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劍棲鳳外傳−歸途 前篇 第一回

  這是二月新刊的內容試閱,有前後篇,我會把前篇五回貼完,後篇等CW過後三個月我會貼完^^

  很久沒貼文了,也是因為除了商業誌外,很久沒寫新文了。

  這篇是鐵劍棲鳳的外傳,雖然不是書吟跟曉白,但是因為最近突然想寫顏磊跟雲飛,所以就請大家先看這一對吧^^b
  天色剛發白,十一月已是入冬的時節,將近年關的時候,京裏打清晨就會熱鬧起來,在市集開始前,眾多人潮圍在朱紅色的大門前等著,一片熱鬧滾滾,直到大門敞開為止。

  京城溫府的一天,就從相爺夫人發放素粥開始。等粥發完了,人潮散了,就是市集開始熱鬧的時候。

  此時也是溫府內最忙碌的時刻。

  實際上溫府的一天,是從大總管慕容雲飛從東院走出來開始。

  慕容雲飛一向起得很早,他一踏出東院的時候,小總管溫七和溫六總是站在東院口候著,等他吩咐,而他清早做的第一件事,是先到西院和溫一請安,然後是相爺夫人,接著溫七陪著夫人發放素粥,他才開始處理府裏大小事,等到早膳時刻,才去跟相爺請安,一路盯著他上早朝,雖然禮數上該先跟相爺請安,不過要是先請了安再開始做事,等到該上朝的時刻,人已經不曉得到哪裏去了。

  只是今天……稍微有點不同。

  當慕容雲飛一走進相爺房間的時候,相爺已經一反往常的穿戴整齊,笑咪咪的預備上朝。

  慕容雲飛怔了怔,先退了一步看看天色是否有異象,才走進房間看看相爺是不是病了。

  「相爺您不要緊嗎?」慕容雲飛上下看了看,好像也看不出來是不是需要請溫一來看看。

  「我可是看你年底忙得很,想幫你省點麻煩的。」溫清玉笑得很溫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你也知道你很麻煩……

  慕容雲飛把就要出口的話吞回去,笑著回答,「多謝相爺,真的省了我很多工夫,那快請用早膳,我們好早些起程。」

  「喔喔喔,好好,那就快點,早些進宮我想見見皇后,你也一起去吧。」溫清玉邊走出房門邊說。

  「是。」慕容雲飛應著,雖然覺得他家相爺有哪裏不太對,但是府裏的雜亂事情馬上就佔據他的思考。

  早膳後,他跟著相爺進了皇城,進了御花園,皇后在涼亭似乎正等著相爺。

  「雲飛見過皇后娘娘。」慕容雲飛依禮向皇后問候。

  「不必多禮,快過來坐下。」皇后笑吟吟的拉過她身邊一個女孩的手,「來,你沒見過吧,快見見朝鳳郡主。」

  慕容雲飛怔了怔,這才注意到皇后身邊坐了位姑娘,原來是傳聞已久的朝鳳郡主。

  他記得前幾天才聽相爺說過,朝鳳郡主是三王爺的么女,自八歲起就進宮陪伴皇后,皇后是視如已出的寵愛著她。而朝鳳郡主美麗可人,如皇后一般溫柔婉約識體大方,今年剛好六三年華,已達適婚年齡。皇后捨不得她離開,央求皇上在宮裏為她蓋了駙馬府,準備替她招選合適的駙馬。

  他想著還真巧,相爺提過而已他就見著這位傳聞中的郡主了。「慕容雲飛見過郡主。」

  「慕容先生不必客氣。」朝鳳郡主低著頭,臉色微紅,起身朝他福了福。

  慕容雲飛想這位郡主還真不端架子的時候,相爺清了清喉嚨開口,「我該上朝了,今天也沒什麼事,雲飛你就幫我陪陪郡主吧,陪郡主說說話。」

  「是呀是呀,朝鳳平時在宮裏悶得很,後宮近來雜事甚多,我也沒空陪她說說話,就當幫姑姑的忙,照顧照顧朝鳳好嗎?」

  慕容雲飛怔了怔,還來不及喊他家相爺,就跑得無影無蹤了,看著皇后一臉期待,也不好拒絕。

  「是,雲飛知道了。」慕容雲飛勉強朝皇后笑了笑,送皇后走。

  看著皇后離去,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下。

  所以……是故意跟我提朝鳳郡主的嗎?

