他離開房間,關上房門,顏磊閉上了眼睛,深呼吸著想要調節自己失去控制的呼息,跟打從心底不停竄上來的冰冷,那種冰冷直達四肢百骸,讓他不由自主顫抖了起來。他伸手緊緊的扶住桌緣,想著如果慕容雲飛再折回來的話,他馬上就會道歉,馬上就會告訴他自己有多抱歉。

  但他知道,慕容雲飛是不會折回來的。

  曾經,他試過幾次,但從來都沒有真正激怒或傷害過他。

  但這一次,他知道自己做到了。

  真正的,做到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歸途尚未收到?

DEAR 拾舞大人
請問歸途已經寄出了嗎?我還沒有收到,我的id是elainelo,如果已經寄出的話,請告訴我掛號號碼,急著想看到書,謝謝!
桃園龜山elainelo

您好^^
本來是預定本週寄出的,可是臨時書出了一點狀況,我現在正在跟印刷廠確認,等我得到回答後會公告並且回信給您,請再等我一、二天,謝謝您>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