  可是……駙馬?什麼跟什麼呀!!

  還沒來得及大吼出聲,身後的朝鳳郡主先出了聲。

  「慕容先生。」

  慕容雲飛深吸了口氣,盡量維持著溫和的神情,「是,郡主有何吩咐。」

  「慕容先生果然不認得我了。」隨著她幽幽的嘆了口氣,慕容雲飛才第一次正眼看向她的臉。

  他愣了半晌,終於想起他在哪裏見過這姑娘。

  那是大約一、二個月前的事了。那天一進宮相爺就溜到找不到人,他在御花園裏四處尋找他家相爺的時候,看見個姑娘獨自在園裏深處練劍,看來資質還不錯,但應該才剛練劍不久,拿劍的手勢不太對,想她遲早傷了手腕,於是隨口指點了她幾下,沒想到這姑娘十分用心傾聽,還反問了他幾句,儀態有禮又大方,給他留下了個不錯的印象,而且……她的笑容像極了小桑。

  當時沒多想也不願多想,只迅速的把他家相爺找出來拎上朝堂,回府後就忘了這件事,沒想到那位姑娘居然就是朝鳳郡主。

  難怪……會那麼像小桑……

  他緩了臉色,暗自嘆了口氣。「我沒有忘記,只是沒想到您會是朝鳳郡主,當天何不告訴我您的身份呢?」

  「我怕我說了,您便不會再指點我了。」朝鳳有些寂寞的笑了笑,「皇后不太喜愛我練劍,所以在宮裏能指導我的人少之又少。」

  「郡主是金枝玉葉之身,實不必要練劍。」慕容雲飛笑笑的坐到她面前。

  「我就只能待在這宮裏,也沒別的事好做了。」朝鳳苦笑著。

  「那不知朝鳳郡主是想要我做什麼?」慕容雲飛大概猜得出來,他現在會坐在這裏,必定是朝鳳郡主的請求。

  朝鳳郡主紅了紅臉,「如果慕容總管有空的話,說些江湖上的趣聞給我聽聽就好。」

  慕容雲飛想起從前,小桑也常拉著他的手撒嬌哀求著要他說故事給他聽,微微苦笑了下,「那郡主不嫌棄的話,我就陪郡主聊聊好了。」

  看著郡主開心的笑臉,他也無法拒絕,就這麼陪郡主聊到了正午,皇后派人來傳午膳,他才得以脫身。

  怒氣衝衝的回到溫府,家人們看見他的臉色自動退避三舍,讓他衝到書房去,「相爺!!」

  當然是沒人,慕容雲飛轉向相爺房裏也沒找到人,也不在夫人的佛齋,從後院找到花廳也沒看到人。「小六!」

  「相……相爺說我要是告訴你他在哪裏,他就要三個月不跟我說話……」溫六帶著一臉委屈,從一旁的大樹後面探出一顆頭,在慕容雲飛臉色更難看之前又接著開口,「可是我剛剛看見四哥在馬房!」

  慕容雲飛頓了下,決定放過溫六,改走向馬房,溫四正親手在洗一匹?馬。

  「四哥!」慕容雲飛怔了怔,「這是哪來的?」

  溫四笑得很開心,「很漂亮吧,牠叫?雪,是朱王爺那裏送來的駿馬,我看他漂亮,天氣又不錯,就幫手來替他洗洗澡。」

  慕容雲飛笑著,「四哥喜歡的話,就把?雪留下來吧。」

  「我又不太騎馬出門,別害?雪都出不了門。」溫四笑著拍撫著?雪的背。

  慕容雲飛突然想起他找溫四的理由,「對了,四哥看見相爺了嗎?」

  溫四苦笑了下,「他要是惹你生氣的話,哪還有哪裏好躲。」

  「啊、」慕容雲飛突然頓悟,轉身就跑,「謝謝四哥。」

  一路衝進溫一的藥草園,「相爺!」

  溫清玉正在跟溫一喝茶聊天,見他衝進來,忙拉了張椅子給他,「啊啊!才說著人就回來了,快陪一爺喝杯茶。」

  慕容雲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是在溫一面前也不好太造次。溫一對溫清玉的護短一向到了不講理的地步,若是隨便跟溫清玉大小聲,只會換來溫一的暴怒。

  「不了,府裏還有許多事要處理,要是相爺今天都不打算回書房的話,雲飛就明日再來。」慕容雲飛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咳咳咳。」溫清玉乾咳了幾聲,「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不對,你先坐下吧。」

  慕容雲飛再瞪了他一眼,才坐了下來。

  「少爺又給雲飛添了什麼麻煩?」溫一喝了口茶,溫和的看著溫清玉。

  「欸、也沒什麼,只是小事,說來還不是這孩子自己惹的。」溫清玉苦笑了下,看著慕容雲飛,「你前幾個月在宮裏碰見朝鳳郡主了吧?還指點了她練劍?」

  慕容雲飛點點頭,「那還不是因為相爺一進宮就跑得不見人影,我是為了找您才找進御花園的。」

  「啊哈哈哈……這就是緣份吧。」溫清玉又乾笑了幾聲,「總之朝鳳對你是一見鍾情茶不思飯不想的,被皇后知道以後,我前二次進宮時,她偷偷的問我你有沒有心上人,說把朝鳳嫁給你可好,我可是當場一口拒絕的,說這事沒二話可說,你也心裏有人,要朝鳳斷了這個念頭。」

  慕容雲飛稍緩了神色,「那皇后的意思是?」

  溫清玉微嘆口氣,「朝鳳是個好孩子,知道這件事後也沒多耍任性,就說那是她沒緣份,不過總是希望和你做做朋友,我原本想這樣也不好,只讓朝鳳多留戀而已,可是皇后好說歹說的,你也知道我也沒辦法拒絕皇后,她一口一句大哥我也從來沒求過你,這你叫我怎麼拒絕她。」

  所以就賣了我嗎……

  慕容雲飛瞪著他,「這樣只會引起不必要的謠言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溫清玉苦笑著,「不過朝鳳真是個好孩子,你知道她自八歲就進宮了,能回三王爺那裏的時間少之又少,多數時間就陪著皇后而已,她也挺寂寞的,我會再跟皇后說說,在那之前,若是可以的話,就把她當妹妹一般疼吧。」

  慕容雲飛凝起眉,覺得似乎是被刺了一下。

  他說不出那種感覺是什麼,只是……他想相爺知道朝鳳像極了桑兒,但畢竟桑兒是他的女兒,若自己會感到難過,相爺也會難過吧……

  沒打算再說什麼,慕容雲飛站了起來,「我知道了,那就勞煩相爺再跟皇后談談吧,我先告退了。」

  看著慕容雲飛離開,溫一提起熱水倒進茶壺裏,「若是答應了,就好好跟瑜兒說說,不行的話我來說也行。」

  「真是難得,我以為您已經不管?事了。」溫清玉笑了笑開口。

  「少爺的事怎麼算?事。」溫一淡淡的開口,「少爺總是任性行事,這孩子就跟嵐兒一樣,事事都順著你,只是聽話過頭的話,遲早會跑掉,少爺最清楚吧。」

  溫清玉像是被一棒打到一樣,半晌才點點頭,「我知道了……一叔教訓的是。」

  溫一也沒再說什麼,溫清玉若會聽就聽,若他還是存著這孩子不會離開他的心,也沒什麼話好說,他只是繼續跟溫清玉喝茶,享受寧靜的午後。

  而這僅是第一次而已。

  第二次的時候,慕容雲飛只瞪了相爺一眼,想至少他會乖乖上朝,也就算了。

  第三次的時候,慕容雲飛的臉色已經不太好看。

  「……相爺早。」雖然如此,他還是在走進相爺房裏後乖乖的依禮問候。

  「早、早,今天天氣不錯呀。」溫清玉笑嘻嘻的看著窗外難得無雲的晴朗。

  「還不錯,如果相爺今天心情好的話,也可以乘馬進宮。」慕容雲飛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這不錯!不錯,我們就一起乘馬進宮吧,今天天氣那麼好,不如你進宮後順道教教朝鳳騎馬吧。」溫清玉笑著拍拍慕容雲飛的肩,也沒等他答應就笑得很開心的走出房門。

  慕容雲飛心裏暗罵了幾聲,卻也只能嘆了口氣走出去。

  年關將近,正是溫府裏外最忙碌的時候,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家相爺特別給他找麻煩,他也只能嘆著氣跟著他進宮。

  連續二次進宮去見郡主,已經讓京城裏外都傳遍了謠言。皇上正在宮裏大興土木為朝鳳建造駙馬府,而最近最常見到朝鳳郡主的未婚男子就是自己,這下子謠言可不是隨便就停得下來的。

  他嘆了口氣,走回東院,想著不知道顏磊有沒有聽見那些謠言……

  還沒走近他的院子,遠遠的就看見他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什麼。

  「你在看什麼那麼有趣?」慕容雲飛笑了起來走近他。

  顏磊頭也沒抬的只是望著地上,「這裏不曉得什麼時候長了棵樹苗。」

  慕容雲飛跟著蹲下來看,一棵小小的樹苗,大約半柱香長,筆直的長在那裏,森冷的冬天居然長了翠?的葉子。

  他笑著伸手摸摸翠?的嫩葉。「這好像是棵滿樹星,大概是一爺那裏飄過來的種子,似乎有點乾,澆點水吧。」

  顏磊側頭看著他,「……讓他長下去嗎?」

  慕容雲飛笑了起來,「都長出來了,難不成要拔了他。」

  「可是……等他長大了,會擋了門口。」顏磊看起來倒不真的覺得困擾,只是望了望門邊的?度。

  「到時候把門給拓?點不就得了,這有什麼關係。」慕容雲飛笑著起身去拎起一旁的木桶,澆了點水給那棵小樹。

  看來是顏磊在給院裏的花草樹木澆水的時候,意外發現這裏長了棵樹苗。

  「有事?」顏磊看著慕容雲飛幫他把剩下沒澆水的花草都灑上水。

  「沒有,看看你而已。」慕容雲飛笑著,「快要過年了,府裏比較忙些,都沒有空在你這裏坐一下。」

  顏磊難得的笑了笑,「什麼時候進宮去當駙馬,記得先告訴我一聲。」

  慕容雲飛怔了怔笑了起來,「怎麼連你也在笑話我,誰跟你說我要進宮去當駙馬,相爺那小家子氣的個性才不會把我白送給皇上。」

  「那把郡主娶回來不就成了?」顏磊望著他,語氣聽不出來是在玩笑還是認真的。

  慕容雲飛看了他半晌,溫柔的笑笑,伸手撫上他的臉,「要是吃醋就說出來,我不會笑你。」

  顏磊笑了笑撥開他的手,把話題轉開了去,「不想娶郡主你那麼常進宮看她做什麼?」

  「還不就是著了相爺的道……」慕容雲飛嘆了口氣,模樣看起來十分為難。

  「那位郡主……是個什麼樣的姑娘?」顏磊看著他,倒是難得的多問了幾句。

  慕容雲飛苦笑著,想了一會才開口回答。「她……很像桑兒。」

  顏磊沉默了下,也沒有再追問,伸手推門入內,邊回頭朝他開口,「該早朝了吧,快去用早膳,等下又沒時間用餐了。」

  「嗯。」慕容雲飛應了聲,心裏想著他若是會把介意說出來就好,微嘆了口氣轉身走出東院。

  顏磊關上門,聽著他離去的腳步聲,總覺得心裏有些介意。

  若是那位郡主真像桑兒的話,相爺想當然是最清楚的,雖然相爺八成是讓皇后給拜託了推不掉,只好把雲飛給推上門,他不擔心雲飛會被拐去當駙馬,倒是擔心他三番二次跟郡主見面會更加想起桑兒……

  微嘆了口氣,他就是這?性,只要是家裏人,不管是什麼麻煩事他都不會拒絕,萬一皇后當真心一?去請皇上賜婚,看他怎麼解決……

  發覺自己不自覺的賭起氣來,他凝起眉決定靜坐一陣,好把這些煩人的情緒給丟出去。

  他不想要、也不需要這些情緒。

  深吸了口氣,他靜靜地盤坐下來,好把這些煩人的雜念給驅走。

  只可惜這件事並不是三、四次就解決得了的。

  直到月底的時候,慕容雲飛總共進宮陪著郡主七、八次,要沒有謠言四起那才叫奇怪。

  慕容雲飛長嘆了口氣。剛好又是個難得的好天氣,相爺好興致的乘馬進宮,一路上盡是好奇的民眾在看難得露面的丞相爺。目光一掃,他突然在人群中看見一張熟悉至極的臉。

  他頓了一下馬上回頭,那裏人潮擁擠成?壓壓的一片,他目光再掃了一圈,才確定應該是自己看錯。

  他出門前才偷空去望了下顏磊,可惜他還是在靜坐。自從半個月前說過一次話之後,就再沒時間說上話了。他進宮前不知道為什麼顏磊總是在靜坐,他只好替他的小樹苗澆澆水,然後安靜的離開。

  次數一多,讓他懷疑起顏磊是不是不開心了。

  不過他也沒時間找顏磊聊聊,府裏的事已經忙得他焦頭爛額,再加上得把寶貴的時間拿來陪伴郡主,雖然朝鳳的確是個好姑娘……

  慕容雲飛又長嘆了口氣,再回頭確定他剛剛看見的,那張神似顏磊的臉是錯覺。

  打起精神,他開始盤算今天要跟郡主聊什麼,還有下午回到府裏,等著他的一大堆工作。

  想到這裏不禁怨起帶著妻子遊山玩水的溫書吟,要不是他趁著半夜溜掉了……自己也不會忙成這樣。

  忍不住再嘆了口氣,慕容雲飛也只能打起精神想著接下來的行程,想著或許晚上能抓出點時間和顏磊聊聊。

  這麼一想就覺得好過多了,他繼續朝皇城前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喔喔!!番外阿><
雖然不是書吟與曉白...
不過這對我也很愛阿>///<
可是...2月新刊??0.o
拾舞大大....您啥時開的新刊預購阿T^T(還是還沒開XD)
我想要這本!!
會有預購通販嗎?還是要去CWT會場現場購書呢?
我想要實體書阿><

新刊新刊大好ˇˇˇ

拾舞大大ˇ
感謝您再一大早就滋潤一個可憐考生的心靈(拜)
大幸福了ˇ我超愛他們的ˇˇ
請問是在CWT18出嗎?(興奮ing)
對了,我想找大大在薔薇的板,可是都找不到耶,可以請大大告訴我嗎?

拾舞

TO阿RE
我還沒開預購^^b這一、二天就會開了,請等一下下,可以通販您放心,會場取書也可以^^
TO.袂人
謝謝妳喜歡他們>///<就是下個月的CW出的新刊,薔薇的版就在個人版裏面呀,我沒有隱版,版名是SAKURAINAOTO請您再找看看囉

會貼文嗎

拾舞大大
目前已經過了cwt3個月了,不知你會不會貼完後篇呢?
鮮網你已經好久沒去了XD

謝謝您的提醒,我去更新了^^